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毒入腹,七窍流血。极致的痛疼!“真痛啊!”“不明白囡囡后来是也不是也这么痛!”这是沈默言闭上眼前最后的想法。接着,她在剧痛中睁开眼睛了眼睛。“生了!”“生了!”“言宝贝儿,恭喜恭喜你哦,是个小公主!”耳边响了的声音,让沈默言迅速回过神来,双眼望向旁边极致的疼痛!。...

剧毒入腹,七窍流血。

极致的疼痛!

“真痛啊!”

“不知道囡囡当时是不是也这么痛!”

这是沈默言闭眼前最后的想法。

然后,她在剧痛中睁开了眼睛。

“生了!”

“生了!”

“言宝贝儿,恭喜你哦,是个小公主!”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沈默言很快回过神来,双眼望向旁边站着的医生。

李悦!

她的发小闺蜜。

这是梦么?

难道说自己没死成?

沈默言晃了晃头,想要从梦里醒来。

她的小囡囡已经不在了,自己活在这梦里有什么意思?

“喂喂,言宝贝儿,你没事儿吧?”

“你该不会不喜欢小公主吧?”

李悦伸手在沈默言的眼前晃了晃。

沈默言眯了眯眼,感受着下身那一阵阵的痛。

痛!

这不是梦!

难道说,自己重生了?

霎时间,沈默言的两眼发亮。

“小悦,把囡囡抱给我看看!”

沈默言有些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

如果真的是重生,那么,她一定不会再走老路。

凤凰男,去死!

白莲花,拍飞!

还有那老绿茶的婆婆,以及凤凰男那一家子的极品亲戚,有一个算一个,她都会跟他们慢慢清算。

李悦听了沈默言的话,飞快将怀里的婴儿抱到了李悦的面前。

“囡囡,妈妈的囡囡!”

看着襁褓里熟悉的面孔,沈默言喜极而泣。

“言宝贝儿,你咋还哭了呢?”

“快别哭,伤身子!”

虽然李悦学的是西医,但是,坐月子的这一系列习俗,这姐们儿可是熟悉得很,比老妈子还老妈子。

“我高兴!”

沈默言吸了吸鼻子。

她是真的高兴!

她重生了,小囡囡也好好的。

重活一回,她再不要为了那所谓的爱情失去自我。

她,要离婚!

不但要离婚,还要让凤凰男楚萧然净身出户。

不对,单单是净身出户太便宜他,她还要让他被打回原形。

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就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等沈默言出了产房,被送回病房,李悦伸手捅了捅沈默言的胳膊,轻声道:“言宝贝儿,你家那个咋回事啊?你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不露面?”

“不是我说你啊,你就是太纵着他了!”

“嗯,你说的对!”

沈默言没反驳。

这一幕,她可熟悉了。

当初的她,因为这个,还跟李悦大吵了一架,气得李悦甩袖离去,说是再也不管她。

只是,转过头来,就给她送了红糖小米粥来。

可那时候的她,太蠢,眼瞎,被楚萧然耍得团团转。

“啥?”

听到沈默言没反驳自己,李悦瞬间傻眼,她都做好了跟这蠢发小大吵一顿的准备的。

“怎么了?”

沈默言眨眨眼,望着李悦。

李悦翻了个白眼,道:“没啥,你先躺着,等排气了才能吃东西。”

“对了,阿姨跟叔叔之前打了电话来,我告诉他们一切都好,让他们明儿一早再来。”

“你没意见吧?”

“当然!”

沈默言怎么可能有意见?

好吧,上辈子的她,是有意见的。觉得父母只顾着嫂子和大侄子,心里根本没有她,为此耿耿于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年代福妻养锦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