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杜鹃花叶

红儿被她的笑脸剌激到了,小姐太不对劲儿了,看见了她们只剩的口粮居然还能笑得出,正常地的反应不所以是这样的呀?红儿给素年再次烧了热水,这里烧热水需用柴火,她们的柴火每月仅有那么可伶的一点点,的话还不够的话红儿得要去周围捡一些,素年之后完全无论这些可这几天,因为小姐生病需要人照顾,小翠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拾柴火,所以素年难免会喝到冷水,但是小姐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小翠心里一半是奇怪,一边是感激。。...

素手医娘

推荐指数:10分

《素手医娘》在线阅读

小翠被她的笑脸刺激到了,小姐太不对劲了,看到了她们仅剩的口粮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正常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小翠给素年重新烧了热水,这里烧水需要用柴火,她们的柴火每月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如果不够的话小翠得要去周围捡一些,素年之前完全不管这些,只要桌上的水壶冷了就发脾气,小翠只好尽量保持一直有热水。

可这几天,因为小姐生病需要人照顾,小翠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拾柴火,所以素年难免会喝到冷水,但是小姐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小翠心里一半是奇怪,一边是感激。

小翠还要出去忙什么的时候,素年将她拉住:“小翠,你跟我聊聊天吧,病了一段时间,脑子里似乎什么都没有了。”

小翠一惊,小姐以前跟自己聊过天吗?好像,没有吧……

素年坚持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小翠惊恐的只敢搭一小半的凳子,小姐果然是有些不对劲!

素年套话的功力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在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套话的时候,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知道了自己现在处境,果然是……前途堪忧啊。

这里是丽朝,素年没有这个朝代的印象,她们现在在隶属于幽州的一个小镇子上,说是镇子,其实只是一个小村落。

素年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被称为小姐,却过着如此贫苦的日子,那是因为,寄人篱下势单力薄啊……

素年的父亲跟幽州现在的州牧佟大人是同门,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密切,可是很不幸,父亲大人得罪了当时的监御史而被陷害,满门锒铛入狱。

多亏了佟大人顾念同门之情将素年保住,好歹算是为他们盛家保留了一丝血脉。

素年托着下巴撑在桌上,这么说,这个佟大人应该是大慈大悲菩萨心肠了?小翠虽然说得不尽如人意,但大概意思她听懂了,可问题是,为什么她受到的待遇并不像是这么回事呢?

佟家将素年安置在这个牛山村的小院子里,然后几乎不闻不问,只是每月会派人送来一些必需品,还是紧紧巴巴缺斤少两的,但是至少能让她们两个半大的孩子活着。

这是对待同僚遗孤的态度吗?素年不知道,或许这是这个丽朝的风俗也不一定呢。

“这么说,我们几乎是被遗弃的状态对吧。”素年淡淡的看着小翠。

“小、小姐!”小翠立刻焦急起来,莫非小姐又想要闹了?上一次乘佟家来这里给他们送东西的空挡,小姐托陈妈妈跟二太太提出想要回佟府,结果陈妈妈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她们两人的待遇也更加的艰难,小姐可千万不能再起什么想法呀。

素年被小翠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奇怪的看了小翠一眼,这丫头怎么一惊一乍的?

“小姐,佟家说对您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您再闹的话,再闹的话……他们就只有将您赶出门去,您就听我一次,我们就安安稳稳的生活不好吗?”小翠像是害怕了素年一样,好言好语的劝导。

素年微微一笑,听了这话她还真想闹上一闹,只不过还得再缓缓,她这会儿自己也是一个小丫头,如果脱离了佟家的照顾,能不能生存都是个问题,再等等就好。

素年的情绪很稳定,跟小翠保证了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小丫头观察再三才勉强相信,然后赶忙出去做饭去了。

一想到那种划拉喉咙的“饭”,素年就没精神,就没有什么方法能吃到别的东西吗?可能是肚子太饿了,似乎饿出了幻觉,素年忽然觉得自己闻到了什么香味,淡淡的清香。

她在房间里打着转,勾着鼻子猛嗅几下,仿佛,这是槐花的味道。

对呀,现在的气温应该是四五月份的样子,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素年赶紧高声将小翠叫进房间:“小翠呀,这里附近有槐花吗?”

小翠点点头,“有的,我们院子外面就有一棵,长的可高了,牛家村里有许多槐花呢。”

素年又追问:“那,这些槐花有人管吗?”

小翠愣了一下,没听明白素年的意思。

“就是,如果我们去摘的话,会有人阻拦吗?”素年重点想要知道这个。

小翠摇摇头:“随便摘的,可是小姐,我们为什么要去摘槐花呢?”

