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独目

枯林禅寺从地理位置上看距离山阴县城并不算远,这是天下寺观的一个规律。既不能够离城镇太远,少了善男信女的供奉香火,也不能够离城镇太近,失了了清静。周嗣等人将至县城,辞别过苏彻,便跟小书童临别,接着去寻熟识的买家交割药材。货物进城门要附加加一笔税,在既不能离城镇太远,少了善男信女的供奉,也不能离城镇太近,失却了清净。。...

阴山箓

推荐指数:10分

《阴山箓》在线阅读

枯林禅寺从地理位置上看距离山阴县城并不算远,这也是天下寺观的一个规律。

既不能离城镇太远,少了善男信女的供奉,也不能离城镇太近,失却了清净。

周嗣等人临近县城,拜别过苏彻,便跟小书童话别,然后去寻相熟的买家交割药材。

货物进城门要额外加一笔税,在城外交割便能让他们节省些成本。

苏彻让看门的门吏验过吏部的印信,便由其领着奔县衙而去。

山阴县内的通道是大梁开国初年翻修过的,南北和东西各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大道,其他街巷都是用黄土铺就。

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各色的招牌令人目不暇接。

“百年刁家老号”“南北货”“吴刀蜀锦”之类的旗号下面多有抱着胳膊互相聊天的店主。

街面上的行人却很少,一个个面无生气。

山阴县城好像睡过了劲,一副醒不过来的样子。

处处透着暮气与疲倦。

县衙在县城的正中央,衙门横着排开,按照朝廷规定的法度,左右各有一扇侧门,正面还有一扇正门,这也是江湖上为何将官府称为“六扇门”的原因。

衙门的左手边竖着一块诫石。铭文乃是前朝所定,上写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字。

“县尉大人,这是朝廷诫石,按照成法,新官上任需先三拜诫石方能上任。本县官员出入县衙,也要一拜以示郑重。”

“嗯。”苏彻哼了一声。

按照朝廷的规矩,新官上任需要在此地向诫石三拜以示尊重。

苏彻看着这十六个字却只想发笑。

前八个字,“尔俸尔禄,民脂民膏”这八个字确实字值千金。

可“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贪官虐过了百姓,百姓却只能指望苍天来管,简直令人笑掉大牙。

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苏彻一句有感而发,所以才有人写“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县尉大人稍待,我这就去叫门子开门。“

领路的门吏一声告退。

县衙的大门等闲不开,平时只是走偏门而已。

新官上任,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大门的事情。

苏彻不愿拜诫石,门吏不敢难为他。

县尉可以不拜诫石,县尉不拜,没有人会挑剔什么。

但是门吏却不能不开中门,即便县尉不发作,焉知县丞怎么看,主簿会不会教训自己一顿当作讨好县尉的人情。

至于县尉属下的那些巡检、游缴们为了讨好上级会给自己多少脸色?

能干上门吏,他自然是明白事的。进衙门通传几句,先是寻来县丞用惯的书吏,告诉他县尉马上入衙,让他将预备迎接的流程提前开演。

再找到主簿的一位心腹,让他火速去东门告诉姜县丞与田主簿,那位县尉已经到了。

安排完毕,门吏再去找来门子和几个苍头,一起将正门打开。

可能是县衙的大门许久未曾开过,他们费力许久,这才将大门打开。

衙门这边一片喧闹,自然引得周围的街邻们打算过来围观,想瞧瞧这里是什么热闹。

几个守在衙里的衙役捏着黑红两色的水火棍大咧咧地从衙门内跑出来,鼻孔出气地吆喝着不让他们近前。

“凑什么凑,朝廷的大人上任,关尔等鸟事,回去啃自己媳妇脚面去。”

“薛老三,老子没得媳妇,倒是你媳妇脚面白嫩,给老子啃啃。”

“找打是不是?”

