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夫人这福气也太薄了点,咋就在这当口压不住呢?新晋首相的母亲,超一品的诰命,多尊贵的身份啊,享福的日子到了,偏偏就这么秃噜倒下了。”“别胡说,太夫人福如东海,她会好起来的。”...

“太夫人这福气也太薄了点,咋就在这当口压不住呢?新晋首相的母亲,超一品的诰命,多尊贵的身份啊,享福的日子到了,偏偏就这么秃噜倒下了。”

“别胡说,太夫人福如东海,她会好起来的。”

“可是红柚姐姐,这都一天一夜了,太夫人还没醒来,会不会就挺不过去……”

“住嘴!”被称为红柚的女子低声叱喝:“你这小蹄子是想死啊,你这话让大夫人他们听着了,谁都救不了你。”

“我,我不是诅咒太夫人,就是怕我们这些丫头没个着落,红柚姐姐,我害怕。”

“……”

红柚长叹一声,谁不怕呢,她们这个年岁,正当嫁,偏偏还没配人,要是太夫人走了,别说嫁人,她们这近身服侍的大丫鬟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命。

隔着一道紫檀仙鹤贺寿屏风,宋慈睁着一双浑浊的眼,木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素面青帐,听着外头的对话,消化着原主的一些零散的记忆。

半晌,她才动了动有点干裂的唇瓣,呢喃低骂。

“贼,贼老天。”

宋慈费力抬起自己的手,看到那上面的皱纹,不是假的,也不是粘上去的胶皮,而是真真实实的老妇皱皮。

她,一个活跃在娱乐圈三四线的小透明宋慈,芳龄二十八,穿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

砰。

外面忽然传来一记暴力的踹门声,紧接着是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这老太婆死没死,老太婆!”

“老太爷。”

“老太爷您不能进去。”

“老太爷……”

宋慈还没看得清楚,只觉眼前一花,有人冲到床前来,双手用力拽起她的衣襟,把她拉起半个身子来,用力的摇着:“老太婆,你给我起来。我警告你,你要死可以,但不能在这时候死,更不能死在老子前面,听到没?不然老子做鬼都不放过你。”

“天啊!老太爷您快放下太夫人,老太爷。”两个丫头看到这一幕,惊得魂飞魄散。

“老太爷您轻点,太夫人可经不住您这样摇晃啊。红桃你快去喊人,去叫大夫人。”

宋老太爷甩开两个丫头:“你们给我起开。老太婆你给我起来,别给老子装死。”

宋慈被摇得头昏眼花,脑子一片空白,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天杀的,哪来的混人,她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气又要没了。

“你再摇,我就真死了!”宋慈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

屋内骤然一静。

宋老太爷的手一松,愣愣的看着不知何时睁开眼盯着他的宋慈,傻傻的说了一句:“你没死?”

宋慈呵的一声冷笑:“死了,正诈尸呢!”

确实是死了,此宋慈非彼宋慈,而是换了芯子了。

宋老太爷:“……”

老太婆的嘴,还是那么的毒,看来是真没事了。

刚要说话,身后骤然爆出一声尖叫。

“太夫人醒了!”

这喜极的尖叫声,吓得宋慈和宋老太爷齐齐一哆嗦,扭头看着红柚,嚎这么大声是欺负他们年老耳聋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老祖宗她是真的狂”,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