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云生总会觉得自己这个梦做的太长了一点儿。他的姐姐昨日一大早跟随他上了山,砍了柴,最后掏出布包里早上也没吃的点心分到他一个。禾云生本想表示拒绝,但是甜腻的香气冲斥在鼻尖,禾晏了低下头咬自己的那份,鬼使神差的,禾云生就伸出手手接了回来。他咬了一口,甜的他的姐姐今日一早跟着他上了山,砍了柴,最后掏出布包里早晨没有吃的点心分给他一个。禾云生本想拒绝,可是甜腻腻的香气充斥在鼻尖,禾晏已经低头咬自己的那份,鬼使神差的,禾云生就伸出手接了过来。。...

禾云生总觉得自己这个梦做的太长了一点。

他的姐姐今日一早跟着他上了山,砍了柴,最后掏出布包里早晨没有吃的点心分给他一个。禾云生本想拒绝,可是甜腻腻的香气充斥在鼻尖,禾晏已经低头咬自己的那份,鬼使神差的,禾云生就伸出手接了过来。

他咬了一口,甜的滋味是陌生的。禾绥偏心的厉害,所有的好吃的都给禾晏,而禾晏并不是一个乐于分享的人。

禾晏见他吃的很慢,将剩下的几个全塞到他手上,道:“剩下的都给你,我吃饱了。”

禾云生不知所措。

禾家只有他们姐弟二人。禾绥当年不过是个来京运送货物的镖师,路途中恰好遇见山匪抢劫,救下了京城秀才府上的小姐,遂结美满姻缘。秀才家也只有这么一位小姐,禾绥又无父无母,于是自愿成为上门女婿。

虽是上门女婿,一双儿女却还是跟了夫姓。

后来秀才夫妇二人相继病逝,禾夫人也成日郁郁,禾云生三岁的时候禾夫人便撒手人寰。剩下他们三人相依为命。

禾绥与夫人伉俪情深,禾晏生的很像禾夫人,大约因为这一点,禾绥格外疼爱禾晏。禾家虽然并不富裕,禾绥却总是尽力满足禾晏的需求。久而久之,禾晏也变成了一幅令人讨厌的性子,至少禾云生是对这个姐姐爱不起来的。

可是自从她病了后,她的许多行为变得匪夷所思,禾云生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了。

“你每日就上山砍柴?”禾晏问他:“下午做什么?不去学堂么?”

禾云生只比禾晏年幼一岁,今年十五,这个年纪的孩子,应当还在念书。

“回去后做大耐糕,下午在棚里售卖,学堂就算了。”禾云生随口道:“家里没有银子,我也不是那块料,随便识几个字就得了。”

说到这里,虽然他极力掩饰,禾晏还是在这少年眼中看到了一丝遗憾和渴望。

顿了顿,她问:“你以后想做什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禾云生狐疑,不过片刻后他还是回答了禾晏的问题,“我现在每日也去武场,日后只要过了校验,就能去城守备军里,慢慢的也能做个校尉,就能拿差银了。”

“就这样?做个武散官?”禾晏笑了,“我以为你会想做点别的。”

“怎么做别的?”禾云生自嘲道:“难道要像飞鸿将军一样吗?同样是姓禾,他可比我们厉害多了。”

冷不丁从禾云生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禾晏愣了一下。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知道飞鸿将军?”

“自然知道!大魏谁不知道,当年飞鸿将军平西羌,封云将军定南蛮,北禾南肖,方有我大魏盛世太平!少年侠骨,意气风发!我若能成为他们这样的人,就是死也值得了!”

禾晏“噗嗤”一声笑出来。

禾云生气急败坏:“你笑什么?”

“可光是砍柴和卖大耐糕,可成不了这样的人。当年飞鸿将军和封云将军,也不是在武场里随便学学就能成功的。”

“我自然知道。”禾云生涨红了脸,“可是我……”

哪个少年不渴望建功立业,禾云生正是少年热血的年纪,况且就如眼下这样,实在是太耽误他了。

禾晏道:“明日起,我每日都跟你一起上山砍柴和卖大耐糕。”

“什么?”禾云生从石头上跳起来,“禾晏,你是不是疯了?”

今日之事可以说是她一时兴起,日日都来……禾晏怕不是生了一场病脑子连脑子都坏掉了?

不等禾云生再说话,禾晏已经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吃好了就继续干活吧,春光不等人。”

禾云生:“.…..”

……

春雨过后,接连十几日都是好晴天。

青梅最近有心事。从前总是指挥着她做这做那,让她贴身伺候的大小姐如今再也不找她了。

白日里和禾云生一起出门,到了晚上青梅要伺候禾晏梳洗时,禾晏也将她打发出去。唯一能用得上的,便是早上起来给禾晏梳头。

青梅忧心忡忡,这样下去,是不是她也会像被禾绥遣走的那些小厮一样被扫地出门,毕竟大小姐不需要她了呀!

同样心事重重的还有禾云生。

半月余了,禾晏每日清晨都跟他一起上龙环峰砍柴。起的竟然比他还要早,禾晏上山也就罢了,还在手脚上各绑上一块沙袋,禾云生偷偷的掂量过,很重。禾晏就是这样每天背着这么个鬼东西跟他一块儿上山砍柴。

她没有抱怨过一句,好像不知道累似的。不过禾云生看见她的掌心,细嫩的皮肤被磨破了不知多少回,她索性在手上缠上布条。

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半月下来,禾晏已经走得比他快了,砍柴也砍的比他多。禾云生心里想着,那沙袋是否真的这么神奇,要不他也偷偷绑两个?

两个人砍柴是比一个人砍柴快,多出来的时间,便可以多卖点大耐糕。禾晏毕竟是女子,做这种抛头露脸的营生还是不大好,禾云生也提醒过她,不过禾晏自己却浑不在意。禾云生感到很头疼,如果禾绥知道禾晏这些天跟他在一起,不是上山砍柴就是出门卖糕,一定会拿鞭子抽他的。

好在禾绥还不知道。

禾绥不仅不知道,甚至每日乐呵呵的,一向总是争执不休的儿女最近关系亲密了许多,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有时还会闲谈几句。禾绥很满意,在校场上对新来的小军都和蔼了许多,家和万事兴嘛。

此刻的禾晏,正坐在梳妆台前。

青梅惴惴不安的看着她。

禾晏自从病好后,不爱照镜子,也不爱摆弄她的胭脂水粉。如今又摆弄起来,青梅有些紧张。最近府里用度十分窘迫,禾晏这个时候要买新口脂,可拿不出银钱。

禾晏翻动着桌上的香粉头膏,觉得有些头疼。这些东西已经用过了,是卖不了钱的。她又翻了几下,找到了几只发簪和首饰。

都是银制的,成色一般,不如她从前在许家用的,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把几只首饰全部找了出来,递给青梅。

“把这些拿到当铺当了吧,死当,银钱多一点。”

青梅睁大眼睛:“可……可……”

“我们现在很穷。”禾晏语重心长的跟她解释,“这些不能吃。”

她得把首饰当了,再去弄点银子,最好能凑够禾云生上学堂的钱。

她既然占了禾大小姐的身子,至少也该为禾家做点事情。等把这些打点好以后,才能安心做自己的事。

譬如,算一笔旧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女将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