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小家伙还有两幅面孔!

不花样作死就会死!荆言无可奈何的拿碘酒给薛清山被抓花的右手消毒,并缠上了一层绷带。“老荆,你这猫怎么这么凶啊!疼死我了!”现在的薛清山看那小曦眼神都带着一丝未知的恐惧,只得找荆言埋怨道。“喵呜~”舔完爪子的小曦,能满足的窜上沙发,接着溜进荆言的怀里撒娇卖萌,变“老荆,你这猫怎么这么凶啊!疼死我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

荆言无奈的拿碘伏给薛清山被抓花的右手消毒,并缠上了一层绷带。

“老荆,你这猫怎么这么凶啊!疼死我了!”

现在薛清山看那小曦眼神都带着一丝恐惧,只好找荆言抱怨道。

“喵呜~”

舔完爪子的小曦,满足的窜上沙发,然后溜进荆言的怀里撒娇,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猫咪,哪还有刚才那股凶神恶煞的样子,这一幕薛清山都看傻了,指着荆言怀中的小曦说道:“你你你……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有两幅面孔呢!”

薛清山看到手上缠着的纱布就气不打一处来。

荆言则是有些忍俊不禁,揉了揉小曦毛茸茸的小脑袋,“好了,谁让你没事摸它的呢。”

见到荆言竟然帮着小曦说话,忍不住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做出伤心的表情:“老荆,没想到你变了,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是不是!”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昨天我叔说了,在和平街的监控已经调出来了,已经证明那老太太是自己摔倒的!”

想起这事,薛清山就气不打一处来,为荆言感到不值,好心好意的去扶那老太太,没想到却被倒打一耙,诬陷荆言撞了她想要肇事逃逸,那里又十分的偏僻,如果没有监控,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几天荆言在学校可被骂惨了,又加上他的性格孤僻,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件事是荆言做的。

“老荆,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你在学校可是平白无故被泼了这么多天的脏水,我认为应该先找出究竟是谁在背后传播谣言,说你肇事逃逸的!”薛清山问道。

荆言不急不慢的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唑了一口,水波不兴的说道:“无所谓了,我也不想追究谁的责任,让那老太太出面证明我的清白就可以了。”

薛清山哎呀了一声,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无奈道:“老荆啊老荆,你说你,说什么好呢,你就是太心善!”

要不是在学校听到对荆言的传言,他还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有什么事千万不要一个人咽肚子里,你还拿不拿我当兄弟了!”

其实这件事要交给薛清山来处理,他肯定会找一大波人把造谣的人统统给打一顿,毕竟他可是富二代,找点打手那是分分钟的事,可荆言就是不肯,他也没有办法。

“算了算了,总之我会让叔叔把老太太叫到学校,澄清你的这件事!”

荆言的眸子低垂,他并不想找那些造谣者的麻烦,因为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异类,即使没有发生这么一件事,难道对他的偏见就会减少或者消除么?

没过多久,薛清山便离开了荆言家,而荆言也是借着荆棘花店有事,推掉了薛清山想要让他去游乐场的念头。

所谓荆棘花店,原本是他的爷爷开的,后来因为供荆言念书资金紧张,又把花店转让了出去,到后来荆言爷爷去世前,终于又被转让了回来,现如今花店就落在了荆言手中打理着。

花店里寄托着他对爷爷的美好念想,况且他也非常喜欢花,所以这几年就靠着周末或者是放学,抽空来打理着花店。

不过花店的收入显然还是不够解决荆言的温饱,这也导致他需要抽出更多的时间来打零工,做做兼职,晚上则是绘画漫画,不过也没有什么收入,全靠兴趣爱好支撑着。

今天星期六,他打算去花店打扫打扫卫生,掐指算来,荆言已经有几天没有去花店了,如果里面的花枯死就麻烦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的小祖宗是只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