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烧水煮茶。“棋。”摆好棋盘。“字。”文房四宝。“眠。”整理床铺。这些日子,叶梦纯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惜字如金。宋子晋仿佛是得了一种多说一个字就会死的毛病,所有的...

“茶!”

烧水煮茶。

“棋。”

摆好棋盘。

“字。”

文房四宝。

“眠。”

整理床铺。

这些日子,叶梦纯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惜字如金。宋子晋仿佛是得了一种多说一个字就会死的毛病,所有的指令,都得靠猜,靠琢磨......

若有一件做不好,做不对的,就会获得阎王要你三更死的眼神。

躺在床榻上的宋子晋,斜睨了一眼脸上写满疲惫的叶梦纯,冷冷道:“你不会已经厌烦本殿下了吧?”

叶梦纯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怎么会呢,七殿下您的话语就是叶甲某我生命的方向。”

宋子晋的眸子里透出一丝邪恶:“既然如此,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吧。”

这小说的尺度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

叶梦纯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那么一丢丢的期待。

毕竟是美色当前,作为一个拥有正常功能的完整人类,会动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在叶梦纯脑子里不断出现不可描述画面的时候,宋子晋的一根手指缓缓进入了她的视线。

那根手指向下指了指:“就睡这。”

叶梦纯的笑容僵在脸上:“殿下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打地铺?”

宋子晋点头:“若有杀手进来,肯定会先踩到你。你大叫一声,我就能从睡梦中醒来自保。”

如果不是叶梦纯自己躺在地面的话,她真想为宋子晋的提议点个赞。

看着硬邦邦的地面,感受着不断吹进来的过堂风,叶梦纯微笑着问道:“我能拒绝吗?”

宋子晋同样微笑着回答:“不能。”

啊!这个讨厌的男人,就算不是自己的仇敌,也很想砍死他呢!

叶梦纯无奈之下,只能抱着自己的被褥过来。

虽说一次次轮回都在惨死中结束,但身为尚书独女的她,成长的十几年来,还真未受过半分委屈,躺在冰冷的木地板上睡觉,这还真是第一次。

为了静容的未来,为了我们自救联盟,这算什么!

已经快要进入梦乡的宋子晋,被突然打了鸡血的叶梦纯身上那股奇怪的热量吓醒,他看着地上那个身子纤弱的女子,满头飘起问号。

这股热量是她散发出来的?她这是要自燃了?

这一夜虽然冷点,但还算睡得安稳,但当叶梦纯醒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要睡的这么死比较好。看着宋子晋床头那突然多出的水桶,叶梦纯的背后飘过一丝凉意。她隐约觉得,那桶水是宋子晋给她准备的。

这是打算趁我睡着,把我淹死吗?

宋子晋醒后,站在叶梦纯跟前把身体张开成大字型。

两人四目相对半响后,叶梦纯才反应过来:“殿下,是让我替你更衣吗?”

宋子晋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不然呢?难道是本殿下来为你更衣吗?”

就在叶梦纯心里抱怨,手上勤快的给宋子晋更衣的时候,楼下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宋子晋一人下楼面对,叶梦纯则躲在楼梯口偷偷观望。

领头的太监对着宋子晋行礼:“七殿下,咱家是内侍监的王全。打从今日起由咱家对七殿下执行皇上定下的责罚,还望七殿下莫要怪咱家,咱家也是听从圣上的旨意。”

听到那太监的自我介绍,叶梦纯瞬间懵了。

完了,完了,完了!

还真有一个王公公,我这不是要露陷了?

叶梦纯转身想跑,想到责罚二字,又忍不住回来偷瞄。

责罚是啥?

王公公身后的两个太监,把宋子晋的上衣脱掉,将他按在地上的长椅子。随后掏出一尺宽的板子,对着宋子晋的后背狠狠的拍了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

叶梦纯快速翻阅着手中的书籍,她可不记得书中有讲宋子晋挨板子这件事啊!

就算壮如牛马,这二十板子打下去,也会丢掉半条性命。

何况是一个身体瘦弱的人?

虽然叶梦纯知道宋子晋是隐藏的高手,但武功高手是能打,又不是能挨打。等二十板子打完后,宋子晋瘫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吓得叶梦纯不知如何是好。

刚刚还一脸恭敬的王全,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可恶的小人:“七殿下,以后每隔十五天咱家都会来此传达圣意,您记得早做准备。”

说完,带着他的狗腿子,得意洋洋的走了。

看着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宋子晋,叶梦纯不仅没有生一丝怜悯,反而开始纠结要不要顺势补上一刀。

若是宋子晋直接挂了,那我不就可以帮静容提前结束剧情了?

想到这里,叶梦纯跑到楼上取来了一把匕首,缓慢的向宋子晋移动。

哦吼吼!大美男,姐姐来帮你杀青了!

就在叶梦纯举起匕首的那一刻,宋子晋一手握住身体下的长椅,将其捏了个粉碎!

叶梦纯愣在原地,求生欲使她刹那间嘴角扬起弧度,并用甜美的声音亲切问道:“七殿下,要不要吃一个苹果,奴婢削皮超级在行呢!”

