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燕给裴楷递了张拜帖,约她在鸣玉号旗下的酒楼天真无邪居朋友见面。燕燕到的时候裴楷还没来,二楼雅间的窗户开着,正好能看见院子里那株矮小的梨花树。雪白的梨花了落尽,而如今是一树的翠绿,梨树还长得那样好,人事却已换了一副模样。她望着梨树,忆起梨花开得正好燕燕到的时候裴楷还没来,二楼雅间的窗户开着,正好能看到院子里那株高大的梨花树。。...

郎君有眼疾

推荐指数:10分

《郎君有眼疾》在线阅读

燕燕给裴楷递了张拜帖,约她在鸣玉号旗下的酒楼无邪居见面。

燕燕到的时候裴楷还没来,二楼雅间的窗户开着,正好能看到院子里那株高大的梨花树。

雪白的梨花已经落尽,如今是一树的翠绿,梨树还长得那样好,人事却已换了一副模样。

她看着梨树,想起梨花开得正好的时候,裴楷从西边跟戎族谈判凯旋而归,走得就是自家酒楼正门外的那条街。那个时候,她还谎称出来盘账,实则躲在二楼的阳台上偷看裴楷那人模狗样。

她虽然一直讨厌裴楷,但还是承认这厮长得实在无可挑剔。那天,街上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人群中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她们都是冲着裴楷来的。

美人配鲜花,这些女子全都有备而来,不断将手中的鲜花香帕扔到裴楷车上。

但是裴楷对于这种场面早已波澜不惊了,坐在四面敞开的马车里竟然漠不关心,反倒微拧着眉好似在思索什么大事。

燕燕对裴楷的“惺惺作态”大摇其头,但是这些前来欣赏美男子的女子们偏偏就吃这一套,反而觉得裴楷这副样子更有一副名山高士、空谷幽兰的范儿,越发激动起来。

“真是只花孔雀,到处招蜂引蝶,还装作不屑一顾!”本来燕燕下了批语就要走的。

但是,忽然一阵风起,酒楼内院种的一株梨花树花瓣翩飞。这棵树足有两层楼高,树顶的花瓣就有不少飞到燕燕坐的回廊上,再而飞到街道上。

飞舞的花瓣,像落雪一般,竟然引得裴楷的注意。燕燕看到他眼眸微抬,注视着漫天花雨。

“小姐,您头上落了一朵梨花!”侍女豆豆突然提醒她。

她伸手去抚,那朵梨花就从半空中落了下去。

“飞走了!”

燕燕顺着豆豆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朵梨花在空中打着旋儿往下落,融汇在它的同伴当中,成了花雨中的一员。但是燕燕却一直锁定着它的行踪,看着它竟然朝着裴楷的身边落去。

好巧不巧,一直老神在在的裴楷竟然伸出手掌接住了这片花瓣。

他就那样摊着手掌,望着手心的花瓣,微微笑了起来。

这一笑,如冰雪初融、春光乍泄,看得一众女子都呆了。

燕燕愣了愣,突然变了脸色,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恨恨地说了一声:“晦气!”然后就转身进去了。

那天的场景又出现在燕燕脑海里,她现在甚至有点想不清楚当时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裴楷来的时候,就看到燕燕临窗而坐,眼睛望着窗外,惆怅又迷惘,跟上次见面的咄咄逼人截然不同,心里便涌起一阵疼惜。她今天主动来找自己,目的他多半也猜到了。

但他只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站到她身边,轻咳了一声,才引起面前的人注意。

燕燕被惊得轻颤了一下,但又马上强自镇定,嘴角勾起微微笑意,站起来给裴楷福了福身子表示致意。

裴楷躬身回礼,请对方重新落座。他觉得对面的女子太过紧张,便想着说几句调侃的话打趣一下。

“阿翩姑娘怎么有兴趣请在下来喝茶?”

要是裴楷知道他现在笑眯眯的样子让对面的女孩子认为他是在讽刺她,肯定会后悔不已。

燕燕微抿着唇,端庄地给裴楷倒了杯茶,推到他面前。

裴楷一脸惊奇地看着燕燕的操作,微微颔首表示感谢。他屏住呼吸,静静地猜测着对方下一步的举动是不是把茶水泼到他脸上。要是真的泼到自己脸上了,自己是应该大声喊痛,还是若无其事地擦掉脸上的茶水?平时,要是他叫她“阿翩”姑娘,她都会生气,义正言辞地要他叫他“王小姐”。今天还给他倒茶,肯定是憋了大招。

他正胡思乱想着,燕燕却已经举起茶盏朝他一祝,道:“之前小女子多有冒犯之处,现在以茶代酒,敬公子一杯,还请公子海涵!”