这下轮到素年惊讶了,因为槐花可以吃呀……,怎么这里的人都不吃槐花的吗?小的时候在奶奶家,每当槐花盛开的时候,他们这些皮猴子就开始往树上蹿了,奶奶拿着根竹竿在下面让他们小心,用竹竿够就好,可是没人听,一个比一个爬的快。

那个时候,素年只能坐在树下的椅子上,羡慕的抬着头看小伙伴们在树上撒欢,看阳光从树叶缝中洒下来,带着缕缕槐花香。

既然没有人阻止,那么素年就不客气了,虽然她们这里设施简陋调料不齐全,那也没办法,总好过吃糙米糊糊吧。

将小翠指使出去采槐花,小丫头哭丧着脸,说是自己晚饭还没有做好呢,素年摆摆手,“没事儿,你去采,采来自然就有晚饭了。”

好说歹说才让小翠出去采槐花,并且告诉她自己如果不会爬树的话,就跟别人求助,素年心想,小村子嘛,民风应该是很淳朴的,怎么着也能够采到才对。

她自己走到小厨房,找到了蒜、葱、姜、盐等一些基本调料,情况还算好,这些都还是有的。

素年将调料捣成泥,加入秋油搅拌均匀,然后就等小翠回来了。

等呀等呀,素年觉得,这采槐花不会将自己给采丢了吧,怎么会这么长时间呢?她正想出去找找,就看到小院子的门被推开了,小翠捧着一个竹筐,里面是雪白带着香气的槐花。

“这是怎么回事?”素年将槐花接过来,把小翠拉到一边,小翠左边的脸颊蹭破了一点,已经有一些出血,上面还占着些许泥土,无比的狼狈。

小翠本来就胆战心惊,看到素年皱着眉头,下意识就想跪下来承认错误,可素年直接将她按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自己去里间拿出一块干净的软布,湿了水将伤口清理干净。

她们的这个小院子里有种着几株植物,虽然没有刻意精心的料理,此刻也正开着花,这个素年认识,杜鹃花,这会儿正能用得上,她走过去采了杜鹃花叶子,捣烂以后敷在小翠的脸上,有消肿止痛的功效。

小翠一开始不愿意,但碍于小姐的身份强迫自己不将脸上的烂叶子擦掉,可过了一会儿以后,她觉得面颊上的刺痛感缓和了许多,再看素年的眼神,就已经变为了崇拜,小姐果然厉害,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脾气,就更厉害了。

“好了,现在能说发生了什么事了?”素年将手洗干净,坐在小翠的对面看着她。

小翠下意识就想站起来,素年拉了一下没拉住,就干脆不去管她。

“小姐,对不起,我摘槐花的时候不小心蹭破了脸,所以回来迟了,您一定饿坏了吧,我这就去做晚饭。”说完小翠就想往厨房的方向走。

“你等会儿。”素年有些不敢相信,她像是这么好骗的人吗?蹭破了脸能耽误这么长时间?她是找的什么蹭的,而且,从刚刚开始她就感觉有人在她们没有关好的院子门口游荡,“是谁?!”

小翠听见素年的喊声脸色都变了,白着小脸看向门口,一会儿,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磨磨唧唧的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

“你!你跟着我干什么!”小翠看到人情绪就激动起来,她开始在院子里四处扫视,仿佛在找有什么趁手的工具。

素年将小翠拦下,“你是谁?我家小翠的脸是不是你弄伤的?”

少年黝黑着脸,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石桌上的那一筐槐花,“我送她这个赔罪了。”

少年的身影沙哑着,明显是在经历变声期,可能知道自己的声音不好听,所以他惜字如金的不肯多说一个字。

素年转头看向小翠,这么说这槐花是这个少年摘的?小翠的脸憋得通红,素年有些不忍,就让她去将槐花洗干净,说起来她也饿了,白白嫩嫩的一筐新鲜槐花放在面前,岂有不吃的道理。

小翠去院子后面清洗槐花,素年坐在那里盯着少年看,直看得他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脚步,才淡淡的问:“小翠是做了什么事吗?你要弄伤她的脸,你知不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脸有多重要?”

少年果然相当的不安,黝黑的脸憋的更加的黑,他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个小丫头的脾气这么的固执,他以为像这种丫鬟应该很好欺负的,吓唬一下就会哭着跑回去,可她的脸都破了,还要强忍着要摘槐花。

少年的三言两语让素年大概清楚了来龙去脉,这孩子的品性还不错,至少不将责任怪在别人的头上,小翠挑选的那棵槐树是牛家村里最大的一棵,这个正好长在这个叫做牛蛋的少年家门口,于是他对小翠用竹竿敲打槐花的举动很生气,就想捉弄她一下。

牛蛋以为,这种大户人家的小姐要槐花肯定是闲的没事儿做了,都是什么怪毛病,哪知道小翠的脸都给他用小石子砸破了,她还憋着眼泪继续要用竹竿敲,眼泪汪汪的样子让牛蛋觉得自己才是个恶霸,这不,主动摘了一筐槐花给她送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素手医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