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十章 家丁袁野

易天行突然停住了脚步,所以他觉得有些事有蹊跷。而那些人果真也慢慢的地找到了了这节硬座车厢,还把易天行给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个穿着黑T恤的中年人人手上拿着张照片,对着易天行看了半天,好像但是难以确定,索性把照片递到了易天行的手里。“您看一看,是您吗?”这伙人一而那些人果然也慢慢地找到了这节硬座车厢,还把易天行给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个穿着黑T恤的中年人手上拿着张照片,对着易天行看了半天,似乎还是无法确认,干脆把照片递到了易天行的手里。。...

朱雀记

推荐指数:10分

《朱雀记》在线阅读

易天行停住了脚步,因为他感觉有些蹊跷。

而那些人果然也慢慢地找到了这节硬座车厢,还把易天行给围在了中间,其中一个穿着黑T恤的中年人手上拿着张照片,对着易天行看了半天,似乎还是无法确认,干脆把照片递到了易天行的手里。

“您看看,是您吗?”这伙人一看就非善类,但那位黑T恤的中年人说话异常客气。

易天行有些好笑,哪有找人还要自己认的?不过他隐约也猜到了什么,接过照片,一看,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样。照片是高二的时候县中组织去三游洞旅游的照片,这也是易天行难得的一次留影,还是集体照。他看着这张照片,有些好玩地发现,在照片上密密麻麻的人头中,自己的那张脸还被人用红笔细细地勾了一个圆圈。

“是我,您是?”

那中年人看他一口应下,居然也不多做怀疑,给身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众人便齐声鞠了个躬。就在火车的厢门口,一群大汉齐唰唰地向一个穷酸气十足的学生低下头去。

“欢迎三少爷来省城。”

……

……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看到云山雾罩的列车员,顿时傻了眼,直到众人离去很久,下巴还和上唇保持着一个惊人的距离。

来的人是古老太爷在省城的一班近身手下,穿黑T恤那位叫袁野,算是古老太爷最亲近的随从,打从一九七八年便跟着古家做事。自古老太爷回县城后,古大古二都很奇怪地没有去省里,所以现在省城里的买卖都是他代为看管。前些天从县里接到老太爷的电话,他还有些莫名其妙,心想这是从哪里又冒出来了一个三少爷?此时看着易天行不起眼的寒酸模样,心里更是直犯嘀咕。但毕竟黑道讲究家法规矩,再者古老太爷在电话里语气也说的非常重,要他务必全盘听这位三少爷吩咐,竟隐隐有想把省城生意交手给这个后生仔的想法,所以他表现的也是颇为恭谨。

袁野想到这里,百思不得其解,侧头看了眼一脸平静的易天行,给他拉开了蓝鸟轿车的车门。

易天行没有上车。他天性里就反感混黑道的人物,虽然前些日子和古老太爷攀上关系,在交谈中还被这位老太爷感动了一下下,但事后仍然回复了一如既往的厌恶。虽然他相信古老太爷对自己有所倚仗,相交亦有几分真心,但自己却一直觉着还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此时看着一大群大汉围着自己,他便有些不自在了,更何况被来来往往的人群用目光注视着,那滋味更不好受。

他做出诚恳有礼的模样,对袁野说道:“袁叔叔,我今天要去学校报名,招生简章上说学校在车站在接待处,我直接去就行,不用麻烦您了。”

袁野哪里肯干,一个劲儿地要拉他。

易天行有些不耐烦,脸色一沉。

袁野不知为何,感觉到心尖一跳,觉得对面这少年身上竟然透出一分自己看不透的煞人气息来,身子不由一滞。趁着这空,易天行便往车站口走去。

“还愣着干嘛?去把车开到车站外等着!”袁野对手下吼道,方才被一个少年人的气势压制了心神,这缓过气来后,不由有些恼羞成怒。

车站外。

易天行一个人背着破背囊在前面缓缓走着,袁野带着十来个满脸横肉的大汉紧紧跟随,队伍的最后面还有一辆蓝鸟轿车正以老婆婆的速度慢慢龟行。这时候正是学生返校的高峰期,车站上年青男女人来人往,忽然看见这么一个奇怪的队伍,不由都好奇地注视着。

易天行在心里暗暗地骂了古老太爷两句,回头道:“你们回吧,留个联系方式,有事情我自然会找你。”他自己感觉不到,这句话却俨俨然有了居高凌下的气势。

袁野愣了愣,发现这个新来的少爷似乎有些不爱这些排场,略斟酌了下,便将其余的人支使了回去,而自己替下了蓝鸟的司机。“三少爷,您看这样行不?”