说罢,不等裴楷回答,便一饮而尽,好像生怕他不同意似的。

燕燕喝得太急了,有些呛到,竟然忍不住低低咳嗽了起来。

裴楷一脸无奈,想取笑,又怕她再担惊受怕,便柔声道:“慢点喝,我会海涵的。”

然后看燕燕愣愣的好似不信,便端起茶盏喝完,把杯底举给燕燕看:“喏,我不骗你!”

燕燕的耳朵便禁不住发起烫来。对面的男子好似十分天真,但燕燕知道,这只是他的伪装,他的这种作态越发让她觉得自己是一只掉入了狼窝的小白兔。

“裴公子,既然您大人大量,不计前嫌,小女子这里还有件事想请您帮个忙!”燕燕单刀直入。

“您请说!”裴楷难得正经道。

“裴公子,您现在奉命调查鸣玉号劣质棉花之事对吗?”

“正是。”

“鸣玉号的东家,就是现在被拘在廷尉大牢里的奚清流,与我有旧,我,我,”

“你想我替他开脱?”

“不,我只是希望你能秉公执法,不要冤枉好人,也不要放过坏人!”燕燕着急起来。

“小姐说笑了,在下自然会秉公办理。”

“裴公子,我不是置喙你如何处理公务,只是,我怕你不了解一些细节,会忽略一些背后的线索!”

“这样说,小姐是有证据要提供给我?”

“我,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燕燕摇摇头,要是有的话,她还用得着来找他么,她早就去告御状了。

“我只是有些线索想提供给你。”

“小姐请说。”

“嗯,汇兴号的棉花地今年受潮严重,跟他们家签订合作契约的商家今年都拿不到货了。”

“哦,不知为何小姐要提到汇兴号?”

“因为他家种的棉花品种与其他家不同,裴公子查一查鸣玉号商船里搜出来的劣质棉花,和他家的比对一下就知道是谁家的了!”

“小姐的意思是汇兴号将他家的劣质棉花换到了鸣玉号?”

“极有可能,还希望裴公子能详查!”

裴楷摇着头笑了笑:“那小姐可知,现在劣质棉花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那批藏在棉花里的制式兵器?”

“我知道,既然鸣玉号能偷换棉花,那兵器肯定跟他们脱不开关系!”

“小姐这样的猜测很难令人信服。劣质棉花和兵器都是在鸣玉号的商船里找到的,任是谁家的棉花错也在鸣玉号,不是吗?”

“但若是别人偷放进去栽赃陷害的呢?”

“还是一句话,小姐有证据?”

“我听说你在码头抓了个人,此人是鸣玉号的掌柜,他肯定与他人勾结陷害了鸣玉号,裴公子可以从他入手调查。”

“我是抓了个人,没想到小姐这么快就知道了?”裴楷的话里满是探询。

一个女子,对官府半夜抓了人都了如指掌,若说是普通闺帷女子,倒也难以令人信服。

燕燕来之前就没打算瞒着裴楷,虽然她也担心裴楷不是好人,但是此时她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我,我幼时生了重病,是奚清流的父亲救了我,他与我而言是亲弟弟一样的人,鸣玉号的事,我也确实该知道的都知道。”

“原来如此。”裴楷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人我已经审过了,却是嘴硬得很,只说自己是受了贵号的派遣,到码头看看情况。”

“裴公子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我肯定能从他嘴里撬出一些真话!”

“阿翩姑娘,审案不是儿戏。”裴楷提醒道,“要是陛下知道你与鸣玉号有联系,于你于王家都不是好事,因为汇兴号可不是好惹的!”

这话的警告意味就很明显了。

“所以你已经跟汇兴号站在一边了!”燕燕瞪着眼睛怒道。

“我要是已经站在汇兴号一边了,姑娘今天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燕燕一时语塞,反应过来是自己唐突了:“对不起裴公子,我不该这么怀疑你!”

“不碍事,小姐也是关心则乱,再说,我都被你骂过许多次了,这次还算轻的。”

燕燕见裴楷语气略有松动,就试探着问道:“那裴公子可有办法为鸣玉号洗刷冤情?”

“有自然有,小姐可别忘了,我可是这个案件的主审官,光是汇兴号来向我示好时托出的细节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燕燕眼睛一亮,站起来行了个礼道:“那还请裴公子救我师弟!”

这个时候,裴楷却又突然恢复了泼皮本色,对燕燕轻佻地一笑:“你答应嫁给我,这件事我保证给你办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郎君有眼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