宋子晋回头冷眼看她:“是吗?原来你要削的是苹果的皮,而并非本殿下的肉呢?”

叶梦纯的笑容咧的更大了,扯得她脸痛:“请殿下不要怀疑,我对殿下的忠诚。”

宋子晋无视自己背上的伤痕,将上衣松垮垮的披在身上,露出结实的胸膛:“忠诚?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对我有半分忠诚?”

若是往常叶梦纯绝对会被这诱人的身躯吸引,但现在为求活命,她无心美色,只能用上她唯一会的技能,瞬间流泪法:“殿下...我对殿下的忠诚,是殿下让我往东,我不会往西,殿下让我上山,我不会下水,殿下让我洗脚,我不会洗头......”

宋子晋突然伸手捂住了叶梦纯的嘴,他很嫌弃她流下的眼泪与口水,把沾到手掌上的痕迹全都擦在了叶梦纯的衣袖上:“洗脚这个提议不错,去准备吧。”

啊?

叶梦纯眨眨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子晋:“殿下,您应该不喜欢别人触碰你吧。”

这是为了整我连人设都改了啊!

书上明明写着,宋子晋为人孤傲,从不愿侍女触碰他。直到遇见了女主,他对女主动心,不再厌恶女人,才开始对宫女的服侍没那么抗拒了。

宋子晋抬眼看她,眸光阴冷:“本殿下很乐意让你服侍,根据你刚才表忠心的态度,你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嘛?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乐意?”

叶梦纯堆满假笑:“怎么会呢,荣幸之至!”

待宋子晋上楼后,叶梦纯一边烧水,一边暴怒!不是折磨枯草,就是蹂躏柴枝。

虽然,她来君子阁的时候,曾经答应宋静容,为了宋静容的安危,为了自救者联盟,她就算给宋子晋洗脚,也要完美完成任务。

但是真要给一个极其讨厌的人洗脚,她的内心还是无比抗拒的。

经过了很长的心里建设后,叶梦纯终于接受了要给宋子晋洗脚这件事。

洗脚算什么,又没让我给他洗澡,多大点事啊!

就在烧水的这个时间内,她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将热水端到二楼的时候,宋子晋正在给自己上药。他很熟练,完全不需要人从旁协助,上药时也不会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正常的,是会经常出现在生活中的小事。

“看够了?”宋子晋穿好衣服后,目光瞬移到叶梦纯身上。

叶梦纯缓过神来,将水端到宋子晋面前:“殿下,洗脚水好了。”

宋子晋看着面前那还在翻滚冒泡的热水,随手摘了一片橘子叶丢入水中,叶子瞬间烫的卷曲,壮烈牺牲!

叶梦纯看到此景,打算蒙混过关,她挠挠后脑勺,声音越说越小:“诶,在我们老家,烫脚对身体好哦!”

宋子晋的眉尾挑起,笑容逐渐变态:“那本殿下就把这次身体变好的机会让给你!”话毕,他拎起叶梦纯就要去脱她的鞋。

“不要啊,我不要上来就大结局啊!”叶梦纯死死地勾住自己的腿,像树懒一样紧紧抱住了宋子晋。

宋子晋没被那些混蛋打疼,反倒是被拼命反抗的叶梦纯抓疼了。他的冷汗从额头上滴落,正好落在了叶梦纯的眉间。

叶梦纯看着表情痛苦的宋子晋,疑惑道:“殿下,你怎么了?”

宋子晋没有发怒,十分温和的对她一笑。

然后抱起叶梦纯走到浴盆边,里面是他昨日洗澡后还未清理的污水。

叶梦纯没注意到这一点,她只是看见了浴盆,她那脑中对美色期待的开关,无人工干预自动开启,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宋子晋的眼睛里,突然多了讨厌嫌弃反感甚至想让她死等复杂的情绪。

当叶梦纯反应过来后,她已经逃不掉了。

“去死吧!”宋子晋丢下冷冷的三个字,将叶梦纯丢入污水中。

叶梦纯被带着残余皂荚味道的污水呛的差点没了命,她拼命挣扎,才从污水中坐起身来。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

叶梦纯狼狈的爬出澡盆,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

好,很好,老娘再也不想着讨好你了!

老娘要搞死你!

要让你知道知道,惹怒女人的下场是什么!

叶梦纯立志要宰了宋子晋,送他去见阎罗王,她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端起那盆滚烫的热水,向宋子晋泼去。

坐在床上的宋子晋似乎早有预判,轻松闪躲后,连盆带叶梦纯一起,毫不留情的将这两个东西,从二楼丢进了池塘。

叶梦纯抱着洗脚盆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落入水中,让平静的水面溅起漂亮的水花,掀起一阵阵涟漪。

叶梦纯这回是带着一身污泥爬上了岸,嘴里还不时的吐出一些水草来。

她呆呆的坐在池塘边半晌后,放弃了谋杀宋子晋的想法。

还是加强关系好,逐个击破法什么的最好了。

不论是明杀还是暗杀,都不适合我这种蠢货!

叶梦纯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水平,烧了温度适中的水,乖乖的上楼给宋子晋洗脚。

外加,收拾好被她弄湿的床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自救联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