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叶梦纯进行了走马灯式的回忆,她努力的想象了宋静容被打被虐待的场景后,终于冷静下来,用姐妹牺牲的画面抵挡住了美色的诱惑:“是王...”宋子晋眉尾一挑:“是王...

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叶梦纯进行了走马灯式的回忆,她努力的想象了宋静容被打被虐待的场景后,终于冷静下来,用姐妹牺牲的画面抵挡住了美色的诱惑:“是王...”

宋子晋眉尾一挑:“是王美人?”

叶梦纯道:“是王公公!”

宋子晋冷笑一声,用脚后跟踢倒了食盒,冒着热气的饭菜洒了一地。

呀!畜生!这可是老娘自掏腰包去尚食苑买来的,就算不吃,也不能浪费粮食啊!

叶梦纯气的差点喊出声来。

宋子晋斜了一眼地上的大鱼大肉,问道:“从前我没犯错时,也不会有人送来如此丰盛的食物。怪了,如今我被罚入君子阁,反而过的比以往更好了?”

你大爷的,谁清楚你以往过的是什么日子?

叶梦纯一肚子抱怨,脸上还要故作平静:“奴婢不知,奴婢是王公公派来侍奉七殿下的,食盒也是王公公交给奴婢的。若是七殿下不满意,奴婢这就回去给七殿下拿一盒新的饭菜来。”

宋子晋捏住叶梦纯的下巴缓缓抬起,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般:“你既然心里无鬼,为何不敢看我的眼睛?”

叶梦纯鼓起勇气与宋子晋对视,她本以为自己会掉入他深情款款的眼眸中溺亡,却没想到宋子晋的眼睛里写满了...

你这个垃圾!

“七殿下,我觉得你就是不饿!”气愤的推开宋子晋,叶梦纯蹲下身子将散落一地的食物收拾起来。

却不想宋子晋突然伸手压住她的头,让她无法起身。

叶梦纯心里一紧,有点恐惧,碎碎念叨,老娘不会刚开场就死掉吧......

强忍心中恐惧,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回眸问道:“七殿下,奴婢没做错什么吧?”

宋子晋冷冷道:“吃下去!”

吃?吃下去?

看着散落在地的饭菜,叶梦纯恍然大悟!

这货原来是怀疑这饭菜有毒啊!

叶梦纯松了口气,回身打掉宋子晋的手,当着他的面将饭菜一碟一碟的放在地上。

“你看好了!”叶梦纯端起饭碗,将脏的地方抖下去一些,随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叶梦纯边吃边说道:“七殿下你放心好了,你要是怕饭菜有毒,以后送来的饭菜我都帮你吃了。”

宋子晋皱紧眉头,眼神更加冰冷:“你都吃了,那我吃什么?”

叶梦纯赔笑道:“那我就都帮你尝一尝,要毒也肯定先毒死我!”

宋子晋缓缓蹲下,一手捏住叶梦纯塞满饭菜的脸颊:“你是打算让我以后每天吃你的剩饭?”

叶梦纯被眼前这个事B的男人气的发狂,她压住怒火,咬牙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七殿下你到底想让女婢怎么样?”

她吃的太多了,又被捏着嘴,边说边喷饭粒。

宋子晋这回上了两只手,左右开弓把叶梦纯的脸颊扯出两个角:“你的脑子里装的是屎嘛?你难道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银针?”

哦!

对哦!

用银针扎一扎就可以咯,也不是非得我用嘴尝吼!

叶梦纯尴尬的一笑:“奴婢知道了,多谢七皇子殿下提醒。”

宋子晋松开叶梦纯的脸颊:“吃饱了?”

叶梦纯点点头:“吃饱了,挺好吃的。”

宋子晋见她如此不识相,扬起一抹带有恶意的笑,一字一字道:“那..就..去..给..本..殿..下..准..备..饭..菜..啊!”

叶梦纯头一次明白何为阎王笑,她吓得快速爬起来,抱着食盒连滚带爬的下楼。

一想到要和这种恐怖男人单独相处两年之久,她就头皮发麻......

临到门口,宋子晋幽幽的声音从二楼飘下来:“以后这君子阁内,就只有你我相伴了。别离我太远,我会随时找你的。”

叶梦纯气的能将食盒的手把掰断,但为了伟大的自救计划,她还是面带微笑的回眸:“是,奴婢随时待命。”

东宫外,柳夏月排在一群高大强壮的男人身后,她背靠墙,嘴里嘀咕着乱七八糟的咒语,心里十分忐忑。

过了会儿,从门内走出一个太监,扯着嗓子喊道:“下一个,柳狗蛋!”

柳夏月听到后,来了句:“哪个傻子会起这种名字?”

直到身旁的彪形大汉们把目光齐刷刷的向柳夏月投来时,她才反应过来,拿起自己的腰牌看了一眼。

卧槽!

我忘记了,我就是那个傻子!

柳夏月赶忙跑出人群,站在太监面前:“公公,是我,我是傻子!呸呸呸!我是柳狗蛋啊!”

喊话的公公对着柳夏月翻了个白眼,嫌弃道:“就你这个脑子还敢来东宫应招,不怕太子动怒砍了你吗?”

柳夏月笑嘻嘻的挠挠后脑勺:“不怕,剧情里他不是送我上路的那个!”

