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绣躺在炕上,皱紧眉头,三个孩子还好接受,多了个夫君怎么办,往后都是要同床共枕的。现在受着伤还好说,等伤好了后呢?周成收拾完碗筷,让三个孩子回房睡觉,就推开房门进来了。屋里没有...

裴绣躺在炕上,皱紧眉头,三个孩子还好接受,多了个夫君怎么办,往后都是要同床共枕的。现在受着伤还好说,等伤好了后呢?

周成收拾完碗筷,让三个孩子回房睡觉,就推开房门进来了。屋里没有点油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不影响他的视线。他朝着炕上走去,现在已经入了秋,也不用脱衣服,合衣躺下。

裴绣贴着墙角,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这么尴尬的时刻,说什么都不合适还是闭着眼睛睡觉吧。

周成知道裴绣没睡,但是也不打算说什么。过了一会,听着旁边的人呼吸缓慢,平稳,已经熟睡了,这时候一只脚横了过来,周成眉毛抖了抖,睁开眼睛看了裴绣斜着的睡姿,又闭上睡去。

刚到卯时公鸡就打鸣了,周成醒了,看了眼裴绣又继续闭上眼睛。想着让她多睡会,去镇上走路只要半个时辰,晚一点起也不碍事。

等天大亮,裴绣醒了过来,周成已经不在旁边。她不会看时辰,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是今天要去镇上,赶紧爬起来。推开房门周成正在劈柴,看到裴绣出来,说:’’醒了,才刚辰时,我去叫周叔过来看看需不需要换药,顺便去大哥家推板车。你先洗把脸,把三个孩子叫起来,锅里鸡汤已经热好了。’’

‘’好。’’

三个孩子睡眼惺惺的走出房门。鸡汤还是一人半碗,裴绣叮嘱三个孩子,’’鸡汤很油不能多吃,会拉肚子,现在吃了,等下就不能吃了,饿了让大哥给你们煮稀饭知道吗,剩下的鸡肉要晚上才能再吃。娘去镇上,下午回来,你们在家不要乱跑,要乖乖捉虫子捉蚯蚓喂鸡’’裴绣想想又加了一句’’不听话的孩子就没有新衣服穿。’’

锤子比较老实,’’好的,娘,我会看好弟弟喂好鸡的,’’

这时候,周成娘在院门口叫:’锤子娘,你头上的伤没事吧,你说你风寒病了几天怎么还把脑袋给摔破了,前天过来看你还好好的,我才带着你两个嫂子去你大姑姐家送月子。昨天天黑了才到家,一回来就听说了,也不知道小心点,这看病吃药还要包扎,得花多少钱……’’周成娘越说越心疼,跟挖了心肝肉一样。

裴绣放下碗筷,听着周成娘唠叨着,打断她’’娘吃过早饭了吗,昨晚上炖的野鸡汤,娘也来一碗吧。’’

周成妈撇撇嘴,一只鸡二十几文呢,也不知道拿去卖‘’我不吃,我一把年纪了还喝什么鸡汤,留着给我的三个乖孙子补补,天可怜见的,我的小板凳瘦的只有一把骨头了。’’周成娘摸了摸板凳的后脑勺,又摸了摸他后背,心疼道。

板凳扭了扭身子说:’’祖母,你别看我小,我可有力气了,狗蛋都打不过我。’’

裴绣汗颜……

周成把板车放在门口,帮着周大夫拎着药箱进来了,’’娘来了,刚去大哥家借推车,大哥说你过来了。等会我跟裴绣去镇上,娘帮我看下这三个孩子。’’转头又朝周大夫道,’’又要麻烦周叔给我媳妇儿看看。’’

周大夫坐桌子边,给裴绣把了下脉,望闻问切了一番说,‘’锤子娘风寒已经不碍事了,多喝点热水,过两天就能好,药就不必吃了,脑后的伤换一下药,不要碰水,过几天也能好。’’周大夫是本村的赤脚大夫,也是周氏族人。本村叫西山村,姓周跟姓王的比较多,大家拐着弯都是亲戚。

换好药后,周叔又叮嘱了一番,’’伤口没有好,一定不能碰水。’’

‘’谢谢周叔,您先坐会,我去给您拿诊金。’’裴绣起身回房,找出存钱罐,拿了一吊钱出来,记忆中这样出诊加药费一次差不多五十文。

‘’周叔,前天有劳您过来给我包扎伤口,我昨天早上醒来才知道锤子就给您拿了一篮子鸡蛋,药钱跟诊费还没给您,这是一吊钱,您看够不够付。’’

周叔接过铜钱,从中数了十个铜板出来,还给裴绣。’’昨天篮子里有二十个鸡蛋,可以抵十文钱。’’

裴绣接了铜钱,好歹也是十文钱,可以买五个肉包子了。

‘’行了,我先走了,没事就不用喊我了。过两天自己把绷带取下来,让伤口结痂就行。’’周大夫拎了药箱回家去了。

‘’锤子,送你周爷爷出去,顺便带上你两个弟弟去捉虫子蚯蚓喂鸡。’’裴绣连忙把三个孩子也打发出去玩。

‘’娘你也先回吧,等会再过来给三个小子做饭。我跟裴绣先出门,去镇上了。’’周成跟他娘交待了声,就拿着猎物放门口板车上。

周成娘皱着眉头边走边碎碎念,’’都受伤了,还要往镇上跑,去一趟又要花钱……

裴绣也不理她,当没听到,回房重新又拿出存钱罐,想了想,还是带银子比较方便,今天要买的东西比较多,带铜钱太重了,不方便,把碎银子都拿了出来,揣怀里。把存钱罐又放了回去,锁上箱笼,把房门也锁上。

走出家门,周成已经等在那里,让裴绣也坐上去。

裴绣也没矫情,毕竟还是伤患。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