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秀在一片孩童的哭泣声中醒来,头晕后脑勺又隐隐作痛,孩童的哭声吵得脑袋都要疼炸了,能不能安静一会,想要张口说话发现喉咙疼的发不出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床边站着三个孩童,最大的...

裴秀在一片孩童的哭泣声中醒来,头晕后脑勺又隐隐作痛,孩童的哭声吵得脑袋都要疼炸了,能不能安静一会,想要张口说话发现喉咙疼的发不出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床边站着三个孩童,最大的孩子眼泪鼻涕都还挂在脸上,惊喜的叫到:''娘醒了,娘醒了,娘没死。''

顿时耳朵边炸开了锅,:''娘,娘......''

裴秀头都大了,忍着嗓子干涩说:''水......''

最大的孩童看着八九岁的样子,急忙从炕上下来去倒水,小心翼翼的端水喂陈秀喝。

喝了水,裴秀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清醒了一点。鼻尖酸臭味隐隐缠绕,身上盖的薄被都灰不溜秋,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块深一块浅,也不知多久没洗了。

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炕挺大的,占了三分之一的屋子,炕尾还有个大箱笼。屋子中间有张缺了两块角的破桌子,连个凳子也没有,家徒四壁。裴秀深深拧着眉头,一脸嫌弃,现在没办法只能将就,能活着已经是大幸了。

''娘,你饿了吗,锤子去给你煮鸡蛋吃。''大娃子看娘皱着眉头,以为娘饿了生气了,赶紧说到。

''嗯.''现在自己还下不了床,只能劳动童工了,占了他们娘的身体,他们要对她负责,她也会为他们负责的。

''娘先躺着休息一会,有事叫木头,板凳。''说完转身就跑出去了。

两孩子趴在炕边,不敢吵着娘休息,也不敢离开,生怕一走开娘就没了,从昨天就守着原身。

原身是生病高烧了两天,刚入秋转冷,衣服又不够厚实,被子又薄,就病倒了,又舍不得看大夫吃药。昨天早晨上完茅房回来,没站稳摔倒,后脑勺磕到台阶上,出了好多血,吓的孩子们赶紧去找大夫。结果这一摔人就没了,让裴秀穿了过来。

裴秀三十五岁,结婚十年了,都怀不上孩子,公婆对她都有意见,幸好丈夫一直护着她,经常跟她说让她不要有压力,有没有孩子随缘,实在怀不上就去领养一个也没关系,裴秀一直感恩庆幸自己嫁了个好老公。因为没有孩子,经常会去福利院探望里面的孩子,想着再做一次试管,真的怀不上就领养一个。这周六刚好有空就打算去福利院,经过公园看到自己老公的车停在路边,就下车去公园看看,谁知看到了,让自己悲痛的一幕,老公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另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牵着男孩的另一只手,就像一家三口一样,男孩还开心的叫爸爸。裴秀眼泪顿时滑了下来,转身就跑,过马路没看,被驶来的大货车撞倒。

裴秀以为自己死了,出了车祸没想到还能在异世重活过来。昏沉了一天一夜,读取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占了这个身体的女子叫裴绣,以后只能顶着这个身份活下来了。

锤子端了一碗稀饭,拿了一个白煮蛋进来,''娘,小心烫。''

八岁的孩子,都能煮饭了,很能干。这稀饭是真的稀,半碗都是米汤。两个小的,眼巴巴看着,一直吞咽着口水。

裴绣敲了下鸡蛋,把壳剥掉,露出嫩滑的蛋白,递到三岁的板凳面前,说''咬一口''

板凳刚张着嘴就被锤子拉了一下,''不行,娘生病了,鸡蛋是给娘补身子的,不能给板凳吃。''

''娘喉咙还痛的,鸡蛋咽不下去,喝粥就行,这个蛋你们分着吃。''把鸡蛋又递给板凳,三兄弟一人一小口,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鸡蛋是这世上除了肉,最好吃的东西了,他们很少能吃的到,很珍惜的一人咬一口慢慢的咀嚼,吃的慢一点,也能多留住一会美味。

裴绣看他们吃的那么满足,心里觉得难受的紧,一个鸡蛋而已。古代还是太穷了,自己回不去,只能用这个身份在古代活下去,还是得想办法过得好一点。

把稀饭喝了,肚子有东西了,身体感觉暖了起来有了点力气,但是还是需要多休息,裴绣嘱咐三个孩子,''你们三个出去玩吧,捉点虫子回来喂鸡,娘现在需要多休息。''

''好的娘,我们等会再回来给你煮稀饭。''锤子拉着两个弟弟出去了,不忘把门关好。

裴绣听到几个孩子脚步声远去,还有老二木头的声音,说娘醒来好像不一样了,居然没有骂大哥,还把鸡蛋分我们吃。

裴绣侧躺下,理了理记忆。原身10岁时父亲山上砍柴滚下山坡死了,母亲在她13岁时也重病死了,只剩下一个哥哥,哥哥大她5岁,在母亲病重前一年成的亲。原身父母双亡,传出克双亲的名声,没人敢娶,一直到十八岁才嫁给现在的夫君。

