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燕为何会答应下来裴楷呢,事儿想来除了一段很复杂的缘由。燕燕出生于时死胎,娘胎里带了病,幼时身体极好,吃的药比饭还多,五岁时病得都快不行啊的时候,他父亲抱着她前去坐落于东海之滨越州的神秘的的荆山寻医。荆山上住着一位隐世的神医,江湖称其药王奚碧山。因着七燕燕出生时早产,娘胎里带了病,幼时身体极不好,吃的药比饭还多,五岁时病得快要不行的时候,他父亲抱着她前往位于东海之滨越州的神秘的荆山求医。荆山上住着一位隐世的神医,江湖人称药王奚碧山。。...

郎君有眼疾

推荐指数:10分

《郎君有眼疾》在线阅读

燕燕为何会答应裴楷呢,这事说来还有一段复杂的缘由。

燕燕出生时早产,娘胎里带了病,幼时身体极不好,吃的药比饭还多,五岁时病得快要不行的时候,他父亲抱着她前往位于东海之滨越州的神秘的荆山求医。荆山上住着一位隐世的神医,江湖人称药王奚碧山。

因着七弯八拐的一点交情,奚碧山最终同意给燕燕看病,并留这个小姑娘在荆山住下调养。小姑娘天资聪颖、玉雪可爱,一来二去,奚碧山竟然收她为徒,不仅治好了她的病,还传授她一身医术,实是机缘天定。

也是因为在山野长大,燕燕的性子才与京城的世家贵女不同。

奚碧山是闲云野鹤的性子,妻子早亡,只留下一个儿子跟他相依为命,奚碧山为他取名清流。但是奚清流幼时被他父亲的仇家下毒,残废了双腿。因为这次变故,奚碧山才从江湖隐退,住到深山精研药理,为的是治好儿子的病。可惜直到他死,也没有找到可以替儿子解毒的药,深为憾事。

奚清流比燕燕小一岁,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很好。荆山是苗人聚居地,受到皇帝特许拥有自治权,一向与当地官府井水不犯河水。

奚碧山死后,荆山没了庇护,也变得不太平,当地官府几次想截断通往荆山的水脉,驱赶住在山上的苗人,抢占山上丰富的药材资源。

清流和燕燕向来视荆山为自己的家,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们便和当地擅长医术的苗人合作,开了一家商号,叫做鸣玉号,把荆山的物产售卖出去,并且给了当地官府入股权,那些当官的才暂时不步步紧逼。

当官的贪得无厌,他们觉得这样也还是充满危机,一直在想着往外拓展业务,离开荆山也不至于饿死。

天无绝人之路,刚巧就有一个关中来的商号路过他们这里,想要借道。权衡之下,他们就做了恶人,跟那商号提了合作的条件才肯放人。

谁知那商号正是国内两大商业巨头之一的北辰号,北辰号痛快地答应了跟他们的合作,燕燕两个一开始还觉得诸事顺利,好运自然来,没想到他们商号才随着北辰号到京城来开店两个月,就被另一家皇商汇兴号视为眼中钉,竟然半夜耍阴招偷换了他们商号在码头的货,在棉花里面掺了一批劣质的陈棉,并且还去官府告了他们为商不诚。

这批货是北辰号向他们示好为他们拿下的第一次皇家的单子,是用来缝制棉衣送往前线的。

这下可惹得龙颜大怒,清流作为商号明面上的东家就被下了狱。

燕燕和手下一帮人傻了眼。他们进京伊始,汇兴号的人就给他们使绊子,他们已经小心再小心了,还是没想到对方会如此下作,搞这种明目张胆地陷害。可怕的是,他们跟码头的漕运勾结在一起,这样一来,京城商铺还不是由着他们翻云覆雨!

燕燕又气又急,却又不能光明正大为清流奔走,在京城里,认识她的人太多了,加之又是女孩子,行动多有不便,她从未明面上跟鸣玉号有过联系。

她哥哥是羽林校尉,可以在京畿之地巡逻排查,她只能央他哥哥王尚帮忙给她调查。

同时,跟他们合作的北辰号也说会全力协助,正帮着在探漕帮的虚实。

货物被换,是发生在晚上,清流明明有派了人守在那里,但是这些人却被迷晕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货物早已被掉包。

但是事情发生不过在一个时辰内,那些好的棉花肯定还没来得及运走,只能藏在附近。汇兴号的人肯定还会再次出现,燕燕就叫她哥哥派人守在码头附近。

事情还没有什么进展,突然又传来一个恶讯,京兆尹在检查那批被没收的货物时竟然查出了私制兵器。

要是说以次充好是奸商行径,大不了罚没财产,但是私藏兵器,又是出现在发往前线的货物中,就是被判个谋反都是合情合理。

这不是想把鸣玉号挤出皇商之列,这是直接要置他们于死地啊!

“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燕燕正急得六神无主时,正好得知皇上派了裴楷为钦差,调查这件事情。

王尚派遣守在那儿的人发现一个半夜鬼鬼祟祟的人,刚想去抓,就被裴楷先一步带走了。

根据王尚的人的描述,燕燕想起这正是清流手下的一个掌柜,出事后一直默默无闻,燕燕都没留意到他。

“他肯定有问题!”

“可是,人已经被裴楷带走了!”

燕燕沉默不语。

“小妹,我的人说汇兴号派人去过裴家。”王尚委婉地道,“你知道汇兴号背后是谁吧?”

“我知道,是温家。”

温家是王家的政敌。温家商人起家,发达了之后后人就开始读书,历经三代,如今已有许多子弟在朝内外为官,温家长房温如皋时任尚书仆射,温家众人以他马首是瞻。

“要是裴楷跟温家沆瀣一气,那清流可就凶多吉少了!”

“哼,裴楷此人,趋炎附势,只要温家肯给他好处,难保他不动心!”燕燕冷笑道。

“也不一定,裴楷跟温家在朝上也不太对付的,只是,只是我们这边跟裴楷也没什么交情。”王尚小心翼翼地觑了妹妹一眼。

燕燕知道哥哥什么意思。他家本来跟裴楷关系还是不错的,同是清流世家出身,又同样在朝为官,纵然裴楷为人清冷,但平时也说得上几句话。但是两家的关系在燕燕十分粗暴地拒绝裴楷求亲之后急转直下。

王尚和父亲王济在上朝时和衙门里偶然碰见裴楷,都老脸通红,连正眼也不敢看人家。

燕燕沉默良久,心一横道:“那我也代表鸣玉号去见一见裴楷!”

“妹妹,还是我去吧!”

“哥哥你放心,裴楷欺负不了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尚挠挠头,他其实是担心妹妹一个把持不住,再把裴楷打了,事情就越发难以收场了。

“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没有分寸吗?”燕燕幽幽地道。

“不,没有的事!”王尚涨红了脸。

“妹妹,让裴楷知道你跟鸣玉号有关联没事吗?还是我去吧,你哥我嘴皮子还挺溜的,裴兄和我还一同在翰林院共事过。”

“还是我去吧,鸣玉号的事你也不太清楚,去了未必有用。既然是我得罪的他,要道歉也该是我去。”

“妹妹,真是委屈你了!”王尚有些心疼妹妹,要去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

“不委屈,要是清流出事了,我也不想独活了!”

王尚心头一紧,拳头在袖子里握紧了,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妹妹有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郎君有眼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