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苏苏斜了他们几眼,倒也没特地的立规矩,便让这些人统统站起身了。顾大伯吓吓吓吓她们,顾苏苏也是很愿意见的,这样,也能让这些人都伶俐点,遇上什么事多留个心眼想一想。“该做什么都做什么去,有我在会让你们出事了的。”一抬手便进了屋子。这会儿了是响午了,顾大伯吓唬吓唬她们,顾夭夭也是乐意见的,这样,也能让这些人都机灵点,遇到什么事多留个心眼想想。。...

顾夭夭斜了他们一眼,倒没有特意的立规矩,便让这些人全都起身了。

顾大伯吓唬吓唬她们,顾夭夭也是乐意见的,这样,也能让这些人都机灵点,遇到什么事多留个心眼想想。

“该做什么都做什么去,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出事的。”抬手便进了屋子。

这会儿已经是晌午了,可外头的雪像是越来越大。

顾夭夭突又想到什么,让夏柳去瞧瞧叶卓华走了没。

夏柳的眼皮一跳,吓的赶紧跪下了,“姑娘三思。”

顾夭夭好笑的看着夏柳,“放心,只让你瞧瞧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看夏柳还不放心,顾夭夭抬手直接要发誓。

倒将夏柳给惊的脸都通红,从前只远远的瞧着顾夭夭待春桃真好,有时也会忍不住羡慕,如今落在自己身上,甚至顾夭夭对她都比对春桃还温柔,一时间就像是做梦一样。

甚至都到了前头院子,夏柳的脑子都是晕晕乎乎的。

夏柳的腿脚快,再加上她刻意避着人,回来的时候午膳刚刚端上来。

顾夭夭瞧着夏柳手上的银钱,再三确认叶卓华只留下了顾夭夭赠的盘缠。

忍不住皱眉,按道理说叶卓华该是留下退亲的文书,不想一想却又释然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该是早被下头的人递给了大伯父,全等着顾父回来处理。

如此,顾夭夭也就不惦记了。

外头的风雪越来越大,春桃被送回来的时候,带着一阵凉风,吹的顾夭夭连打了几个凉隔。

“姑娘!”春桃被打了板子,此刻只能趴着,看见顾夭夭那是扯了嗓子的嚎,比死了亲爹还要难受。

顾夭夭也不吱声,只看着外头的雪沉思。

叶卓华身上没有银钱,再加上京城里怕是没人敢施以援手,遇上大雪也不知道会如何。

当然,顾夭夭倒不觉得叶卓华会出事,上辈子能当上权臣,自是有他的门道,只是担心莫因为磨难再记恨上顾家。

不过转瞬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顾家的处境他上辈子能看明白,这辈子应该也会懂得。

直到春桃哭不动了,顾夭夭这才看向她,“瞧你哭的这般厉害,可是觉得伯父罚你委屈了?”

“奴婢不敢。”春桃有些赌气的回了句。

顾夭夭却笑了一声,“既然是不敢,不是没有,心里到底是有怨的。”对着下头的人轻轻额首,“外头清凉,让她清醒清醒。”

当下,满屋子的人都傻了。

甚至一个个都打了个哆嗦,眼前的顾夭夭明明还是以前那个笑意盈盈的小姑娘,怎办的事这般的阴狠。

顾夭夭上辈子已是诰命夫人之首,早就练就了这般,轻声细语的说着狠毒的话。

“姑娘,是不是有人在您跟前说什么了,奴婢冤枉啊。”春桃反应过来后,直接哭喊出声,目光却是想碎了毒一般,狠狠的看向夏柳。

顾夭夭懒得理会她,抬手想是打发什么脏东西一般,让人赶紧带下去。

下头人也不知道顾夭夭真正的意思,将人抬在院子里却不敢碰了。

原本春桃身后都是伤口,一落了血冰凉冰凉的疼的紧,她更是又扯着嗓子哭,想让顾夭夭心软,一用力伤口就更疼了,如此下去便是一个恶性循环。

顾夭夭就站在门边,人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上辈子他们的那软刀子,一下下的不是割肉,是在诛心。

她始终还记得,临了了春桃对自己说,她尽心尽力的服侍着自己到最后,待自己走后,丈夫荣耀该是落在她这个最亲近的人身上。

顾夭夭手紧紧的攥着,直到指甲刺入掌心,传来一股股尖锐的疼痛这才反应过来。

回头若无其事的看向夏柳,“瞧,她以为是你说了什么,以后怕是会恨毒了你。”

夏柳不知道顾夭夭何意,连忙跪了下来,“姑娘明鉴。”

顾夭夭笑着摇头,“有我护着你,怕的什么,她打了你一巴掌,我便剥了她的皮。”

而后亲自将夏柳扶了起来,“这京城是可怕的会吃人的地方,所以万事都要小心,你这两日多注意着春桃,待她去寻大伯母,便来禀我。”

夏柳不知道,顾夭夭这话是从何说起的,可看她这般认真,跟着点了点头,“姑娘且放心。”认真的语气,倒像是在发誓一般。

春桃在院子里待了得有两个时辰,一直到人晕了过去,顾夭夭才让人抬回屋子去。

下头的人摸不准顾夭夭的意思,可有前头的敲打,也没人敢怠慢了,同屋的人都轮着照看春桃,饶是如此,天一黑春桃这就起了烧了。

明明白天还漠不关心,一听春桃起了烧,放下晚膳便过来了。

“快,快去请大夫。”顾夭夭语气格外的焦急,“去祖母院子外头等着,把这几个大夫都带来,记住莫要惊动祖母。”

看顾夭夭这般大张旗鼓的,下头人的人只觉得白日里做的对,幸好没有踩春桃。

主子性子再多变,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总没有错。

顾大爷总是孝顺,晚上大夫请脉总要在跟前照顾着,连带着大伯母赶了两日路都没休息,在跟前候着。

顾夭夭怕请不来大夫,让一块去了四个人,他们几个在院子外头探头探脑的,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难。

有顾夭夭前头办的那些个事,顾大爷都吩咐了,遇见事不能先惊动老太太,要先禀报他。

一听的顾夭夭的命令,当着老太太的面顾大爷倒没显露出什么,甚至都没叫住大夫细问,赶紧让人都出去。

在老太太跟前装了一顿饭的无事,终于出了院子,都觉得一阵阵的脑门疼。

“你说说,非得放这个丫头出去,要我说打死了才干净,让五六个大夫围着个丫头转,我看她在江南学的规矩都到狗肚子里了。”顾大爷边走边骂,甚至在激动的时候,走到路边猛的踹着旁边的书。

跟前的下人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靠近。

大伯母无奈的叹气,上去拽了一下顾大爷的胳膊,“我这也不是为你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二有多惯着那丫头,等着老二回来了那丫头一哭,不是平白的让你们兄弟之间有隔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拒绝嫁给权臣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