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唐王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南安国紫薇殿。“殿下啊呜呜我可怜的殿下啊,您怎么就这么惨啊呜呜,殿下,您走了奴才该怎么办啊?”穿着蓝色太监服的小太...

相思

唐王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南安国紫薇殿。

“殿下啊呜呜我可怜的殿下啊,您怎么就这么惨啊呜呜,殿下,您走了奴才该怎么办啊?”穿着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伏在精雕细琢的床榻边上的案桌上,抽抽搭搭哭得好不伤心。

“啪——”大太监安能一拂尘抽在小太监脑袋上,怒意上升,“小巧子,你哭什么哭,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家就去禀报了圣上,说是你,哭~死~的~”

小巧子不哭了,扭过头,扬起那张泪水横流的面庞,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大太监没眼看了,翻了个白眼去瞧躺在床榻上的三皇子。

床上的人面色发白,俊美的容颜死灰死灰的,大太监安能不禁惋惜暗叹。

三皇子是圣上最喜爱的一个皇子,本想着要在他弱冠那年封为太子,谁知半月前的狩猎中,三皇子被闯入狩猎场的刺客一箭刺到胸膛,好在陈太医说只是刺到心脏旁边的骨头,差那么一点,三皇子真的就无力乏天,唉~

虽然捡回一条命,但陈太医说能不能坚持下去就看殿下的求生意识了。

想起陈太医,大太监安能拧眉扫视一周,问:“陈太医人呢?殿下榻前不可无人,他擅自离去是想圣上抄家吗?”

噼里啪啦一堆,小太监抹掉眼泪正想回答,却听啪嗒的脚步声,陈太医捧着碗汤药火急火燎赶来,自然也将大太监安能的话听了个清楚,“哎呀公公,我这不是去给殿下熬药吗,别恼别恼。”陈太医越过大太监安能,径直到了床榻边上,一屁股把小太监挪开,蹲下去给三皇子一口一口喂着药,见药被三皇子喝下,颤抖的手差点拿不稳药碗,“殿下!殿下喝药了!”

“什么?”刹那间床榻边上伸了三个头,三皇子睫毛微闪,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亮光很暗,在他疑惑时见着三张放大的脸,“额~”一时被吓晕了过去。

“殿下醒啦!”

“殿下晕了!”

“快来人啊!”

“快去喊陈太医啊!”

“吵什吵,我在这啊!”

大太监小太监:“……”

紫薇殿又是忙乱的一天。

三日后,南安国国君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太监丫鬟到了紫薇殿,进去时只有他和大太监,大太监安能想要高声大喊,然他伸手一拦,大太监安能禁了声。

小巧子正在给三皇子喂药,陈太医坐在小榻上把脉,最先看到圣上的还是脸色苍白喝着药的三皇子,虚弱的声音自他嘴里出来,“父皇,咳,儿臣,咳咳——”掀开被褥想要下床,圣上一个踏步过去,把小巧子挤到一旁,轻轻按住三皇子,坐在床榻边上,愁眉满目,“怀儿不必多礼,可怜我的儿,竟受如此大伤,是父皇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苦了呜呜——”说着说着,圣上触碰到安念怀胸膛上的白纱布时竟红了眼眶落了几滴泪。

安念怀毫无唇色的嘴角微微上扬,给予圣上不必担忧的眼神,“父皇,儿臣没事,您看儿臣这不是好端端的和您在说话嘛。”

圣上接过安能递来的手帕,擦了泪珠不顾形象吸了鼻子,神情由担心转为狠戾,“怀儿你放心,我已派人抓到了几人,等他们供出幕后黑手,我必让他们尸骨无存!”

安念怀没有血色的脸庞变了又变,最后他试探性问道:“父皇,咳,您可否将那几人交由儿臣审问?”

“怀儿你才醒来没多久,身子骨这般弱如何审人?到时再出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啊?”说着,圣上又抽噎起来,看得安念怀眼皮狂跳。

“父皇,您就让他们在水牢里待多点时间,儿臣实在很想亲口去问问,究竟为何要伤儿臣。”安念怀皱着眉头缓缓垂下了头,声音微微颤抖,“儿臣自问上尊老下爱幼,不做奸恶之事,还时常赈灾放粮,儿臣究竟还有哪里做的不对?”

圣上心软了,但又犹豫了,瞧见最喜爱的皇子脸上没有一丝颜色,实在做不了拒绝他的话来,最后只能答应,“父皇答应你,只是这得等怀儿身子好了才行。”

安念怀睫毛扇动,“好,谢父皇。”

早把完脉站到一旁的陈太医见有自己插话的空隙了,连忙上前恭敬道:“回禀陛下,殿下的外伤已无大碍,只是此剑伤伤及心脉,殿下若要完好,需得修养半年。”

半年…安年怀眼眸暗转,扯了个苦笑,“半年,我这身躯还要修养半年,哈。”

圣上见此慌了,大喝,“陈太医,朕命你三个月,三个月朕要见到活蹦乱跳的怀儿!”

陈太医抖了抖身子,“陛下,臣…”

“做不到就提头来见。”

扑通,陈太医脚一软跪了下去,“是,臣遵命。”要命咯,三个月啊。

————

夜晚如期而至,安念怀披了件薄衫站在窗前,月光倾撒,照得他的脸格外惨白,黑影从门外而至,在他五步远时单膝跪地,“回殿下,成若四人已被移到水牢,殿下要如何处置他们?”

“不急,到时我亲自审问。”虚无缥缈的声音在夜间尤其清冷,带着丝中气不足,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似的,“让常一带六人,去承启国盘下容华街的宅院,密切注意承启国的官员调动,一切小心。”断断续续说完,他闭眼吐纳。

“是!”萧乘风心情澎湃,他家殿下这是要开始为登基铺路了,激动的心差点要跳出来,“殿下若无他事,属下这便去安排。”

“嗯,你…”话还未说完,安念怀两眼一闭,直直倒下,该死,这副残躯……

“殿下!”萧乘风一个健步过去,接住安念怀的身体,抱起他就往床榻去,“快来人啊!”

“殿下晕倒了!”

“快去喊陈太医!”

凤仪殿内,穿着亵衣的圣上猛地惊醒,把旁边的莫皇后给吓了个着。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圣上安抚一笑,伸手拍着莫皇后的背,“朕没事,歇息吧。”

只是未等两人再次躺下,安能焦急地揣着小手,在殿门口喊道:“圣上,三殿下晕了。”

“什么?”

这夜,又是忙乱的一夜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原来你是这样的殿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