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静容叹了口气:“七皇子誉王宋子晋,是李妃的儿子。在和亲之事发生之前,我跟他也不是很熟悉。你们也清楚,后宫是个纷争不断的地方。尤其是这些生了儿子的妃嫔,恨不得撕烂对方的脸...

宋静容叹了口气:“七皇子誉王宋子晋,是李妃的儿子。在和亲之事发生之前,我跟他也不是很熟悉。你们也清楚,后宫是个纷争不断的地方。尤其是这些生了儿子的妃嫔,恨不得撕烂对方的脸。李妃也不例外,为了争宠用尽手段,结果碰上大佬,自己作进冷宫了。”

柳夏月道:“这要是个宫斗小说就好了,你这后宫故事比这脑残小说的剧情精彩多了!”

宋静容挥挥手,让她别打岔:“李妃进入冷宫后,宋子晋也受了连累,被父皇关进了君子阁,禁足了两年之久。君子阁是个破地方,居住的环境极差,好多皇子因为受不了那艰苦的环境,疯的疯死的死。那的奴才更是过分,经常欺辱主子。宋子晋的日子过的有多惨,可想而知了。他那腹黑阴暗的性格,也是在那住的两年养成的。”

叶梦纯恍然大悟:“难怪他那么阴沉,我大婚的时候见过他,那脸白的一点血色没有,立在阴影之下,像个吸血鬼一样。”

宋静容接着道:“据我所知,他是在一场争斗厮杀的时候遇到的女主,女主救了重伤的他。把他藏在农屋中,细心照料了一个多月,他就爱上善良的女主了。”

叶梦纯道:“他的剧情还算正常合理。”

宋静容想起了自己的遭遇,面色难看起来:“女主被恶毒女二墨婉惠陷害,在一场摔跤比赛上,被大漠王的二儿子看上了。为了不让女主去和亲,宋子晋就盯上了母妃不受宠的我。他给我的母妃下毒,逼我请命代替女主去和亲。之后我的遭遇你们也知道了,我是赝品,对方非常愤怒,把我活活打死了!”

叶梦纯觉得脊背发凉:“感觉这个宋子晋最不好对付啊,又会武功,又能算计!”

柳夏月疯狂点头,认同叶梦纯的说法。

宋静容扬了下下巴,问道:“你呢,太子哥哥是如何认识女主的?”

叶梦纯又要回忆那不堪的经历了:“你们也知道我是被皇帝指婚给太子宋玉轩的,两个人是利益结合,本身也没啥感情。再加上他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外男,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让他喜欢。他总说我无趣无聊,我试着讨好过他也无济于事。大概在成婚的两个月后的一天,这个渣男就在大街上遇到了女主。他爱上女主的原因比你们都直接,就是见色起意,不对,是一见钟情。”

柳夏月道:“他是太子,直接娶她回去不就行了?非得杀你干嘛?”

叶梦纯气的捶腿:“所以说他是绝世渣男呢!他不想失去我父亲,户部尚书的支持。又不想委屈了女主,让女主委屈做侧妃。就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我弄死,迎娶女主。这样既不会失去户部尚书这个老丈儿的支持,又可以给他心爱的女主正妃之位。他呢,随便在我的灵堂上哭一哭,就什么都得到了。多划算啊!”

宋静容不寒而栗:“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平日看着太子哥哥挺敦厚的人,想不到背后会做这么可怕的事。”

三人吃饱了,喝足了,也被各自的遭遇吓到了,整齐的躺成了一排。

宋静容感叹道:“想要对付这三个有权有势有武力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柳夏月道:“要不咱们卷钱跑吧,一个公主,一个户部尚书的女儿,一个将军孙女,咱三的钱加一起大富大贵一生绝对没有问题。”

叶梦纯否定道:“你想的容易,就算咱俩家不管咱们了。公主呢?哪个国家丢了个公主,不得把天下翻一遍啊?到时候不用他们三个陷害了,直接就把拐带公主的咱俩咔嚓了!”

柳夏月急道:“那咋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叶梦纯与宋静容对视一眼,两人点点头坐了起来。

柳夏月看着二人,疑惑道:“怎么了?你们俩个想到解决方法了?”

宋静容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身举起右手看向房顶:“第一届女配自救方案会正式开始!”

