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闺蜜对楚萧然和他妈苏秋菊的各种抨击,沈默言能保持缄默,坚决做一个很老实的听众。曾的她,在李悦抨击楚萧然和他妈的时候,是非常不认可,并且为他们找了各种的理由稍加辩护。而如今想一想当年的自己,真的是昏了头。楚萧然也好,他妈苏秋菊也罢,大凡是对她有曾经的她,在李悦批判楚萧然和他妈的时候,是十分不认同,而且为他们找了各种的理由加以辩护。。...

听着闺蜜对楚萧然和他妈苏秋菊的各种批判,沈默言保持沉默,坚决做一个老实的听众。

曾经的她,在李悦批判楚萧然和他妈的时候,是十分不认同,而且为他们找了各种的理由加以辩护。

如今想想当初的自己,真的是昏了头。

楚萧然也好,他妈苏秋菊也罢,但凡是对她有一点的看重,也不可能在她要生娃儿的时候,全都不见影子。

苏秋菊是在她要生产前回了乡下,说是小儿媳妇动了胎气,她得回去照顾两天,这一去,便一直等到她做完了月子才回来。

至于楚萧然,打着工作的旗号,早出晚归。

当时的自己,到底得有多蠢,才会一直没察觉这里面的问题?

李悦说的起劲儿,沈默言听得带劲儿。

一直到旁边的小囡囡开始不安分,李悦才停了叭叭。

“哎呀,是我们小宝贝儿拉粑粑了!”

经验丰富的李悦,一下就做出了判断。

然后,都不用沈默言开口,李悦就主动抱起小囡囡,熟练地开始了清洁工作。

“乖哦,姨姨帮你清理一下小屁屁,不要闹哦!”

“乖宝宝,待会儿就可以吃奶奶了!”

术业有专攻啊!

瞧着李悦这熟练的动作,沈默言想起了自己那时候。

她一直到小囡囡几个月后,才算是能熟练干这些活儿。

这期间,哪怕是她弄得再狼狈,楚萧然也不曾给她搭把手。

至于她那个婆婆,在她坐完月子后是回来了,但是呢,没两天就又出事了,说是下楼的时候扭了脚,走路一瘸一拐。

面对一个瘸腿的婆婆,沈默言自然不可能让对方帮忙带娃儿。

想到自己当初的种种愚蠢和眼瞎,沈默言就想狠狠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等小囡囡被清理干净,也就被李悦送到了沈默言的旁边。

“言宝贝儿,待会儿可能会有些痛!”

“忍一忍,当妈的,都得有这一遭!”

“嘿嘿……”

瞅着李悦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沈默言只能丢给对方一记白眼。

“悦悦,你别得意,早晚,你也有今天!”

“到时候,你且等着!”

“哟,哟,本小姐可是专业人士,我娃儿那肯定是懂行的!”

“你可拉倒吧,你先找个对象才是真的!”

沈默言也是可以绝杀的。

果然,李悦一听找对象,瞬间就蔫了。

……

等小囡囡吃完奶,沈默言干脆挪了挪位置,就让闺女在自己身边睡了。

李悦则端着刚温了一遍的红糖小米稀饭回来,里面还放着俩鸡蛋。

“赶紧的,都吃了!”

“……”

沈默言很无语。

她是真的不喜欢吃鸡蛋。

但现在这情况,不吃是不成的。

想到自己又要坐一遍月子,得继续吃一个月没什么滋味的月子餐,沈默言这心情就相当的沉重。

她很想问问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玩儿她?

既然要让她重生,为什么不能跳过这段时间呢?

最终,沈默言是将鸡蛋硬塞下去的。

吃完饭后,沈默言终于困了。

没多会儿,便沉沉睡去,而在这过程中,李悦始终陪在一旁,精神抖擞的那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年代福妻养锦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