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之前的计划,永乐公主宋静容需要将二人弄进皇宫。通过一系列求爷爷告奶奶的办法,她终于在两个月内,将户部尚书的独女叶梦纯与护国将军孙女柳夏月请到了后宫伴读。也是通过这...

根据之前的计划,永乐公主宋静容需要将二人弄进皇宫。

通过一系列求爷爷告奶奶的办法,她终于在两个月内,将户部尚书的独女叶梦纯与护国将军孙女柳夏月请到了后宫伴读。

也是通过这件事,宋静容才认识到自己这个公主是多么的没有地位。

不就是选两个伴读嘛,她竟然要从皇后磕到宠妃才能见到皇帝,然后还需要继续磕到皇帝满意......

看着额头上缠着纱布的宋静容,两人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整得跟你们都在家过的挺好似的!”宋静容不服气的扬起下巴。

叶梦纯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了一本《玛丽苏女主的幸福生活》翻到了描述自己的那一页:“叶梦纯,户部尚书独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是父亲的掌上明珠......”

柳夏月掏出了自己的柳氏记仇本:“柳夏月,护国将军孙女,自幼在军营长大,受到万千将士们的保护与疼爱,从未受过半分委屈......”

啪!

宋静容一掌排向桌面:“你们两个废物,人这种东西,不经历挫折能成长吗?能独立吗?能有属于自己的人格吗?”

两人相视一眼,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宋静容一脸严肃的说道:“我额头上的伤,就是成长的印记,我提前比你们两个人多迈出了一步,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咱们三人中智慧与成熟的担当。”

柳夏月眨眨眼:“虽然但是,你迈出的这一步,依旧改变不了你日后被当做赝品打死的这事啊!”

宋静容怒道:“放肆,大胆!”

叶梦纯挥挥手:“别在意,口无遮拦是她的人设。”

宋静容质疑道:“我严重怀疑,她的口无遮拦中,包含着她个人意识的恶意!”

叶梦纯笑道:“不论怎么说,我们都要感谢公主,为我们自救计划的第一步,做出的伟大贡献。”

集体鼓掌!

柳夏月问道:“那下一步呢?我们两个人该怎么做?”

宋静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和腰牌放在桌子上:“这套蓝色的是梦纯的,这是君子阁宫女的衣服,我已经打点好了,安排你专门侍奉宋子晋,给他做贴身侍女。这套褐色的劲装是夏月的,再过十天东宫会选拔新一批侍从,我已经给你报好名了,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叶梦纯拿起腰牌翻开看了一眼后,瞬间傻掉:“叶甲某?”

宋静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额......我也没什么起名字的才华......你就将就一下吧!”

叶梦纯愤怒道:“兰兰红红翠翠这种狗狗都有的名字,你都不给我一个吗?”

宋静容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叶梦纯:“梦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成功的伟大女性,都不需要姓名。”

叶梦纯没忍住,给了宋静容一拳:“放屁!”

柳夏月看了一下自己的名牌后,淡淡道:“别生气了,我的也没好到哪里去。”

叶梦纯接过来看了一眼后,叹气道:“看来你真的没什么起名的才华,给我起名叶甲某是你对我最大的情谊了。”

只见那褐色的腰牌上,用金粉勾描了三个大字,柳狗蛋。

放下起名这个细节后,三人再次开始讨论自救计划。

柳夏月问道:“裴景文呢?公主可有让他入宫做你的侍卫?”

宋静容叹了口气:“别提了,那个裴景文实在是一言难尽。”

叶梦纯歪头:“怎么了?”

宋静容回忆起半个月前发生的事,一脸的黑雾缠绕:“我先后举办了五次选拔,分别是骑马,射箭,文试,武试,还有一场歌唱比赛。”

叶梦纯看向柳夏月:“是不是有个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柳夏月点头:“对啊,骑马和射箭不是一场比赛就行了嘛?”

叶梦纯咬牙道:“我TM说的是那个吗?”

柳夏月一脸懵圈,嗯?

宋静容拿出四张排名表递给二人,二人仔仔细细的查看后,发现每一场比赛的最后一名都是裴景文。

叶梦纯皱眉道:“他这不是自卑,他这是有自知之明,他是真的啥也不是啊,哪有人门门都是倒数第一的!”

宋静容点点头:“也不能这么说,他在每场比赛里的表现还是有亮点的。”

柳夏月道:“例如?”

宋静容摸了摸下巴:“跑马比赛虽然他是倒数第一,但是他的马自己跑了第一。射箭那场虽然没射到靶子上,但是有意外收获,射中了一头鹿,肉质挺嫩的,做了几个小炒,还弄了点馅饼。文试那天他交了一张白卷,气的先生要去御书房告状,路过藏书阁时发现有人要在宫内纵火,侍卫将其拿下,才免遭一场劫难。至于武试,他是真的不行,打了七场输了八场。”

叶梦纯道:“这第八场是?”