原身夫君名周成,七天前进山,赶着入冬前,去山上打野味,好去镇上换钱买油盐调料。他们家只有五亩地,还是这几年陆续置办的。

周成在家排老四,因为上头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连续成亲,掏空家底,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十五岁就去服兵役了,二十四岁时回来眉骨上带着一条疤,吓坏了村里的孩童,高高壮壮的身上还带着煞气,村里的青壮年也不敢靠近。

周成父母在周成离家后就给两兄弟分家,跟大儿子过。周成回来后,父母觉得愧对他,二十四了都还没成亲,立马就张罗着找媒婆,可是周成的脸上的疤痕跟身上的煞气,没人敢嫁。后来上门跟原主求亲,意思是周成一身煞气不怕被克。

裴绣想想就犯愁,多三个儿子就算了,想想办法总能养活,可是多个夫君该咋整,不是多双筷子的事,没有感情基础要怎么做夫妻。而且这里还是古代又不能离婚。想想就脑壳范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记忆中的周成,虽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是对原主跟孩子还是很温和的,不像外人想的会动粗。现在就希望能和平共处,不被掉马甲。

东想西想的就睡过去了,身体实在是太弱了,连续生产本来就伤身体,一个风寒就倒下了。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个缝隙,锤子看到娘闭着眼睛还在睡,就微拉着关上房门,捧着叶子包裹的虫子,去喂鸡了。

木头跟板凳站在鸡圈里,举着两枚鸡蛋高兴的冲锤子叫:’’大哥,今天有两只母鸡下了蛋,晚上给娘补补身体。’’鸡圈离有四只母鸡一只公鸡,是原主养着下蛋。这个年代人都吃不饱了,更何况是鸡,四只母鸡每天能有一只下蛋就很好了。

锤子赶忙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拿到厨房去,等娘醒了再煮给娘吃。现在已经是巳时,顺便生火煮早饭,古代一天只吃两顿饭,一般是辰时吃早食,今天娘给了个鸡蛋让他们分着吃,他们就晚了一点做饭,午饭是菜粥。锤子先把稀饭盛起来一碗,放边上,打算等娘醒了给娘吃。本来一锅粥里没几粒米,捞了一碗更看不出来米在哪。锤子又加了一瓢的水进去,盖上盖子,煮开后把青菜放进锅里,放了一点点的盐巴,煮一会就起锅了。

裴绣站在房门口,看到锤子熟练的操作,暗暗叹气,怎么就这么穷,只能等孩子的爹回来看看有没有带点猎物,能换一点粮食。

木头拿了个大碗把菜粥盛好,让木头把娘的稀饭端好,打算先端进堂屋,转身看到娘靠在房门上,不知在想什么,叫了声’’娘,你怎么起来了。’’

板凳急忙跑过去,抱着裴绣的大腿,’’娘,你是不是没事了,板凳害怕。’’

裴绣摸了摸板凳的头‘’娘没事,娘就是染了风寒,又摔了一跤,现在没事了,养几天就好了。’’

锤子把菜粥端进堂屋就马上跑出来,扶着裴绣的手臂,’’娘,我扶你回房躺下。’’

‘’不用了,我刚睡醒,想走走,扶我去堂屋。’’堂屋在正中间,对着院门口,并排三间屋子,左边裴绣两口子的房间,右边是三个孩子的房间,西侧面是厨房,堆满了柴禾跟杂物。东侧面是鸡圈,养了五只鸡,一家子的油盐酱醋,就从这几只鸡身上攒出来。

原身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就是太会过日子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抠抠索索的都把银钱省下来,一文钱都舍不得掰成八瓣花。家里其实还存着点银钱,原身是宁愿冻着,饿着,也不舍得拿出来花。几个孩子长这么大都没吃过几回鸡蛋,周成打的猎物都让她拿去换银钱,攒起来,都没让全家吃过一口。

裴绣想想就叹气,几个孩子面黄肌瘦的,当娘的怎么这么狠心,她是舍不得这么抠的对待孩子们。想着等病好一点得进城一趟,置办一点东西,不然怎么过冬,她是不想哆嗦的过冬,北方的冬天都能零下二三十度。往年都是一家人挤一个炕上,全天烧着柴禾,幸好柴禾不要钱,周成是个勤劳的汉子,早早就趁着农闲山上把过冬的柴禾准备好,堆了大半个厨房。

堂屋里摆着一张桌子,4把木头打的长条凳子。锤子把稀饭挪到裴绣面前,’’娘快吃,吃了病就好了。’’

‘’嗯,你们也吃。’’裴绣看着三个孩子呼啦呼啦的喝着菜粥,也把稀饭喝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

裴绣吃完稀饭就回屋了,叮嘱三小只’’出去玩不要去河边,不要跟其他孩子打架,可以去山上捡树枝,天黑前一定要回来,锤子是哥哥,要看好两个弟弟。’:

‘’好的娘。’’老大应着。

‘’娘我们会听哥哥的话。’’木头也跟着说。

‘’娘我等会回来陪你。’’板凳也不落后。

看着三兄弟跑出了院门,裴绣扶着墙,慢慢的走到厨房,她得看看厨房里还有多少粮食,还缺什么,好合计一下过两天去镇上买什么回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