“躲躲,咱们躲躲。你个光棍穷汉,跟老爷们争什么?再说了,要啃也轮不到你,薛老三在这里站岗,他媳妇的脚自然有他爹替他啃着哩。你是他叔,还要往后稍稍。”

苏彻冷眼观瞧,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因为一直背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剑匣,正在轻轻震动。

灵兵示警,必有原由。

县衙大门一开,登时便生出一股恶风。

苏彻只见得眼前一片化不开的黄气从大门内滚了出来。

一阵腥臭。

黄风滚过,周围哪还有人?

没了门吏,少了衙役,更没有了围观的百姓。

四下空荡,只有那刻着十六字的诫石竖在那里。

“饿……”

一个青衣人从衙门内走了出来。

这身高近一丈,一颗光头上看不见五官,只是面目正中心生着一颗大如碗口的独眼,披着件青色袈裟,赤足如蒲扇一般,脚趾如鹰隼一般。

“还我臂来。”

“还我臂来!”

他伸出右臂,手掌中心裂出一张口来,在那里不住地嘶吼。

昨夜在枯林禅院里斩得莫非就是这么个东西?

“和尚,你来此作甚?”

苏彻沉下心来,开口问道。

那青衣怪物闻言一滞。

“我有双臂,一个为口,为我吞吸天地之菁。一个为耳,为我听红尘六欲,我问你,我的胳膊可在你处?”

“你胳膊掉了,你不找胳膊找我干什么?”

独眼妖僧一愣,独目之中闪过一丝幽光。

“好,好,好。”

泡影一裂,恍然梦醒。

一阵清风吹过,哪里还有青衣妖物?

“县尉大人,请。”

那门吏领着一干书佐正打开了门等着苏彻进去。

此刻,枯林禅院之内。

一轮青光忽然出现在院落之内。

只见他上下飘忽飞舞,如同喝醉了一般。

枯林禅院内的草木好似活过来一般游走起来。

花草舞姿婀娜,仿佛娇女。

松柏嬉闹喧嚣,犹如老翁。

那轮青光终究压不住伤势,泄出一股乙木精华。

“倒是便宜了你们,好好吸,好好吸。”

青光沙哑大笑,好似被人伐动根本的并不是它。

“独目,叫你别去你偏去,你看,到底还是吃了亏。”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于半空之中响起,一字一句之中似乎蕴藏了千种风情。

“昨夜就劝你莫要寻那人的晦气,你不听,结果给人一剑损了元气,伤了根本。”

娇滴滴的声音忽然转为沙哑,带着一股成熟的韵味,似有数不尽的风姿。

“这次又去找人家,你那叫魂之术,可曾掠得一丝他的根本元气?”

青光闻言一阵乱抖。

“法体给人破去,若不能寻回,那便断了我成道的根本……”

“你急什么?有黑山老怪在,还愁不能补全根基。你这次去又是什么光景?说来给我解解闷。”

“你自己怎么不去?”独目青光内敛,似乎不愿意与她多话。

“姓苏的剑气厉害,奴家才不会去试哩……”

独目颇为恨恨:“我以叫魂之法叫他,他不应反问我,我便知道他已然破了此术。于是便想擒了他,结果不想未曾近他,体内剑气忽然如潮涌动……”

“这是剑修第七品练剑成丝的手段,这人的根脚应当是东海剑宫那边的,他们那一脉最爱砍秃驴,然后就是杀妖怪,你个憨憨一个人应了两样,不倒霉才怪呢。”

那娇滴滴的声音又笑了几声。

“说来奇怪,昨夜玄山那边又有了动静,独山君让我来找你,问你要不要再去探一探,不过看你眼下这德行,还是算了吧。”

“玄山之内,是我师门重宝。”独目一声冷哼:“你们何时再探,只管叫我。”

“……你这呆驴……”那娇滴滴的声音反问道:“你说那个东西,早不动,晚不动,怎么那人一来,它就动了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阴山箓”,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