易天行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穿着黑T恤的中年人长着一张忠厚无比的脸,没想到这人竟如此执着,也懒怠多理会,径直找到省城大学的接待处,递上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接待处有一名老师和几个看样子是大二的学生。

那老师还比较热情,喊几个大二的学生接过他的行囊,然后登记一下,便领他到校大巴上等着。时不时又有新生到站,只不过大家都不认识也没有人打招呼,就这样呆呆地等着开车。易天行等的有些无聊,回头看着那位袁野正干巴巴地苦着脸坐在不远处的蓝鸟里,又有些后悔了。

正想着,校巴开动了,易天行轻轻吐了口气。而蓝鸟上的袁野把墨镜架在了鼻梁上,一点油门,也跟了上去。

在校巴上,来接新学生的老师做了自我介绍,一众新生才知道他原来是研二的学生,叫李长松,按惯例兼任着辅导员。辅导员这种名词对于刚从高中出来的学子们自然有些新鲜,但大家还是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尊敬,易天行面子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听着那位老师不停地对省城大学的介绍,不免有些发困。

“省城大学地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XX市区。学校东西两个校区,中间一条文化路和九三路横穿其间,占地面积7050余亩,校舍建筑面积272万余平方米。校园环境幽雅、花木繁茂、碧草如茵、景色宜人,是读书治学的理想园地。

在长期的办学历程中,我校形成了深厚的文化底蕴、扎实的办学基础和以校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校风“严谨、勤奋、求是、创新”为核心的省大精神。XX、XXX曾任校长,XX、XX、XXX、XX、XXX,都曾在此求学或传道授业。1991年评选的古今100位“我省文化名人”的近代50人中,有36人为省大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有50人为省大校友。目前我校在校学生……是我国在校师生人数最多的大学……”

……

……

易天行其实很清楚,省大原本就是省内第一名校,但在五六年全国高校大改革的时候被硬生生把工科划了出去,新成立了一家省立工学院。本来就是一个妈生的两个学校,又毗邻而居,分家根本分不利落,舌头和牙齿虽亲,却也喜欢老打架,所以留下了重重积怨。谁料得这进入九十年代,国家又要改革,所以又硬生生地把两家合起来。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强并的学校又如何能顺当?单只校名便折腾了几年的时间,原来的省大肯定想留着省大的金字招牌,可工学院一说咱也是省里工科老大,而且还用原来的名字,岂不是成了被你兼并?面子上肯定过不去。于是现在的省大很尴尬地改名叫做省城联合大学,还是分成两个校区,一东一西,名义是一个学校,其实却是两套班子。

易天行报的专业在西区,也就是原来工学院那块儿。

到了学校领了宿舍号,把小纸条放掌心一看,“旧六舍二四七”--他满心轻松地问了一个漂亮师姐,就扛着行囊往南边走了。一直跟的不近不远的袁野觑着空,跑到他身边便想给他扛包。易天行可不给他这个套近乎的机会,眼神平静地摇摇头。

袁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棒”,但好像和易天行天生相克,竟被这样平静的一个眼神给唬住了,双手垂在大腿外侧,老老实实的。

…………………………………………………………………………………………

旧六舍是一个破到不能再破的木式结构三层半楼,中间的过道实在是黑,在白天里也瞧不清脚底下的东西,好在易天行眼力好,踩着木板咯吱咯吱地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把门一推开,便看见了宿舍里来自天南地北的几个学生。

几个男学生一会儿就厮混的半生不熟了,一个四川学生贼兮兮笑着从自己的行李里端出一副麻将出来。

“打牌吗?”

易天行笑了笑,说道:“今儿就不了,我还有些事儿。”直到几个月后,他才明白自己错过今日牌局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因为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些同学们怎样也不肯和他玩有关牌技方面的东西。

其他几个人把桌子凑了起来,对他说道:“那明天可不能跑了。”

“哎哟喂,这外面停着辆轿车,全新,停了整下午了,别不是是等谁的吧?”躺在上铺的江苏学生问道。

易天行扒到窗边一看,果然是那辆幽黑的蓝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朱雀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