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仰起头很乖巧叫自己哥哥的好看妹妹,这下貌似换楚长乐和楚长安不自在的生活了。尤其是楚长乐,一张黑脸憋的发紫。三、三哥?“我真的忘了之后的事。虽然我做的肯定很过份吧,哥哥们真的对不起。”小仙女能屈能伸,先把人拉拢住反正。楚长乐不明白该怎么反应,看了眼自家特别是楚长乐,一张黑脸憋的发紫。。...

看着仰头乖巧叫自己哥哥的漂亮妹妹,这下倒是换楚长乐和楚长安不自在了。

特别是楚长乐,一张黑脸憋的发紫。

三、三哥?

“我真的忘了之前的事。但是我做的一定很过分吧,哥哥们对不起。”

小仙女能屈能伸,先把人笼络住再说。

楚长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看了眼自家二哥,楚长安也没说话,楚长乐只好摆摆手:“不是、不、不用道歉。”

楚迎雪立刻看出楚长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刚才凶她的时候还口若悬河,能和说书人媲美。她叫个哥哥、说句对不起,就变成了个结巴。

楚长乐咽了咽口水,他们兄弟三个都是镇上数一数二的俊青年,就算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也有很多姑娘上赶着要嫁过来。

家里只有楚云云相貌平平,但当初他们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可当见到和娘长得近乎一样的楚迎雪,楚长乐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的亲妹妹!

楚迎雪被娇养的细皮嫩肉,像是刚发出来的小葱背一样白嫩水润。

其实楚长乐第一眼很喜欢这个妹妹的,当天还去海里抓了很多螃蟹招待她。

但没想到楚迎雪后来闹得那么凶,那样的大小姐脾气和以前懂事的妹妹对比,他慢慢就对楚迎雪滋生了诸多意见。

楚长安缓了半天,皱了皱眉,冷声道:“我去找赤脚医生给你看看,长乐,你看着她。”

楚长安出门后,楚迎雪抱着膝盖叹了口气。

“你别难过,”楚长乐不如楚长安心思深,他相信楚迎雪真的失忆了,看着楚迎雪失落,作为哥哥的保护欲油然而生,“你道了歉,我们就不生你的气了。我们家境是不好,其实你想回到城里是应该的。等你的病养好,我们送你回去。想必你陆家的家人也舍不得你吧,你放心。”

“不了三哥,我不回去。”

楚迎雪看着楚长乐的眼睛:“我看着三哥很有家人的感觉,我们的眼睛长得好像。”

楚迎雪一口一个三哥,病中的样子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兽。

楚长乐的眼睛像娘,当然和跟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楚迎雪很像。

这话真是说到了楚长乐心里。

有这么一个和自己长着同一双眼睛的漂亮妹妹,楚长乐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你愿意留下来?”楚长乐欣喜不已。

然后又皱起眉头:“可……你失忆了,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我们生活的太苦了,你还是回陆家吧。”

“三哥要赶我走吗?三哥不是说不生我的气了么。”楚迎雪抬头看着站在她炕前的楚长乐。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是他们亲生的,现在也不认识他们。我现在,潜意识里是我叫楚迎雪,我想留在这。”

楚长乐看着楚迎雪泫泪欲泣的样子,没忍住伸手想要摸摸楚迎雪的脑袋安慰。

但是害怕冒犯这个天仙似的妹妹,手到空中又放了下来,垂到身边的胳膊写满了失落和无奈:“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我们当然不会赶你。”

楚迎雪点点头,低眼盯着炕沿思索。

这个楚长乐还真是单纯的好哥哥,稍微撒撒娇就立刻倒戈偏向她了。

“可是大哥和二哥会原谅我接受我吗?”

那个楚长安看起来不太好骗,还有个没见过面的大哥楚长平。

“当然!大哥二哥肯定会接受你的,你是我们的妹妹啊。你别怕二哥,他就是凶了点,对谁都那样。”

楚长乐坐在楚迎雪炕边,跟她聊起家里另外两个兄弟。

大哥楚长平今年二十五,在村里算是大龄单身汉了,是个敦厚老实的老好人,十六的时候就开始出海,常年不在家。

二哥楚长安,二十三岁,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在兄弟里面最聪明,小时候上学成绩很好。

他们的娘亲在生楚迎雪的时候难产撒手人寰,五年后爹也在海上遇难,家里便没了支柱。

最大的楚长平只有十二岁,兄妹四个由他们的二叔抚养。他们二叔把大队发的补贴昧了去,只有一小部分用在了他们身上,待楚长平十八,就把他们四个赶出了门。

“家里虽然穷了点。不过你放心,你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们三个一定不让你吃苦的。”

以前的楚云云也在三位哥哥的呵护下长大,他们尽力给她最好的。

那时候楚云云到了上学的年纪,二叔说只能供他们一个上学,楚长安那么好的成绩却选择了辍学,只为了把这个机会让给楚云云。

所以楚云云不顾他们的阻拦去找亲生父母,找到了竟然也不回来说一声告别,这挺让楚长乐寒心的。

楚长乐正跟楚迎雪说着,楚长安就带了赤脚大夫来。

“杨叔来了。”楚长乐立刻站起来立在楚迎雪床边。

杨维新是村里医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是靠着拜师学的技艺,更别说有什么上岗证了。

治个感冒发烧破皮脱臼还行,要是大病,他的那些偏方管不管用全靠命运。

杨维新但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夫他依旧很受尊敬。

走到楚迎雪面前,煞有其事地撑开她的两个眼皮看了看,又让她吐出舌头。

楚迎雪全都乖乖照做,神色清明。

“你妹妹这是受了惊吓,脑子出现了问题,确实会出现失去记忆的情况,她只要能正常活动就没什么大碍。”

不知道他的检查手段是否靠谱,总之杨维新得出这么个结论。

“那还能恢复吗?”楚长乐看了眼楚迎雪,又看向杨维新,“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头会不会疼?”

楚长乐已经开始当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哥哥了。

“如果有机遇,记忆说不定会恢复的,这个我也不好说。后遗症肯定会有一点,如果她头疼,你们就到我那儿去开点止疼药吃。”

杨维新说的模棱两可,全靠机缘。

楚长安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小袋地瓜。

大家都没钱,请村里的赤脚大夫出诊用粮食来作为诊费也很平常。

楚长安将杨维新送了出去,楚长乐又坐在楚迎雪身边:“杨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吧,没事的。”

“嗯。”

楚迎雪乖乖点头。

但心里却很怀疑杨维新的技术,因为她根本就没什么问题!

她这记忆,是永远也恢复不了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