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软绵绵的,像是飘浮在空中像。楚迎雪醒回来,嗓子干的更可怕。“你醒了?”入目的是一个男人,面黄肌瘦,更看起来他眼睛又大又圆,但眼底的眼袋显露出来着他的疲倦。“我……”楚迎雪想说话的,却意外发现自己的喉咙像火烧的像。“水……”楚长乐看了楚迎雪几眼,但楚迎雪醒过来,嗓子干的要命。。...

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

楚迎雪醒过来,嗓子干的要命。

“你醒了?”

入眼的是一个男人,面黄肌瘦,更显得他眼睛又大又圆,但眼底的眼袋显露着他的疲惫。

“我……”楚迎雪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水……”

楚长乐看了楚迎雪一眼,但还是转身去给她倒水。

楚迎雪看着男人的背影,感受到了他的厌恶,顺便打量了一下她所在的地方。

泥墙、木窗。

头顶是可以看清房梁的黑漆漆的顶棚,身底下是硌人的床单,已经洗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和床单一样补丁摞着布丁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楚迎雪甚至怀疑那是好几块碎布拼成的。

“给你。”

男人的眼神有疏离、有不满,也有无可奈何。

楚迎雪被他扶起来,喝了一口水,缓解了干涸的喉咙。

“谢谢。”楚迎雪点头向他致谢。

她的客气似乎并没有缓解面前的人的情绪。

“请问我现在在哪里?是你救了我吗?”

楚迎雪只记得自己被私生女妹妹推下了游轮,想来是飘到附近不太发达的小岛上,被当地的人救了。

可真是福大命大!

看面前的人应该生活的很清贫,楚迎雪心道回头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是,我们楚家给不了你以前那样富贵的生活。二哥说会帮你写信寄给陆家,求他们接你回去!”

刚醒过来,被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

但楚迎雪现在感觉自己被一棒子打晕了头。

什么二哥?什么陆家?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楚迎雪歪着脑袋,认真看着楚长乐,不像在说谎。

“你说什么?”楚长乐听到楚迎雪的话,眼神里闪过惊慌,冲着门口高喊:“二哥!二哥!陆迎雪她好像傻了!二哥你快来!”

楚迎雪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你才傻了!你才傻了!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凤眼的男人,高高瘦瘦的,比这个男人要白净些,穿得却还不如那个男人体面,两条裤腿都不一般长,露出的脚踝上有很多细小的疤痕,脚上踩着草鞋。

来人想必就是他口中的“二哥”。

“你又在搞什么鬼?”

这男人看起来就带着戾气,说起话来语气果然刺人。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谁!我的意思是,我是楚迎雪,你们口中的陆迎雪和我不是……”

楚迎雪整个人坐起来,要跟他们说清状况。

却在坐起来的时候发觉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她三千多的美甲变成了圆润光秃的原声指甲,手臂变得更加纤细了,在手腕处竟然多了一颗小痣。

楚迎雪搓了搓,发现这并不什么污渍,真的是长在身上的。

“我……”楚迎雪眼神闪过慌乱,“可、可以给我一张镜子吗?”

楚长乐看了看二哥。

她刚才说,她叫楚迎雪......是吗?

楚长安点头,示意楚长乐将桌子上的镜子拿给了楚迎雪。

镜子中的脸精致灵动,眼睛如天上的月亮一般,皎洁澄澈。

漂亮的像仙女似的脸令人心旷神怡,但这不是她!

楚迎雪心里如晴天霹雳。

看来她并不是被海浪冲到小岛上大难不死,而是已经溺死在海里,灵魂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之中!

“我,我好像失忆了。我不记得自己了……请问,你们是谁?”

楚迎雪在说谎,但是她的慌乱和无助都是真的。

这个陌生又艰苦的环境令娇生惯养长大的楚迎雪很没有安全感。

她穿成谁了?不会是这个落后的地方还在提倡什么兄弟共妻吧?她是这两个人从什么陆家买回来的媳妇儿?!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大哥!我的老天爷呀!

楚迎雪上高中的时候小说看了不少,想象力十分丰富。

“二哥,这怎么办?”楚长乐看向楚长安。

“失忆?”

显然楚长安也并不能冷静坦然应对,插着腰,在门口踱步了半天。

“对,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可以跟我说一下,我是谁,我在哪,你们又是谁吗?”

楚长安端详了一下楚迎雪的神态,见她是真的又慌又怕,沉着脸将事情原委缓缓道来。

当初产房的一场乌龙,楚迎雪跟他们兄弟三人失散了十八年。

楚迎雪被一个到镇上做基层工作后来回到城里升官发财的一家人报错了,因为在下雪天出生,所以起名陆迎雪,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真正的陆家大小姐却被楚家抱回,起名叫楚云云,命运完全被置换。

而就在一个月前,楚云云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一改原来的乖巧可怜,不听哥哥的劝阻硬要去城里找亲生父母。

村里人都以为她发了失心疯,但是没想到楚云云跑出去一个月之后,竟然真的有人送回来一个城里的小姐,说这才是楚家老四。

从天堂跌落谷底的陆迎雪无法接受自己是这个破落户家的女儿的事实,又哭又闹,最后一头扎进了海里。

“……”

楚迎雪听了楚长安给她讲的故事,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楚长安语气中对她的厌恶。

“你想回去尽管离开,我们又不是呛着非要留你下来!”楚长乐补充道。

楚迎雪暗道她怕是已经得罪了陆家,不然就算不是亲生女儿,好歹养了十八年,陆家也不会把她送回乡下。

她宁死也不回城,其实是回不去了。

楚迎雪不知道一个月前她到底和陆家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稍一推敲就知道自己的处境。

不过楚迎雪拍拍胸脯自我安慰,还好只是当他们的妹妹,而不是他们的媳妇儿!

而且根据楚长乐所说的她的出生年月,她不仅穿越空间,还穿越了时间。

现在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个单纯、热烈又充满希望的时代。

这个破败的家是楚迎雪现在唯一的落脚点,她必须留在这里。

“二哥,三哥。”

楚迎雪知道了楚长安和楚长乐的身份,便如此称呼。

上辈子楚迎雪没有哥哥,暂时还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当妹妹,只能尽量乖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