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蛮神现身,万物归零

就在龙泽琰我以为,自己了胜券手握,南宫泽琰三人的命,肯定了拿捏得当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一阵怪异的龙卷风趋过,一个头戴着白色头纱,腰间系着一对白玉铃铛的白衣女人,从半空中漂移而下。白衣女人看了龙泽琰像,但是她的眼神就像望着,一件再普普通通但是的商一阵诡异的龙卷风趋过,一个头戴着白色头纱,腰间系着一对白玉铃铛的白衣女人,从半空中飘移而下。。...

就在龙泽琰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南宫泽琰等人的命,一定已经拿捏在,自己手中的时候。

一阵诡异的龙卷风趋过,一个头戴着白色头纱,腰间系着一对白玉铃铛的白衣女人,从半空中飘移而下。

白衣女人看了龙泽琰一样,可是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商品一样,充满着一丝的不屑一顾:

“你就是焱国的皇帝?”。

“没错,朕就是。”,这个白衣女人太过于神秘,让龙泽琰有一种怪异的无适感,他可是这堂堂大焱国的皇帝,龙泽琰不允许他自己,有任何的胆怯或者软弱:“你想要救人?”。

白衣女人每走一步路,脚地下就会长出一片白色的曼陀罗华来,看得那些士兵们都一愣一愣的,白衣女人摘下自己的头纱。没想到,头纱里面,女人依然还带着一层白色的面纱,面纱把她的脸给蒙住了。白衣女人有一双绿色的眼睛,特别妖惑迷人:

“她既然是你的皇后,你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杀了我最爱的女人。”,龙泽琰理所当然的回答了,白衣女人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爱?”,白衣女人身上,还散发着白色彼岸花,也就是曼陀罗华的气息和味道。白衣女人就像从天上,突然坠落的仙女一样飘飘然,她用手一挥,除了龙泽琰和南宫泽,还有黑豹外的所有人,他们都被迷晕在了地上。他们已经是毫无知觉了,龙泽琰看着他的手下,全部扑倒在地,开始意识到,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普通的人。

白衣女人那双绿色的眼眸,随意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一步步走到,龙泽琰的面前,她对着龙泽琰轻笑:

“你所说的爱,究竟是指心里面的爱,还是视觉上的爱呢?”。

“你从心里面就隐约知道,慕容紫阳是一个蛇蝎美人。你也知道,慕容芙影则是一个,心肠不坏的好女人。可是,你却一味的追求,世俗的表面浮华,却忽略内在美和品格的重要性。这样的你,实在是太过于肤浅了!”。

“焱国若是落在了,你这样的皇帝手中,那才是最大的悲哀,从现在开始,你所才拥有不久的权利、拥护者、忠诚、威望、荣誉、安宁……在这一刻起,都会逐渐消失,直到你能够,大彻大悟的改变开始,否则你将永远失去,你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这一切,包括你最要得到的帝王权力!”。

就这样,白衣女人,也就是蛮神,她带走了慕容芙影、南宫泽武和小黑。

蛮神的诅咒,没过多久就真的灵验了。龙泽琰就再次在朝廷之上,逐渐被底下四大家族的人,所慢慢地架空,尉迟家和慕容家,恢复到了往日的风光。大家也都知道了,龙泽琰为了夺取尉迟尧的妻子,还亲手杀死了,慕容皇后的性命。此举,不单单失去了,慕容家的信任和支持,也让尉迟家对龙泽琰,恨之入骨,龙泽琰甚至陷入了,即将被废的局面。

今日尉迟家、慕容家和南宫家,纷纷在一起商议探讨,废除龙泽琰皇位,扶持九王爷龙泽修上位一事。龙泽琰绝对想不到,本来触手可得的权力和帝王,会因为慕容芙影的死,得到巨大的反转,如此一来。龙泽琰在皇宫的日子,开始更加的如履薄冰起来,更加糟糕的是,不久以后,龙泽琰染上一种怪异的皮肤病。皮肤病让龙泽琰身上的皮肤溃烂,就连脸上的皮肤也是如此。

皇帝龙泽琰原来染上了,一种会传染人的皮肤病,甚至请了诸多名医,前来就诊,依旧还是治疗无效。皇帝龙泽琰染上传染病一事,很快就在民间传开,民间开始传言,龙泽琰将被废,九王爷龙泽修将继承皇位。

