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梨刚睡醒就发现有人要袭她的胸,她急忙伸出手狠狠地拍落那只手。然后两只爪子紧紧的护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沈听澜。沈听澜猝不及防的被打了一下,手里的温...

姜梨刚睡醒就发现有人要袭她的胸,她急忙伸出手狠狠地拍落那只手。

然后两只爪子紧紧的护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沈听澜。

沈听澜猝不及防的被打了一下,手里的温度计没拿住,掉在了地上。

他看着自己被打的通红的手,目光看向一脸防备的小野人,心中生出几分吕洞宾被狗咬的同感。

姜梨一张脸写满了控诉,嘴里吱吱唧唧的控诉着沈听澜的恶行。

沈听澜看着她那一副被人强抢良家妇女的模样,冷着脸将掉在地上的温度计捡了起来,递给她:“醒了就自己来量!”

刚好省了他亲力亲为了。

姜梨注意到他手上的温度计,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的好意,理亏在先,瞬间噤了声。

她伸出一只手去接沈听澜递过来的温度计放到腋下,另一只手还不忘将自己毛茸茸的胸部捂实了。

沈听澜见她听懂他的话,眼中闪过些诧异。不过想到动物都有灵性,也没什么稀奇的。

可目光触及到姜梨捂胸的动作时,他被气笑了:“你是觉得我有多饥不择食,会对你下手?”

姜梨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身体,抿了抿嘴唇。

确实是没什么色相。

不过她也是有尊严的好嘛,她不要面子的吗?

沈听澜看着姜梨平到爆表的胸口,说出来的话让她原地炸毛。

“公的也不知道害羞个什么劲!”

公的?

姜梨对上沈听澜嘲讽的眼神,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吱吱叽叽的为自己控诉。

你特喵的哪知眼睛看到我是公的了?

她嘴里一边说,一边挺起自己的胸口,努力的想要凸起些弧度,倔强的想要证明自己是有胸的。

沈听澜看着她的举动,心中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视线从她的胸部慢慢往下。

只见那原本该和他一样突起的部位,平坦的像呼伦贝尔大草原一般,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眼前的这只野人是母的。

姜梨等了好久,也不见眼前的人有下一步动作。

她抬起头顺着沈听澜的目光看了过去,愣了几秒。

反应过来他在看哪里的时候,她迅速的分出一只手,去捂自己的下半身,恶狠狠的看着沈听澜:“@@#¥%%%¥”

混蛋,眼睛往哪里看呢!

沈听澜之前也没注意,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野人居然是只母的。

她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和眼前张牙舞爪的小野人视线对上,沈听澜脸上闪过些尴尬,不过很快就被他掩去了。

“时间差不多了,温度计给我。”

他在转移话题。

姜梨本想再骂几句,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瞬间老实了。

算了,反正她还长着一身毛呢!也不算吃亏。

这样一通安慰自己完,姜梨心里好受了不少,她乖巧的伸手将腋下的温度计递了过去。

沈听澜看着骤然老实的姜梨,有些诧异,他拿着温度计看了一眼:“37.5度,还有些烧。”

低烧不适合吃药,沈听澜用水打湿了毛巾,叠成方块放在她的头上,物理降温。

姜梨脑袋还有些晕,迷迷糊糊中她又昏睡了过去。

沈听澜见她睡着了,准备出去找点吃的。他在林子里找了些果子,有去旁边的小河里面抓了几只鱼。

正准备回去,视线被旁边的麻叶吸引。他犹豫了片刻,最后摘了几棵带了回去。

姜梨睡醒的时候,天差不多快要黑了。

她迷糊的睁开眼,有点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她正准备起来,手下被什么东西膈了一下,低头看去,发现是一件用叶子制成的裙子。

裙子是用麻叶的树皮串起来的,样子类似于吊带连衣裙。

看着歪歪扭扭的叶子,她不禁联想到男人拿着针线的模样,心中生出些异样的情绪。

沈听澜做这件叶子裙子花了好几个小时,做好了也差不多到了晚饭的时间。

他去溪边将抓到的鱼处理了一下,回来生火准备烤鱼。

姜梨出帐篷的时候,晚饭快要好了。

沈听澜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触及到她身上的裙子时,表情楞了一下。

叶子制成的裙子穿在她身上还算合身,原本一身毛的家伙穿上衣服,倒是也有几分人样了。

看了几眼后他就快速的转移了视线,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他故意拔高了声音:“醒了就过来吃饭,还在那杵着干嘛!和憨熊一样,难不成等着我喂你?”

如果说姜梨看到这件裙子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感动的话,这会直接被这句话摧残的一干二净了。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这种毒舌男是个好人!

吃饭的时候,姜梨看着沈听澜,拿着果子狠狠的咬了一口,仿佛嘴里的不是果子而是沈听澜。

不过她骨气在美食面前,很快就败下阵来。

原本看向沈听澜的眼神慢慢的下移,最终落在他手上的烤鱼上。

穿到这片森林里这么久,她都没有进食。

火架上烤的金黄的烤鱼,浓郁的香气像是有目的一般往她鼻子里窜,她没出息的吞了好几口口水。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馋。

如果沈听澜愿意分一只鱼给她,她就原谅他今天的恶行,姜梨心里暗暗的想。

沈听澜见手里的鱼烤的差不多,拿出来放在旁边的草堆上面打算凉一下。

这一动作落到姜梨的眼中,就是他想要吃独食的信号。

她愤懑的转向一边,背对着沈听澜,颇有志气的不去看那鱼。

不给她吃算了,她一点都不想吃。

沈听澜见鱼冷的差不多了,在里面挑了一只大的,正准备递给姜梨,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对着他坐着。

“要不要吃鱼?”

姜梨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看了看他手里拿着的鱼,再看看不远处草堆上的鱼,眼中闪过些诧异。

她记得沈听澜只抓到了两只鱼,而他手上递过来的那只鱼明显比草地上的那只大。

沈听澜见她傻傻的看着自己,半天没有动作,再次开口:“不吃?”

姜梨觉得这会的沈听澜整个人都在发光,她感动的两眼泛泪光。心里默默的想,以后无论沈听澜怎么挖苦她,她绝不生气。

这么想着,心里的顾虑就没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野人后我傍上了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