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由楚迎雪和楚长平两人去了镇上报案,楚长平对镇上陌生,楚迎雪则说她更陌生报案的流程。楚长安其他工作告了假,留在照料楚长平。村头有个通向镇上的客车站点,大家都在这儿等上午一次上午一次的客车。来这个车站坐公交车的人不只是是山海湾的,左右两个村的都楚长安工作告了假,留下来照顾楚长平。。...

第二天由楚迎雪和楚长平两人去了镇上报警,楚长平对镇上熟悉,楚迎雪则说她更熟悉报警的流程。

楚长安工作告了假,留下来照顾楚长平。

村头有个通往镇上的客车站点,大家都在这儿等上午一次下午一次的客车。

来这个车站坐车的人不仅仅是山海湾的,左右两个村的都在这儿搭车。

车站人挤人,楚迎雪被楚长乐护在身前,一点也没被挤到。

楚迎雪扎着两个鱼骨辫,身上穿的是她从陆家带过来的长领白毛衣和牛仔裤,背着个军绿色的双肩包,将她的身材曲线勾勒地简约大方。

等车的时候车站的人就把目光放在楚迎雪身上,都被楚长乐一一瞪了回去。

两人的眼睛太像,一看就是兄妹而不是对象,因此楚长乐的怒视并没有让这些大小伙子知难而退。

虽然不能近身,但又打起等一下给她让座的念头,以博得这位仙女一样的姑娘的青睐。

“妹妹,过来!”

谁知道客车一来,楚长乐就像猴子一样蹿了上去,占了两个位置,等楚迎雪过来,冲她直招手。

“来了。”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她身边的哥哥动作这么快!

楚迎雪不像别人一样挤着上车,排排场场不紧不慢地穿过车肚坐在楚长乐身边。

单身的年轻小伙子都往她这边凑,楚长乐把楚迎雪护在里面,紧张地怒视着这些对自家妹妹心怀不轨的人。

“山路有点颠,你坐这个。”

山海湾地如其名,有山有海,是丘陵地带,泥路并不平坦。

楚迎雪看着楚长乐从包袱里掏出来的垫子,哭笑不得。

“三哥,你也太夸张了。”

“快点,坐着。”

楚迎雪想在哥哥面前维持乖巧妹妹的形象,欠身将垫子垫在了身下。十分钟后,她就被打脸了。

这山路不是一般的颠簸,楚迎雪都怀疑这里是怎么敢通客车的!

楚迎雪屁股被颠地生疼,她又怕楚长乐担心,硬是忍了一路。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了镇上,楚迎雪步子有点飘地下了车,台阶没走稳,直直向前扑了出去。

楚长乐护在楚迎雪后面,却没拉住。

“哎……抱歉抱歉。”

楚迎雪感觉自己栽在了一个人的怀里,那人条件反射地扶住了自己,就像把她环抱住了一样。

楚迎雪站定,抬头看着面前的人:“谢谢。”

面前的人比大哥还要高壮些,挺拔笔直,留着个寸头,衣服被肌肉撑的鼓鼓的,楚迎雪都能看见里面流畅的线条!

“衡哥?”

楚长乐见到沈衡又帮了楚迎雪一回,又惊喜又感激。

楚迎雪恍然:这是沈衡!

沈衡盯着怀里的姑娘,一时间有些愣神。

双眸莹莹,白面朱唇。

他以为是天上的仙女,掉在了他的怀里。

被转翻的自行车躺在地上转动着轮子,沈衡却在楚迎雪的注视下觉得世界静止了。

“衡哥?”

楚长乐见沈衡没反应,又叫了一次,顺手把沈衡怀里的楚迎雪拉了出来。

沈衡看着楚长乐,如梦初醒。

“你妹妹?”

“对啊,衡哥,”楚长乐拍拍楚迎雪的脑袋,“这就是沈衡衡哥,昨天就是他救了你。”

沈衡重新打量了一下楚迎雪,灵动的少女没了昨日的苍白,紧闭的双眼睁开后就像夜空的星子完全判若两人。

“衡哥,我昨天想当面谢你的,但是身体太虚了,哥哥不让我出门。”

楚迎雪希望能给沈衡一个好印象,然后密切来往,以方便她日后抱大腿!

“现在身体好了么?”

沈衡看着朝自己娇笑的楚迎雪,感觉意识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咽了咽口水,忍不住一直盯着。

“已经好了,衡哥也来镇上办事吗?”

楚迎雪套近乎,立刻跟楚长乐一样叫起了衡哥。

沈衡一口气憋在了胸膛,里面像是传出了鼓点般的声音,扑通,扑通。

衡哥。

沈衡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这么好听。

被楚迎雪盈盈的双眸盯着,被楚迎雪软软的嗓音叫着,沈衡眼睛和耳朵的信息传到大脑,大脑有点充血。

“对。”

楚迎雪抬头望他脖子都有些酸,才见沈衡沉下眼,冷淡地回了她一句。

“衡哥,我们还有事要办,就先走了。”

楚长乐不喜欢沈衡看楚迎雪的眼神,作为男人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楚长乐拉住楚迎雪的手腕,没等沈衡跟楚迎雪告别,就拉着她离开沈衡的视线。

“三哥,我们跟他关系不好吗?”

楚迎雪想起刚才沈衡看他的眼神有点凶恶,态度还极为冷漠,不由问道。

楚长乐歪头看了楚迎雪一眼,白嫩的脸蛋上写满了单纯:“嗯,不太熟。他以前成分不好,一直孤僻,你别害怕,离他远点就行。”

只是不太熟吗?

楚迎雪忍不住朝后看,见沈衡还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就像是马上要追上来揍人似地。

楚迎雪立刻转头贴着楚长乐走。

她怀疑楚长乐是害怕她担心,才不把自家跟沈衡结仇的事情告诉她!

她的大腿还没开始抱,竟然就要结仇了吗?!

楚迎雪心情很复杂,但是楚长乐看着乖乖跟自己走的妹妹十分欣慰。

沈衡见楚家兄妹二人渐渐走远,忍不住用目光相送,贪恋不舍得看着那抹倩影。

见楚迎雪转身回眸,还没来得及摇摇手,就见楚迎雪受惊了一般转了过去。

奈何他长了一双虎目,又因风吹日晒皮糙肉厚肌肉贲张,从小孤僻的他还不太会摆出和善的表情……

沈衡很是受伤。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