首页> >

第四章红城轻叹,与君决裂

“陛下,传说在仙尘山上,有着两位修佛极高的仙人,在其内修佛。仙人分别为1为:满神和蛮神。满神是能帮组,人类能够实现,各种贪婪的欲望的欲望,而已满神从来不做,赔本的生意。想可以得到,就要付出过和交易。而另一位白衣女子,就是蛮神,世人都会觉得蛮神,是美好的和正义的龙泽琰看着古镜之中,自己被白色绷带,所缠上的半张脸,如今除了嘴巴和眼睛。龙泽琰都不敢,将脸上其他皮肤,暴露出来,这奇痒无比的难受感,每每让他焦躁难安。而且,龙泽琰还不能,去用手挠,因为越挠越痒,越痒越难受。。...

“陛下,传说在仙尘山上,有着两位修行极高的仙人,在其内修行。仙人分别为:满神和蛮神。满神是能够帮助,人类实现,各种贪婪的欲望,只是满神从不做,亏本的生意。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和交易。而另一位白衣女子,便是蛮神,世人都觉得蛮神,是美好和正义的化身。实际上,蛮神行踪诡异,行为神秘叵测。”,姜临安是一心想要,修仙得道的术士。他是龙泽琰手下的占卜师,专门为龙泽琰,预测未来和天象:“陛下,那里所见必然是,白衣蛮神,蛮神救下皇后,目的不明……皇后若是回归,必然会想要,对您展开复仇。至于您皮肤上的怪异症状,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开问题的答案,必然还是在仙尘山。”。

龙泽琰看着古镜之中,自己被白色绷带,所缠上的半张脸,如今除了嘴巴和眼睛。龙泽琰都不敢,将脸上其他皮肤,暴露出来,这奇痒无比的难受感,每每让他焦躁难安。而且,龙泽琰还不能,去用手挠,因为越挠越痒,越痒越难受。

仙尘山?看来想要解除,脸上的怪异皮肤病,依靠朝廷上面的这些庸医,是根本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了。龙泽琰看着外面,天色已暗,如今朝廷之上,危机四伏。好不容易,得来的政权,又那么快,被尉迟、慕容和南宫家剥夺。龙泽修也是对自己的位置,虎视眈眈。如今以染上传染病为由,龙泽琰被幽禁在了,这龙泽宫之内。不如,趁这个机会,上仙尘山,把这怪病给解除。

靠在龙踏之上,侧躺着面对,墙壁的龙泽琰,心底里油然而生,一种恨意:

“姜术士,朕根本不畏惧,像皇后那样的女人,若是她想要回来,向朕复仇,她一界女流之辈,谅她也不敢,闹出什么花样出来。更何况,朕那日早就下了狠手,她如今是否,存活于世,都是个问题。”。

“真正可怕的是,皇后背后的慕容家族,皇后的消息,一被泄露。慕容家即可叛变,如今四大家族,再次聚拢到了一起。尉迟家、慕容家和南宫家,团结到了一起,下次想要让他们让出实权,变得难上加难。”。

深夜,龙泽琰脱下明黄色的龙袍,换上一身黑色的暗黑色锦缎袍子,戴上黑色的面具,遮盖住自己的整张脸。夜黑风高,龙泽琰翻墙越瓦,离开了这诺大,而又清冷的红城皇宫,乃至晋阳城。

与此同时,入住在客栈休息的慕容芙影,在深夜之中,陷入了梦魇。嘴里念叨着,一些根本听不清的话语,梦里面的她,被很多小孩扔石头,甚至还有一个小孩,将她推到在地。

“哈哈哈哈~你们看呀!这就是慕容家的胖丫头。”

“哈哈哈,南宫姐姐,她长得真的好丑,好胖,好难看哦~”

“就你这样的肥猪,这么配跟我们在一个学堂上学呢?”

“尧哥哥,你为什么要帮她?”

尉迟尧,伸出一双白洁入玉的手,慕容芙影就这样,傻愣愣的看着,俊美逼人的尉迟尧。

“你不要误会,因为你是紫阳的妹妹,所以我才看不惯,他们这样欺负你!”。

“哦~原来是因为紫阳啊!”,胖硕的少女,内心突然像是下坠的石头,失落和无助填满了,她整个心脏。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紫阳?那今天晚上,尉迟尧娶的夫人,难道是紫阳?他们竟敢对朕,狸猫换太子!慕容芙影,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君罔上?”,新婚之夜,她的夫君,龙泽琰满脸的厌恶和愤怒,他恨不得一巴掌,马上对她拍过去。

“陛下,是嫌弃臣妾了吗?”,她淡淡的问龙泽琰,她的内心很受伤,可是她不敢表现,出受伤的样子来,那样只会更受屈辱

“你是朕这辈子最大的耻辱!”,龙泽琰最后狠狠地撂下一句话,背对着她,怒火中烧,很想要生气,却碍于她的身份,不敢轻易离开,他们的婚房。

“慕容芙影,就凭你这种德行,还想要做皇后,你是没点自知之明吗?”,姐姐慕容紫阳,一味的嘲笑慕容芙影,她没有回应,只是装傻充愣。

“姐姐,你为什么那么恨我?”,她呆呆的问慕容紫阳,无措的看着慕容紫阳。

“我恨你,明明一无是处,却被父亲母亲,百般疼爱。作为养女的我,只能够呆呆的看着,你被他们当做宝贝,去疼惜和爱护。我就是妒忌你,凭什么?你可以拥有这么多爱,而我只有自己。我能够靠自己,靠自己的力量,去上方设法,毁灭掉你!”,慕容紫阳果然放松警惕,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出来,卸掉伪装,慕容紫阳的内心,也不过如此。

被噩梦和回忆侵扰的慕容芙影,在噩梦之中,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梦境,不要相信,我要醒过来!