画面一转,这里则是仙尘山上,南宫泽武和小黑,一直陪伴在慕容芙影的身边。蛮神用仙药救下了,慕容芙影的性命,原来白衣女人是仙尘山的蛮神,蛮神是善良且美好的存在。蛮神有一个姐姐,就是红衣女人满神,满神亦正亦邪,很难说明。满神会利用人类的贪婪做神秘交易,一般人也很难遇到满神。蛮神是曼珠陀罗化身而成,满神是由曼珠沙华化身而成。

在仙尘山,他们不仅遇到了蛮神,甚至连传闻中的满神——曼陀沙华都有幸,有了一面之缘。满神在蛮神的说服下,恢复了慕容芙影,本来该有的美貌和身材。若不是当年慕容紫阳和满神,做下交易,慕容芙影也不会变得,如此臃肿难看了。如今,慕容紫阳已经死了,也该是时候让慕容紫阳,从慕容芙影身上得到的东西,全部还给慕容芙影了!

慕容芙影恢复了,纤细苗条的身材和清新脱俗,绝美脱尘的美貌以后。慕容芙影和南宫泽武就告别蛮神,慕容芙影就和南宫泽武,还有她的宠物小黑,一起下山,这一次慕容芙影,打算重新回到晋阳城,回慕容家,找龙泽琰报仇雪恨!

不管看了多少遍,南宫泽武还是难以相信,眼前这个美丽绝伦的女人。就是原来的铁哥们,那个肥嘟嘟的胖女人?南宫泽武忍住,捏了捏慕容芙影的脸颊:

“诶,阿影,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我现在感觉,自己怎么有点不真实,你的脸也不真实,还有你的身材,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你这些话,不应该我来对你说吗?我都没你,这么大惊小怪,恢复了这张脸和这个身材,好处倒是多了不少。只是……”,慕容芙影一脸看着,白痴的表情,看着南宫泽武,她对自己的变化好像,也没有那么的在意。可是,走在街上,她的回头率是高了不少:“阿武,哎呀!你说回去以后,像我爹、我娘他们,会不会也认不出我来?”。

“这倒是,不过,应该也不至于吧!”,南宫泽武忽然想到,龙泽琰和皇宫里面的事情,他们现在刚下仙尘山,这里是焱国的边境。回去定然要不少时间,可是慕容芙影毕竟,还是龙泽琰的女人,这样回去,可是不太妙啊!

这一点,慕容芙影也想到了,她把手搭在南宫泽武的肩膀上。然后把手里面的小黑递给南宫泽武抱,现在小黑有了一个特别厉害的技能,就是可以变成大黑豹保护主人,也可以变成像是现在这样的小猫咪的样子,抱在人的怀里,随身携带。慕容芙影和南宫泽武,找了一个面馆坐下,慕容芙影坐在他的面前:

“我现在这个样子,大家肯定都认不出了,回去以后要是被龙泽琰,知道我还活着,那肯定完蛋。所以,我决定,我要换一个,新的身份和名字。这样龙泽琰就认不出我了啊!”。

“这个好!”,南宫泽武表示赞成,他给小黑弄了,一碗牛肉给它喂上了:“阿影,那你现在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诶,要不我干脆跟你姓南宫吧?”,慕容芙影对南宫泽武,嬉皮笑脸的说着:“阿武,咱们以后就以兄妹相称!好不好?”。

“不行!”,南宫泽武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激动把自己都给吃呛到了。他把面放在一边,然后对着自己,刚才激动的样子又感到懊悔,自己没事激动个啥啊!

刚才南宫泽武激动的样子,让慕容芙影感到有些疑惑不解了起来: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南宫泽武脱口而出,可是他又急着解释些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南宫一组也好歹是四大家族之一啊!你要是装作我的妹妹,南宫家的人,龙泽琰要是随便一调查,那肯定会发现,这个身份是假的啊!”。

“说的也是哦!”,慕容芙影点了点头:“那我得选择一个平凡,一点儿的姓氏,那我就干脆叫做“玉锦瑟”吧!”。

“锦瑟?”,南宫泽武对于慕容芙影这个心血来潮,突然想出来的名字,并不是很满意:“为什么?”。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慕容芙影给南宫泽武倒了一杯茶,并且递给他喝,慕容芙影看着通透的蓝天还有白云:“也许,这个名字来源这首诗吧!李商隐的《锦瑟》我觉得这首诗很美,我的奶娘她待我很好,她的女儿便是姓玉的,所以我就干脆和女儿,共用一个人姓好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红尘叹与君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