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4 零食

拾儿原本会觉得方真人的安排好有道理,但是望着这个在梦里也在念着烤鹤的小吃货,突然间不那么笃定了。玉霞真人第二天出关后据说她让人把拾儿的行李搬去自己那院里去,看起来有些错愕。秋秋不明白了师父在惊讶什么,在她的确,照料病人也不是得就地照料吗?离着八丈远,拾玉霞真人第二天出关听说她让人把拾儿的行李搬到自己那院里去,显得有些愕然。。...

仙妻

推荐指数:10分

《仙妻》在线阅读

拾儿本来觉得方真人的安排有道理,可是看着这个在梦里也在念叨烤鹤的小吃货,突然间不那么笃定了。

玉霞真人第二天出关听说她让人把拾儿的行李搬到自己那院里去,显得有些愕然。

秋秋不明白师父在吃惊什么,在她看来,照顾病人不是得就近照顾吗?离着八丈远,拾儿真发病了她也不知道,谈何照顾啊。

玉霞真人让她坐下来。

这间静室里只有俩蒲盘,秋秋把蒲盘挪近了点儿,坐在她面前。

“方真人把拾儿托付给我,我当然责无旁贷得好好照顾。”玉霞真人看着一脸懵懂的秋秋:“我看拾儿和你倒合得来,这也是……缘份吧。这本心法你拿去,照着上头做就行。”

秋秋收下了师父给的小册子,她觉得得师父说缘份两个字的时候口气有点怪,象是有不甘心,有点酸溜溜的。

不管怎么说,拾儿是在他们山上住下来了。秋秋与其说是把她当病人照顾,不如说是把她当成个新鲜漂亮的大娃娃了。这么安静,还长得这么养眼,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这么看着她,也让人觉得是种享受。

秋秋本来只是把照顾拾儿当成个任务,但是现在却真心的喜欢和她相处。虽然有两个师姐,可是大师姐专心修道,两人年纪差得又多,没什么共同语言。二师姐呢,从秋秋上山之后,她的态度也不算坏,但是什么事情上都想占个先,生怕被她超过去。秋秋又不笨,人家对她好不好当然能体会出来。

她也理解静怡,毕竟她入门在先,要是被小师妹后来居上超过了,那面子上可很不好看,就在师父那儿也不好交待。秋秋也不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对静怡一向谦让,维护她当师姐的面子。

这不是因为秋秋性格中有什么圣母的因素,也不是她自带什么白莲花光环,而是她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争那个强做什么?秋秋上山没几天就弄明白了将来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这时候的人很看重嫡长,大师姐又稳重修为又高,是师父板上钉钉的衣钵传人。如果有什么镇派法宝和看家绝活儿,那也一定是要传给她的。秋秋没什么争权夺位的打算,反正师姐人好相处,待她也不错,抱住师姐的大腿,将来有地方住有饭吃,慢悠悠的修行过日子就行了呗。

至于静怡师姐,人各有志嘛,她这种燕雀不理解鸿鹄的凌云志向,她也不打算费那个力气去理解。

平时秋秋也挺想有个人能说说话的,可找不到人说。这会儿她有了个好听众,不管她说什么话题,都安安静静的倾听。她并不是全无反应,虽然她没有表情,可是秋秋能感觉到她也是高兴的。

师父师姐她们性情淡泊,除了修炼对旁的事都不太感兴趣,说好听了是一心向道,但是总是缺了点人情烟火味儿。病人嘛,最怕闷,有个人陪着她说说话,肯定会开心的。——这么一想,秋秋觉得自己真是功德无量,师父师姐她们真该颁个“见义勇为”“乐于助人”这些荣誉称号给她。

过了几天,秋秋发现拾儿她不吃东西。准确的说,除了药丸子她什么都不吃。

当然了,山上的人都这样,从师父到师姐,都是喝风就能饱的人物。可是秋秋总觉得吃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热爱生活,就要从热爱美食开始啊。病人要重燃生活热情,美食也是必不可少啊!

她把自己喜欢的各种小零食翻出来给拾儿献宝。

“这是栗子,这是松子,这是瓜子,这是笋干,这是酸梅,这是红果酪……”修真的一大好处就是收集零食很方便,山上什么都有,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现在别说上树下河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就是打虎抽筋她也能干,不过她懒得费那个事就是了,她又不想煮什么虎骨汤喝,犯不着跟山上的老虎一家子过不去。虎爹虎妈刚生了两只虎仔,正是一家和乐的时候,她也不想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啊。

“你喜欢吃哪样?”

拾儿茫然的看着她。

秋秋震精了:“难道你一样儿都没吃过?”

没零食的小孩儿是没有童年的,没有零食的人生是不幸福的!

