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犹如一片赤红的落叶坠到铺着黄尘的地上,斜阳之下的房屋变为了暗紫色,像是云海中的礁石。荆言将怀中的小曦放到沙发上,给它喂了点猫粮,接着便将客厅的灯关了,走入了卧室。坐在书桌前,荆言再带眼睛,铺展画纸后,骨感美明明就的右手拿起来一支铅笔,刚要落笔荆言将怀中的小曦放在沙发上,给它喂了点猫粮,然后便将客厅的灯关掉,走进了卧室。。...

晚霞如同一片赤红的落叶坠到铺着黄尘的地上,斜阳之下的房屋变成了暗紫色,好像云海中的礁石。

荆言将怀中的小曦放在沙发上,给它喂了点猫粮,然后便将客厅的灯关掉,走进了卧室。

坐在书桌前,荆言带上眼睛,铺开画纸后,骨感分明的右手拿起一支铅笔,刚要下笔时,他口袋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用看,荆言就知道这个电话是薛清山打来的,于是直接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淡声问道:“薛清山,又有什么事?”

电话那边果然传来的是薛清山的声音:“老荆,我在学校听说了你的事情,没事吧。”

荆言的瞳孔黯淡了几分,他依旧是那副淡淡的口吻,水波不兴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薛清山叹了口气,颇感无奈的说道:“你啊你,还是这幅样子,算了,我叔叔那边我已经说明了情况,警局会调取当日的监控,一定会还你清白,你就别太担心了,还有明天是星期六,别老闷在家里,我这里有俩张游乐园的门票,咱们明天一起去!”

荆言刚想拒绝,却听电话那端的薛清山赶忙打断他的话:

“好了就这样,我还有事,明天我去找你,明天见!”

嘟嘟嘟嘟——

说到薛清山,他应该算是荆言至今为止,唯一的朋友了。

俩人自小学起,关系亲密的如同穿着一条裤子,不过这只是对薛清山来说。

荆言性格比较清静,常常会因为薛清山聒噪而弄的头痛欲裂。

这不,又让他明天去什么游乐场。

荆言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到桌面上,继续创作他的画稿了。

翌日清晨——

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将荆言自睡梦中强行拉回。

他半梦半醒间用手关闭了闹钟,然后阖着迷离的双目坐起身来,可能是刚才做梦,魂还没有来得及回身。

荆言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起身把将晨曦挡在窗外的窗帘拉开,清澈灿烂的拂光透过窗帘,洒落在荆言睡眼惺忪的脸颊上。

推开卧室门,荆言打了个哈欠,阖着迷糊的双眼习惯的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温水。

正当他喝下温水时,转身却看到沙发上,正睡着一位身无寸缕的妙龄少女,蜷缩一团,一头乌黑的秀发环绕在她一丝不挂的身子上。

“噗——”

这一幕吓得荆言嘴里的温水喷溅而出,赶忙转过身去,使劲的揉了揉双眼,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

于是又转身试探性的一瞧,见那少女还躺在沙发上,这才意识到不是做梦,一下睡意全无,赶忙大喊道:“你……你你你,你是谁!?”

躺在沙发上的少女似乎是被荆言这声给惊醒,打了个哈欠的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坐起身来,瞧见站在不远处的荆言,“早……”

荆言完全愣在了原地,他明明记得自己的门都是紧锁的,这少女是从哪冒出来的,“你到底是谁?你……你是怎么进来我家的!”

从小到大他总是孤僻而安静,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这突然大清早遇到一个全是赤裸的少女睡在自己家里,这要传出去,他可是清白不保啊……

少女见荆言如此震惊的看着自己,“怎么了……”

而当她在听到自己人类的声音后,瞳孔骤然一缩,用手捂住了嘴巴,几乎反应被荆言还要激烈,瞬间从沙发上蹦了下来,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四肢与身躯,“我……我怎么变成了人类!!!”

少女同样也是震惊的朝荆言走去,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我是小曦啊,就是你救下的那只布偶猫,是我……”

“唉唉哎……你……”

看着走过来的少女,荆言惊恐的摆了摆手,从沙发上拿了一件宽大的T恤给少女套上,然后赶忙与少女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从口袋拿出手机,威胁道:“你……你不说是吧,我要报警了!”

说着,他用手指着手机屏幕上的110,“你……我数三声,你赶紧离开我家!”

小曦脑袋在飞速运转着,她也纳闷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变成了人类,一边朝着荆言走去,一边解释道:“其实……其实我来自喵星,不小心打开时空之门才来到地球,当时你是将受伤的我送到医院,你……你还给我取了人类的名字,叫小曦!”

在听完小曦这么一解释,荆言更加震惊的望着眼前这个少女。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连自己有一只布偶猫,甚至名字叫小曦都知道,这也太可怕了,该不会是什么变态跟踪狂吧。

“你……你是不是早就盯上我了,我……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

眼见荆言怎么也不信,小曦没有办法,“那你看好!”

说着,小曦身上忽然莹润起淡淡的光芒,随后一阵清风刮过,眼前的少女竟直接活生生的变成了他之前养的布偶猫!

荆言的眼睛可谓是瞪成了铜铃那般,吓得他双腿打颤赶忙推开屋门冲了出去。

王德发?

怎么会有人活生生的变成了一只猫!

这已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冲出屋外的荆言赶忙打了一辆车,他要把这个事情告诉薛青山,这太匪夷所思……不对,是太惊悚恐怖了!

坐在出租车上的荆言满头大汗,依旧心有余悸,他拨通了报警电话,颤声道:“……喂,是110吗,我要报警!我接下来说的你们可能不信,但他确定是真的,……我亲眼看到一个人,她变成了一只猫!”

听到后座荆言说人能变成一只猫,开车的出租车司机露出同情的神情,摇了摇头叹声道:“这么年轻,可惜了……”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信,但……但是她这人,确实变成了一只猫!喂……”

荆言还没说完,电话那边的警察叔叔警告了他一句乱报假警,可是要蹲监狱的,便挂断了电话!

荆言也不愿意相信,但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荆言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在感受手臂传来的疼痛后,荆言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难道自己养了两年的猫,竟然是个会变成人的妖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的小祖宗是只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