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柳夏月进了东宫后,她便没过过一个安稳日子。先后经历了下毒,暗杀,纵火等灾祸,更过分的是有人在她如厕的时候,竟然藏在屎里等着捅她菊花。她想过东宫险恶,但是到达这种程度,是完...

打从柳夏月进了东宫后,她便没过过一个安稳日子。

先后经历了下毒,暗杀,纵火等灾祸,更过分的是有人在她如厕的时候,竟然藏在屎里等着捅她菊花。

她想过东宫险恶,但是到达这种程度,是完全超过她的预料的。

但最令她在意的,是身为侍卫的她过的水深火热,而本应身处险境的太子那边却异常的安稳。仿佛所有的黑恶势力的注意力都从太子的身上,转嫁到她的身上一样。

入夜,她与一众高手,守在太子的寝殿之外。

今夜很静,静的你不用琢磨,就知道肯定有问题的那种。

刹那间,一道光影快速冲着众人飞来。密密麻麻的暗器如暴雨般从天而降,场面十分紧张,护卫各施本领,一阵近似疯狂的闪展腾挪才脱离险境。

柳夏月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她身边的暗器,无一例外全都发着幽幽的蓝光,那是淬过剧毒的表现,但其他人四周的暗器却没有。

这些匪贼过分了,杀个人还厚此薄彼!

就在柳夏月气鼓鼓的想要去远处的林中揪出撒暗器的人时,太子突然醒来,召唤众人进屋去。

太子穿着寝衣,坐在桌前,忍着口渴,等待众人为他试毒。

一杯杯沏好的茶水放在十个侍卫面前,从一到十,分别用银勺匙出一点放入嘴中。

所有人都按照这个步骤做了一遍,直至轮到柳夏月照做时。屋内的空气瞬间静止了,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柳夏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又想证明什么。

只见柳夏月冷笑一声,将茶盏扣到了地上。

那茶水落到地上的一瞬间变成了白色粘稠的泡沫,还会冒起几缕缓缓上升的烟雾。

“今天又是狗蛋大人呢。”

“狗蛋大人不愧是天选之人。”

“狗蛋大人真是太棒了,不愧是东宫倒霉第一人!”

柳夏月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有时候她真的会怀疑,这毒是不是眼前这位面相良善的太子所为。

因为实在是太巧了,巧的太离谱了!

没道理次次都是她中选吧!

这群匪徒的目标真的是太子吗?不论从哪个角度,都像是冲自己来的!

宋玉轩从那些试过的茶水中随便挑了一杯饮下后,对着柳夏月温柔一笑:“狗蛋,有你在身边,本宫十分安心。”

还是找个机会捅死这个伪善的家伙吧,总觉得比起梦纯,我会先死在东宫呢!

就在众人打算退出寝宫,让太子继续休息的时候。

一众杀手破门而入,他们口中大喊道:“杀太子者,赏金万两。”随后挥刀冲着柳夏月砍来!

你们如果瞎就不要干杀手这一行了!

盲人按摩它不香嘛?

柳夏月心中怒喊一声,只能选择拔刀自卫。

其余九个侍卫因为无人对其动手,站到一边充当起了柳夏月的啦啦队:“狗蛋,加油,狗蛋,威武!”

在经历了与十几个人的厮杀后,柳夏月成功解决了一众杀手,再次苟活一夜。

不行了!

这个东宫老子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再混下去,太子没死,我先力竭而死了!

侍卫们将现场清理干净后,柳夏月走到了太子身旁,她跪下,非常严肃的看着宋玉轩道:“太子殿下,护卫这活我不干了!”

宋玉轩似乎对柳夏月打算退出这事一点也不意外,他倚在软垫上,笑容带着三分阴险:“狗蛋,你入东宫的时候,有没有阅读过自己所签的契约?”

柳夏月回忆了一下,她似乎在入选东宫之后,真的在某张纸上签字还按了个手印,但上面是什么内容,她没注意过。看着满脸写着我是坏人的宋玉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心翼翼的道:“上面写的是什么,我当时没看。”

宋玉轩从身旁的盒子里掏出了那张写着柳狗蛋的契约,大声念了出来:“你看这最后一句,本人自愿入东宫,即日起生是太子的人,死是太子的鬼。”

柳夏月浑身一颤:“这个...不能做数吧,毕竟当时也没人提醒我啊!”

宋玉轩靠近柳夏月的脸,一字一字道:“你..是..说..本..宫..忽..悠..你..了?”

柳夏月吓得退后一步:“属下不敢!”

宋玉轩摸摸柳夏月的额头:“狗蛋,本宫超级喜欢你呢,不要走好不好啊?不然你就不能生做本宫的人了,只剩死做..本宫的鬼了!”他的后半句,加重了语气。

柳夏月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用最温和的口气,说着最渗人的话。眼前的王八蛋太子早就把她算计好了,她还是太年轻了,竟然异想天开的以为自己能临阵脱逃,为了活命,她只能选择低头:“属下也只是随便说说,太子莫要当真。”

宋玉轩很满意的点点头,随即表情瞬间变得冷淡,语气也变得冰冷无情:“既然如此,还不快滚!”