终于,当意志战胜了,噩梦之中的恐惧。慕容芙影突然惊醒过来,可是当,她看到面前的人影,差点吓得昏过去。

“呵呵。没有想到,你竟然会,醒得那么快。你真的认为,你刚刚的那些画面,真的只是噩梦吗?”,白衣蛮神,戴着白色面纱,拨开了床帘。一双墨绿色的眼眸,也半夜里发光。吓得慕容芙影瘆得慌,蛮神笑得很恐怖:“慕容芙影~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你想要得到什么?”,慕容芙影根本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于是她假装,镇定的看着蛮神。她盯着蛮神墨绿色的眼眸,然后迟缓的问她:“我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吗?”。

蛮神抬起慕容芙影的下巴,看着她这张美到不行脸蛋,很难相信她,曾经是以那样的脸存活过,她把手放在慕容芙影的嘴唇上面,略微的香气对着,慕容芙影扑鼻而来:

“我只是好奇,你恨他吗?”。

“我当然恨。”,慕容芙影知道蛮神,说的那个人,是指龙泽琰:“我恨他想要杀我,我恨他想要利用我,得到慕容家的力量,然后再毁掉慕容家族。”。

“那么,你想要杀他吗?”,蛮神用发着微光的墨绿色眼眸,盯着慕容芙影的眼睛看,仿佛这样,就可以洞悉到了,她的内心世界:“龙泽琰,你的夫君,那么你有恨到,想要取他性命吗?”。

慕容芙影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对于一个想要杀掉自己的人,自己又何须仁慈呢?慕容芙影很肯定的回答蛮神的话,她看着蛮神的眼眸:

“我是很想杀了他!”。

“很好。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能够,这么斩钉截铁的回答我。”,蛮神手心里,幻化出一把,发着紫色光芒的匕首,她告诉慕容芙影,这是一把可以取走,龙心的匕首:“你只要用这把匕首,取了他的心脏给我,你现在得到的一切,就都还会是你的。可是,若是你做不到,你会重新,失去你的一切,包括:慕容家族、你的父母、你的朋友、甚至是你自己的性命……”。

“蛮神,你为什么要得到他的心脏?”,慕容芙影不解,蛮神作为神仙,难道也需要,这些凡间的俗物吗?况且,还是人心这种东西?

“龙泽琰可不是一般人,他的心脏,也不是一般的心脏。真龙天子的心脏,也被称为“龙心”。慕容芙影,我可要提醒你,龙泽琰可不是,你能够随便小瞧的人。说不定,你所认识的龙泽琰,也不过,只是皮毛。”,蛮神把匕首放在慕容芙影的手心里,龙泽琰确实不是一般的帝王,他生性嗜血,又带有真龙天子的命,亦正亦邪,不过他一念之间:“你要是能够,取得了他的龙心给我,那么我可保你以及你们,慕容家族世代无忧,若是不能,你们慕容家族,到时候也逃不过,那株连九族的命运。”。

“我们慕容家族,会被株连九族?”,慕容芙影十分惊恐的看着蛮神,蛮神的眼眸特别好看,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蛮神,你需要龙心做什么呢?”。

对于慕容芙影,接二连三,刨根问底的提问,蛮神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她盯着慕容芙影:

“怎么?你舍不得下手?还是说,你已经在害怕了?”。

“我没有害怕,不就是龙心吗?我给你取来便是,只是希望蛮神大人,您能够说到做到。”,慕容芙影倔强的接下了任务,她打掉了蛮神,一直扣着她下巴的手,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取走龙心以后,我会不会受到牵连?”。

“哈哈,慕容芙影。我倒是小看你了,你想的倒是,挺细致的啊!这世界上想要,龙泽琰死的人太多,只要你能够杀了他,那么顶替他位置的人,自然就会出现。而那个人,必然能够保你平安。”,蛮神确实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简单,善良的女孩,其实内心里也潜藏着,自私自利,且心狠手辣,阴暗至极的一面。蛮神转而即将消失,消失之际,留下最后一句话:“你要切记,你的血液天生,自带毒性,且剧毒无比。这件事,被你利用起来,确实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宝刀。这件事,你一定要好好,隐藏起来,断然不能够,让任何人发现。”。

从那一刻起,慕容芙影就明白了,也许她和龙泽琰,天生就不该,用来做夫妻。他们更不应该,成为帝后。他们之间,有解不开的恨,更有数不完的伤害。甚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成了,拔刀相向的关系。

蛮神就像一阵特殊的青烟一样,像是未曾出现过,又好像出现了,却了无痕迹过。慕容芙影看着,床前的影子,心绪也开始,不由的游魂到那一年,嫁给龙泽琰的那一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红尘叹与君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