宋静容摊手:“我实在是太气了,自己上去捶了他一顿。”

柳夏月叹气道:“那我不废了,他做不了公主的护卫,日后还是要灭我满门的啊?”

宋静容摇了摇她的右手食指:“不不不,他做了我的护卫。”

叶梦纯从宋静容的手里抢来了最后一张排名表,上面只有裴景文一个人的名字:“他这是用歌声打动了你?”

宋静容得意道:“不,这货是个音痴,唱的歌差点给我送走。是我故意给其他选手错误的参赛时间,他才成功过关的。”

叶梦纯十分佩服宋静容:“你真是煞费苦心啊。”

柳夏月惊叹道:“用歌声成为公主护卫,他裴景文也算是史上第一人了。不过这么做的话,应该会被瞧不起吧?”

叶梦纯点头:“已经不是瞧不起了吧,这是妥妥的黑幕啊!”

宋静容将柳夏月的脖子搂进自己的腋窝:“放肆,你这个逆徒,为师这是为了谁才在这种奇怪的方向用尽不要脸的手段的?”

柳夏月求饶道:“师傅,徒儿错了!”

叶梦纯托腮看着胡闹的二人,笑了:“不论如何,咱们自救联盟的第一步总算是成功迈出了。”

三人拿出酒杯,举杯道:“敬自由,敬女配,敬黑幕!”

在这十天内,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书里原来的剧情发展。李妃被打入冷宫,七皇子宋子晋受牵连被关入君子阁。

太子遇刺,身受重伤后,东宫进行了一次大扫除,数以百计的人被杀头。

并张贴告示,招募本领高强的能人异士,为东宫效力。

终于到了宋子晋入君子阁的这天,宋静容和柳夏月为了给叶梦纯壮胆,陪她一同去君子阁探探路。

刚到君子阁门口,就见到一个黑影从眼前飘过。

见到那黑影后,三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叶梦纯掏出书来翻了一遍后,哭丧脸,声音颤抖道:“这上面也没说,还有阿飘的故事啊?”

宋静容咽了口口水:“淡定点,这里毕竟是皇宫,发什么事都属于正常。”

柳夏月则异常的淡定,冲着黑影飘走的方向嘀咕道:“阿弥陀佛,急急如律令,主啊......”

叶梦纯一本书呼过去怒吼:“你这是背着我们偷偷信了多少教派啊!”

一阵胡闹过后,三人放平了心态,摸着墙下蹑手蹑脚的溜了进去。

里面比外面正常多了,虽然不如皇宫的其他地方华丽,但住人生活是绝对没问题的。除了冷清之外,这里远没三人想的糟糕。

“那不是宋子晋嘛?”柳夏月的眼神最好使,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二楼凭栏远眺的宋子晋。

三人躲藏起来,偷偷观察。

叶梦纯问道:“君子阁不是关押犯错皇子的地方吗?这整个君子阁里现在就他一个人啊!其他犯错的皇子呢?”

宋静容摇头:“你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母妃犯错失宠,儿子会被贬做平民或被其他后妃害死,能活着不被贬还被关进这君子阁的就他一个。”

叶梦纯感叹道:“确实是个厉害人物。”

宋静容拍了把叶梦纯的肩膀:“他确实不好惹,你要是害怕就算了,咱们再另想办法。这个破地方又冷清又偏僻,你要是真出啥事,我不一定能赶到救你。”

叶梦纯微微一笑:“我不能退缩,我要退缩了你怎么办。放心吧,我就是个给他送饭的宫女,他再怎么变态也不能不吃饭啊,不会伤害我的。”

宋静容见叶梦纯很坚定,放心的笑了下:“那好,祝你一切顺利。”

三人互相抱了抱,叶梦纯目送二人离开。

待二人走出君子阁后,叶梦纯走到湖水边,就着反光的湖面整理了一下自己仪容,提着食盒上了二楼站在宋子晋面前行了一礼:“奴婢叶甲某拜见七皇子殿下。”

宋子晋缓缓回头,早已松动的玉簪掉落在地,让黑色的长发如水般泼了下来。白皙无瑕的皮肤,俊美无双的面容,虽然还有一对写满冷漠无情的眼眸。

但这丝毫不影响,叶梦纯被这惊艳的转身,扰乱了思绪。

就...虽然...是我姐妹的仇人....但...真的...就...挺好...挺好看的!

修长的手指将一把金边折扇合上后,用其狠狠地敲打了一下栏杆。

叶梦纯赶紧低下头,收起自己沉迷美色的目光。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陈妃,良妃,还是皇后?”

等叶梦纯再次抬起头时,宋子晋已经行至她的面前。他很高,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下。一步一步的靠近,逼着她一步一步的退后。

直至没有退路。

叶梦纯是真的没想到,她与仇敌的第一次会面,竟然会被壁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自救联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