柳夏月用其最快的身法,闪现出了太子寝宫。

这个恶魔!

老子迟早把你劈成两半。

第二日一早,太子要出宫狩猎。

当听到宋玉轩指名要柳夏月跟随时,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不愿意的。

因为嘴上答应着一定会好好保护太子的柳夏月,身体却往相反的方向移动着,并且越走越快,直到撞到了墙。

“这孩子心不甘情不愿呢!”

“整个身体都在抗拒呢!”

众人一边窃窃私语,一边走向太子,独留柳夏月自己在墙边做最后的抵抗。

但最终还是被其他侍卫扛着上了太子的马车。

虽说这个由十二匹马拉拽的玩意名义上还被唤作马车,但实际上它大的离谱,就是一座行走的宫殿。

里面不仅可以睡觉吃饭办公如厕,还能表演一场胸口碎大石!

在这座宫殿内,除了柳夏月外,还有十一个侍卫。他们将宋玉轩围住,不论是宫女还是太监,都需要通过他们的检查,才能接触到太子。

这么怕死就不要出来玩了!

柳夏月不断在心里吐槽宋玉轩的行为。

马车行至望月湖时,一个穿着低阶官服的小老头走了上来。

看见宋玉轩,他磕了几个响头,谄媚道:“太子殿下,微臣知道太子殿下今日会路过望月湖,特来给太子殿下送可解暑去火的水嫩樱桃。”

宋玉轩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小老头,挑眉一笑:“哦?樱桃?”

小老头看宋玉轩有了兴趣,兴奋道:“这樱桃饱满,鲜嫩多汁,保证能让太子殿下您满意!”

宋玉轩听后,笑的更放肆些:“好,若你这樱桃能让本宫满意,本宫定会好好赏赐你的。”

小老头疯狂磕头谢恩后,快步下了马车,向不远处的小房子跑去。

就在柳夏月打算把宋玉轩喜爱樱桃这事,记录到她的柳氏记仇本当中的时候。

小老头拉着一位身穿红纱衣,曼妙身材若隐若现的美人上了马车。

那女人对着宋玉轩抚媚一笑,行礼道:“小女樱桃,见过太子殿下。”

宋玉轩似乎对其很感兴趣,接住了对方的媚眼,面色也变得饶有趣味:“确实是个美人。”

小老头笑容油腻起来:“那微臣就不打扰太子殿下享受这夏日美味了。”

等老头下了马车,宋玉轩向樱桃勾勾手指,樱桃含羞浅笑矜持了一番后,迈着婀娜的步伐走向太子。

就在樱桃想使用媚态,爬上太子的书桌时。柳夏月不知在何处找了个铁链,将樱桃的两条腿锁上了。

马车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纷纷看向柳夏月。

宋玉轩皱眉道:“柳狗蛋,你在做什么?”

柳夏月非常严肃的蹲下,拉开那飘来飘去的红纱,指着樱桃虽然白皙滑嫩但却健壮异常的大腿道:“这两条腿一看就练过下盘功夫,有可能是少林的金刚大力腿,也有可能是峨眉的弯枝梅花脚。不论哪种,都十分危险。”

旁边的侍卫敬佩道:“想不到狗蛋如此博学多才,见识宽广。”

柳夏月放下红纱,一脸骄傲道:“只要锁着腿,就算她再有本事,也用不出来。太子殿下你放心玩吧,如果那啥的时候不方便,就用狗…爬…”

千钧一发之计,宋玉轩一个镇纸丢过去,将柳夏月打了一个跟头。

“快闭嘴吧,你再胡言乱语下去,这本书就要禁了!”

待宋玉轩冷静下来,眼前的樱桃已经换了一副面貌。她咬牙切齿,怒目可憎。但却不是对着太子,而是对着柳夏月:“传闻太子跟前多了条好狗,若想伤太子,必先除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柳夏月一边揉自己被打伤的额头,一边好奇的询问:“那条狗是指我吗?”

樱桃气道:“用装傻充愣,来掩盖自己的洞悉一切吗?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哈?

柳夏月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啥!

樱桃没了腿功,只能靠着快速翻跟头离开马车,但却因为踩到了柳氏记仇本,而掉落马车摔到腰,完全不能动弹。马儿们被她所惊,狠狠的踩了上去。

顿时骨头断裂之声响彻,再看樱桃已经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看到那本令她重伤的柳氏记仇本时,樱桃的目光充满敬佩的望向柳夏月道:“能死在你这样算无遗策的高手手里,我也算此生无憾了!”

柳夏月捡起被踩了一脚的小本本,紧皱眉头。

这完全是自己作死的啊!

跟我有什么关系?

就在柳夏月还未从樱桃突然暴毙的阴影中走出来时,宋玉轩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她。

柳夏月见到宋玉轩那要吃了她的眼神,瑟瑟发抖:“太子殿下,我只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没想破坏你的春宵一刻。”

宋玉轩听后,不知为何更气了,他揪起柳夏月的耳朵,怒吼道:“混蛋,本宫什么时候要跟她春宵了,本宫只是要让她说出幕后黑手,她现在死了,你让本宫去哪里找背后的主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自救联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