公公一头雾水,甩了一下手中的拂尘:“别贫嘴了,快进去吧。”

柳夏月点点头,跟着公公进了东宫。

东宫正殿内,太子在一群大内高手的保护下,坐在高座之上。

居中的位置设有械斗场,虽不见之前进入的应招者,但还未处理的血迹和散落无章的兵器残肢,足以证明这个地方已经经历了无数场厮杀了。

“真没想到,取这个名字的竟然是个女人。”太子宋玉轩轻笑一声,饮下一杯美酒。

话音落,大内高手们跟着哄堂而笑。

柳夏月抬头望去,身着蟒袍的宋玉轩,正好也在看着她。

如宋静容所形容的一样,宋玉轩长了一副好人脸,儒雅俊美,眼神清澈似水,不带一丝欲念。很难想象得出,他是个会对发妻做出那种恶事的人。

但柳夏月是个不被表象迷惑的人,哪怕眼前的人生的再绝世,一旦让她认定为恶人,她就会自动将他的相貌定为猪!

宋玉轩微微一笑,抬手道:“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本宫就为你让一步,你只需要与一位大内高手对决便好,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就算你通过。”

柳夏月听出宋玉轩瞧不起她了,便问道:“若是不让这一步呢?”

宋玉轩挑眉看她,上下打量一番后,道:“那就要一次对抗三位高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

柳夏月走进械斗场,选了一把钢剑做武器,随后对着那些瞧不起她的大内高手们勾了勾手指头:“不必让这一步了,尽管来吧。”

大内高手们吃惊的看着柳夏月,他们虽被惹怒了,但还是要听从太子的意思。

宋玉轩仔细盯了一会儿柳夏月,见她目光未有闪烁,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有意思的姑娘,去吧,看她这么有骨气,留她一条性命。”

对于这场比试,宋玉轩猜对了时间,与他所想一致,确实没有撑过半柱香。与他所想的不一致的地方,是这群大内高手们,一个都没剩下,全都被柳夏月打的半死不活。

柳夏月得意的坐在人山上,开始擦拭那把陪她胜利的钢剑。

刚刚嘲笑过她的公公,满脸震惊,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太子殿下,这女人不是等闲之辈,这等功夫世间罕有!”

柳夏月抬眼看向那些个嘲讽过她的大内高手,用邪恶的神态,坏笑道:“还有谁要与妾身来一场嘛?”

看着纷纷摇头退后的高手们,柳夏月的心里呐喊一声,老娘的人设可是以一敌百,万人丛中取敌将首级的女将军,你们这帮渣渣!

宋玉轩对柳夏月不能更满意了,他眼中藏不住喜色,拍手叫好:“好功夫,从今往后,你就是本宫的人了。”

今日是裴景文第一天入宫,他领完护卫专属的衣服,刚走进更衣处,宋静容便从门后钻出,垫着脚偷偷的往里瞧。

一旁的宫女太监看后窃窃私语,都觉得公主大了,开始思春了。

宋静容的心里牢记柳夏月的交代,一定要多多夸奖裴景文这件事,她不敢懈怠,决定要抓好每一个细节,一定要让裴景文在崇拜、关爱中度过这两年。

当裴景文穿好衣服,推开大门的那一刻,宋静容立马跳到他的面前,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你穿这件护卫服真的是太好看了。”

裴景文吓了一跳,连忙退后行礼:“公主殿下。”

宋静容拍拍裴景文的肩膀:“放松,不用这么拘谨。”

裴景文受宠若惊,一时不知如何自处,只能点头道:“是,公主殿下。”

宋静容指了一下远处的风景:“你看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你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啊?”

裴景文恭敬的回道:“公主想要去什么地方,属下都会陪公主去。属下会一直随身保护公主的安全,请公主放心。”

宋静容挥手:“诶?什么安全不安全的,我不重要!”

裴景文再吃一惊:“公主,你说什么?”

宋静容岔开话题,笑容满面:“你入宫的目的,是放松,是来玩的。咱们永乐宫以后一切以你的生活为主,例如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想看哪的风景,或者想玩点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给你安排。”

裴景文有点慌了,他不知道为何宋静容会对他如此热情:“公主,你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微臣是为了保护公主才进宫的,怎么能够顾着自己享乐,而不顾公主的安危?”

宋静容见裴景文不领情,气的扯了一下自己的裙摆:“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安危!”

裴景文愣在原地:“我的快乐是公主的安危?”

宋静容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太着急了,便挥挥手:“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你先跟我来吧。”

裴景文点点头,跟在宋静容的身后。但他越走越觉得不对,没一会儿就被宋静容领到了永乐宫的寝殿之中。

裴景文用手抵在门框上,拼命反抗:“公主,这万万使不得啊,属下不能进你的寝宫啊!”

宋静容牙咬切齿,奋力抓住裴景文的腰带往屋里拖拽:“这有什么可见外的,我让你进来你就进来!”

裴景文急的快流出眼泪了:“公主这是要杀头的死罪啊!”

宋静容脱口而出道:“你要是这么轻易就能死,我就不用这么拼了!”

诶?裴景文突然不挣扎了,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带着满满的疑惑看向宋静容。

宋静容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我TM好像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自救联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