秋秋一样样给她拿出来品尝。

“这个是核桃。”秋秋拈起个大核桃来,两指轻轻一夹,坚硬的核桃壳就跟薄纸一样“噼啪”就碎了。

这也是修炼带来的福利之一。上辈子要是没个趁手的家伙,吃个核桃能累出一身汗来。

秋秋把完整的核桃仁儿拿出来对着拾儿说:“张嘴。”

拾儿一张嘴,秋秋就把整个儿核桃仁儿塞进去了——结果就是把拾儿挺小的一张嘴给撑得变了形。

好吧,这么一来拾儿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的美好形象一下子就给打破了。

再是天仙美女——好吧,现在还是美女童。甭管怎么美,鼓腮凸颊瞪眼睛,她也美不起来了。

“好吃吗?”秋秋很真诚的问。

“唔……”拾儿的神情很困惑。

难道连好吃难吃都分不出来?秋秋换个问法:“喜欢吗?”

这回拾儿点头了。

“来来,再尝尝这个,这个是我自己做的,采的是后头山岰里的野蜂蜜腌渍的。”

秋秋又喂了她一颗蜜渍樱桃,樱桃渍得特别到位,那颜色殷红殷红的,蜜汁沾在拾儿苍白的嘴唇上,也是殷红殷红的。

秋秋吮着手指着沾着的甜汁,看着拾儿因为唇上那一点殷红突然显得生动鲜活起来的面容。

原来拾儿都象画上的人一样,还是淡墨白描,现在突然间活了,从画纸上走了下来。

两个人从核桃一路吃到压在最低下的桃脯,虽然每样尝一口,可是加起来份量十分可观了。秋秋又泡了两杯竹芯青露来,提议说:“咱们今天晚上不睡了吧?师父说让我和你一起运功,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于是吃零食吃得饱饱的两个小朋友开始了纯洁的双!修!

真的是纯洁的双!修哦!

两人面对面盘膝坐着,秋秋把两手放在拾儿的双手上——这个姿势是师父今天给她的小册子上写的,不过拾儿好象不习惯这样,两手反过来把秋秋的手压在下面。

其实谁上谁下不都一样?不过秋秋能理解——她以前认识一人,睡觉时两手一定要摊放在身体两侧,要是放在身上一定睡不着,睡着了也得做恶梦什么的。

拾儿可能不习惯被压。

再说她是病人嘛,虚弱。

秋秋从善如流,让她两手在上头。

秋秋闭起眼,在心里默念口诀,开始运功了。

平时她自己练功的时候,真元在身体经脉中运转一周天,就会再归于丹田,但是今天不一样。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暖暖的真元从她左的掌心逸出,一分不漏的被吸入了拾儿的掌心中。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随着她的真元进入拾儿体力,她模模糊糊的感觉到真元在拾儿的经脉中运转。同时,还有一股微凉的的真元从她的右掌心钻了进来,很快和她自己本身的真元混为一体,就象奔腾的溪水一样,欢快地在她的经脉中运转起来。

和她自己修炼时的感觉不一样。

自己打坐的时候,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没什么意外,也没有什么惊喜。这种感觉是全新而陌生的,充满了不确定性。

秋秋既觉得有些忐忑,可是心里又有股期待。

她不知道这样修炼是不是真能帮拾儿治好病痛,但是这么运功一次之后,秋秋感觉到自己的进境大为提升,这么修炼了一次,简直顶得上以前一个月、不,甚至是好几个月的的成果。

等两个人收功,秋秋紧张之极,盯着拾儿上下左右看个不停。连拾儿这么淡定的人都让她看得不自在了。

“你有什么感觉?”

拾儿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虽然她依旧面无表情,可秋秋就觉得她是有些无奈的。被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秋秋一时间觉得压力山大。不过她还是坚持没退缩。

本来就是为了治病啊,当然要问问疗效了。

拾儿沉默了半晌,吐出两个字:“还好。”

还好?

还好这算是个什么回答?秋秋皱起小眉头,她觉得这两个字的讨厌程度仅次于随便。

可是看拾儿的样子,嘴巴闭得紧紧的,看样儿是别想从她嘴里再撬出一字半句来了。虽然眉头没皱,可是秋秋却又能感觉到,她不耐烦了。

咦,以前她对拾儿的情绪体察也没这么敏感啊?

这也是双修带来的改变吗?

两人对坐着发了一会儿呆,拾儿轻声说:“多谢你。”

秋秋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哎呀,这有什么,别这么客气。”

___________

内存坏了,半小时内可以蓝屏四次,还滴滴响==幸好我电脑上插了两根内存条,拔掉一根剩下一根也可以工作,就是变得非常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