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至盛夏的,清风流转。阳光自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闪射下去,微风拔动风铃,已发出悦耳动听响声。在一堆着是画稿的书桌前,荆言正趴在桌面熟睡中,澄澈绚烂的阳光玻璃窗窗帘,落在他那温文如玉的眉目间。稳重的呼吸声中透却着一丝疲倦,骨感美纤细的右手轻握一支铅笔,而桌上那阳光自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微风拨动风铃,发出悦耳响声。。...

临近盛夏,清风流转。

阳光自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微风拨动风铃,发出悦耳响声。

在一堆满是画稿的书桌前,荆言正趴在桌面熟睡,清澈灿烂的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那温文如玉的眉目间。

沉稳的呼吸声中透却着一丝疲惫,骨感修长的右手轻握一支铅笔,而桌上那凌乱的画稿则是他一晚的杰作。

又是那个相同的梦——

无尽的黑暗如同乌鸦羽翼织成的巨网,漫无止境的延伸下去,丝毫望不见尽头。

“荆言,我们发誓要永远在要一起好不好!”

“一定,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

又是这个令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女声音,但荆言却怎么也看不清是何人发出的。

画面又是一转,他不知何时来到一片充满迷雾的森林内,突入袭来的一道光束致使荆言不自觉的眯上了双眼,但他的耳边却是回荡着那名少女凄厉的哭声。

荆言依稀间觉得少女正离他越来越远,仿佛下一刻就会离开他,他想伸出去抓,却发现怎么也触摸不到。

这次,他觉得这名少女离他如此近,却又感觉那么的遥远,就像他明明已经抓住了那少女,可却不自然的又让她从指缝间溜走。

“如今只有你能救她,若是不愿看到她再受到伤害,那就许愿吧。”

“我的愿望是,让她能够活过来——”

“想好许愿后的代价了吗,你会永远的忘记她,她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我,愿意——

荆言顿时觉得自己身体控制不住的快速下沉,周身一片冰冷,想要挣扎却无计可施,心脏传来钻心的刺疼。

荆言猛然从噩梦中惊醒,呼吸似乎停顿了一瞬,同时心脏传来一股钻心的痛,就像被人狠狠地剐上一刀。

手中的铅笔陡然掉落在地,他望着桌面上摆放着的那幅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目光有些呆滞的拿起那幅画,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想起来什么,自己记忆中空缺的那部分!

一直出现在他梦境中的那个女孩!

头痛——

头痛欲裂——

一幕幕破碎的记忆,像是放映片,在荆言的脑海中不断地闪过!

……

时间倒退回与少女相遇的那个星期五的下午——

荆言背着书包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与往常一样,在路过宠物店的时候,他顺便进去买了一袋猫粮。

在他家附近有许多流浪猫,荆言每逢下午都会定时的给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分发猫粮。

有人可能会问——

为什么荆言不把这些流浪猫收留,给他们一个避风港呢——

那是因为,荆言的家里,已经有了一个他需要伺候的“猫主子!”

这不,在喂完流浪猫,回到家的时候,或许是听见了动静,原本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那只雪白布偶猫,突然来了精神,咻的一下窜了过来,然后像例行检查似的闻了闻荆言身上有没有其他猫的气味。

如果有,那就少不了要挨一顿喵喵拳伺候!

看到正趴在他腿边给他喵喵拳的布偶猫,荆言无奈的把它抱进了怀里,“好了好了小曦……”

他给这只布偶猫取了个名字,叫小曦,寓意它能像晨曦一般,给人带来希望。

和小曦的“孽缘”始于两年前的那天——

他和往常一样去小区楼下的花园里喂猫,却发现了浑身是伤的小曦,那时候的它都已经濒临死亡,还好荆言及时的将他送到宠物医院,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在宠物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差不多康复出院后,小曦便一直在荆言家养伤,好吃好喝的供着它,谁知等它痊愈后,竟然赖在荆言的家里不走了!

可能是赖上了一个可以蹭吃蹭喝的饭票——

荆言试了很多办法,包括找人领养,可都没有超过两天就被别人送了回来,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什么这个猫喜欢到处拆家——

什么这个猫“超级凶”,仅仅俩天就被小曦挠了三次——

还有更夸张的,说小曦的举止很怪异,莫不是个猫妖变的?!

可小曦在荆言面前时,都是活泼、温柔、爱撒娇,哪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夸张。

这让荆言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没有办法,荆言只好接下来“猫奴”这个身份,他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喂猫和养猫差不多,差不多!

为了照顾它,给它足够的爱,荆言还为此做了很多笔记,包括一些养猫的常识,还有需要注意的事情……

一人一猫生活的倒也算其乐融融,可某天突然发生的事,却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的小祖宗是只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