三人将桌面收拾干净后,放上一张白布,上面分别写上了那三个恶人的生活习惯、性格爱好、和这四年的基本行动走向。

宋静容道:“我的方案是逐个击破法,我们已经确定了,就是这三人会致我们于死地。既然干不掉对方,就选择去结交对方。当感情达到一定程度后,对方自然舍不得对我们动手了。”

叶梦纯道:“我的方案是早早出嫁法,我们已经确定了,这三人对我们动手的时间,就是在我们出嫁的时候。那我们便反其道而行,提前出嫁,避过这一切苦难。”

柳夏月道:“我的方案是提前结局法,我们已经确定了,这本故事的结局就是女主与男主成婚。那我们为什么不帮助女主,早点与男主成婚呢?帮他们提早认识相爱解除误会,赶跑所有想要破坏他们感情的人。直接送入洞房生猴子,让故事大结局!”

三人各执己见,谁都不肯让步。

叶梦纯道:“逐个击破法不行的,我看见太子我就想吐,别说讨好他了,捅他几刀还差不多!”

柳夏月点头:“附议,我也不可能向裴景文低头。他砍我爷爷我爹爹的场景历历在目,我可做不到去给他赔笑脸。”

宋静容道:“那我反对早早出嫁法,你们两人还行,我这全凭父皇做主。我一个公主要提前出嫁,都不用他们陷害了,父皇就会打死我了。到最后,嫁没嫁出去,被逼出家倒是有可能。”

叶梦纯叹了口气:“那就只剩提前结局法了,但我感觉吧,这个是最难施行的。”

宋静容同意这个看法:“嗯,且不说男女主相遇的问题,就说女主这种自带桃花光环的人,到哪里都会吸引一堆苍蝇。我们如果去帮男主,搞不好会树立更多的敌对面。到时候可就不是三个敌人了,有可能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

柳夏月泄气了,整个人瘫在桌上:“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看着白布上的三个方案,叶梦纯思考了会儿,道:“你说把这三个方案结合一下怎么样?”

宋静容挑眉道:“如何结合?”

叶梦纯指着逐个击破法道:“结交,我们不一定非要跟各自的仇人结交啊。我们可以换一换嘛!例如我去跟宋子晋交朋友,你去跟裴景文交朋友,夏月跟宋玉轩交朋友。等到他们行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出面帮彼此说情。这样既避免与仇敌相见,又可以达到逐个击破的效果。”

宋静容会意了:“我们也不需要早早出嫁,但是我们可以早早定下自己的夫婿。每个人身上都有婚约,那么就算女主出现,也不会影响到我们日后的生活。太子妃选了墨婉惠,墨丞相也就不需要勾结敌国,柳家也保住了。我有婚约在身,就算和亲,也不会选到我身上。梦纯不做太子妃,就完全没有烦恼了。”

柳夏月恍然大悟:“啊,我明白了!墨婉惠不跟墨婉滢抢男主,就不会出现误会,没有误会,男主就能提前与女主成亲,大结局指日可待啊!”

三人觉得这个计划非常完美,同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舒坦!

放下酒杯,柳夏月问道:“那我们要如何结交这三人啊?我的身份,怎么也够不着太子爷啊!”

宋静容想了想:“这三个人来讲,我们还是对自己的仇敌更熟悉些,就都来讲一讲接近方法吧。”

叶梦纯道:“我的提议是去应招做太子的试毒女官!太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选拔一批试毒女官,做的好的,就能留在他身边贴身侍奉。夏月还会武,肯定更有优势。”

柳夏月愁道:“我倒是不在乎去做女官,但是我要如何离开柳家啊?”

宋静容笑了:“这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招你们两人入宫伴读。”

柳夏月点头:“那就好,我就担心跟老爷子交代不了,其余的我都不怕。”

宋静容看向叶梦纯:“再有两月,宋子晋就要去君子阁了。我的建议是你去冒充宫女给宋子晋送饭,君子阁生活条件艰苦,若有个宫女每日好言对待好菜侍奉,他定能感动。”

叶梦纯道:“只要他肯放过我们,别说送饭了,给他洗脚都行。”

宋静容道:“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柳夏月想了下道:“裴景文,他是个很自卑的人。我觉得公主的话,可以选他做贴身侍卫。这样他有了公职,就能在兄弟面前抬起头了。平日再多多假装依赖他,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个无用之人,估计他就会很感激公主了。”

宋静容点头:“这个简单,我回去就让父皇选拔一批侍卫给我,到时候让他入选就好了。”

叶梦纯嘱咐道:“夏月,太子是个多疑的人,你一定要小心谨慎,若有什么不对的,赶紧离开东宫。大不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切莫丢了性命。”

宋静容嘱咐道:“梦纯,宋子晋这个人阴晴不定,若是他对你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安排你离宫。”

柳夏月嘱咐道:“公主,那小子的身手不好,你可不能真的指望他。要是遇到危险,跑比他可有用多了。”

三人手拉着手,异口同声道:“不成功就成仁,大不了自救联盟,来世再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自救联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