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莫名其妙的打听

少顷,半掩的院门突然传来了一道憨实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喊声:“文舒,文舒。”这声音熟悉至极,文舒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当下从窗户探出头去,漫不经心的招呼:“进来吧,我爹不在。”院外...

食在大宋

推荐指数:10分

《食在大宋》在线阅读

少顷,半掩的院门突然传来了一道憨实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喊声:“文舒,文舒。”

这声音熟悉至极,文舒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当下从窗户探出头去,漫不经心的招呼:“进来吧,我爹不在。”

院外站着的瘦高男子闻言似乎有些不放心,探头朝内张望了好一会,见文泰真不在内,这才松了口气,踏进门来。

文舒搁下书,迎出去道:“你怎么过来了?你家忙完了?”

“我爹娘和哥嫂还在忙,我娘让我出来买东西。”

“那你不去买,到我这来干什么?”

虎子瞅瞅四周,压低声道:“有件事跟你说,老大,你是不是在外头惹什么人了?”

老大,是虎子对文舒独有的称呼,也是文舒孩提时第一次打得虎子哭爹喊娘时立的规矩。

“瞎说什么!我能惹什么事!”文舒瞪了他一眼。

虎子撇了撇眼,不信的看着她:“你可别瞒我,刚才威远侯府的人都找过来了。”

”威远侯府!”文舒楞了楞,随即奇怪的看着他,“威远侯府的人找你干什么?”

“什么找我,人家是来打听你的。”虎子翻了个白眼。

“打听我!”文舒怔了一下,奇道:“我又不认识什么威远侯府,他家的下人打听我作甚?”

“那人没说,不过他还跟我打听你住处了,你真没惹事吧?“说到这,虎子看她的眼神有些担忧。

“没有,我能惹什么事。”文舒摆了摆手。

“那你可认识威远侯府的人?”

“不认识。”

“那人家打听你做甚?”

“这事你问我,我还想知道呢。”文舒翻了个白眼,随即身子一怔,问道:"你将我的住处说了?”

虎子悻幸的低下头去,“那个....我原是不想说的,只是后来他亮出侯府的牌子,我......"

文舒理解他的难处,当下也未生气,而且他能特意绕路跑来告诉她,已算有心了。

“行了,我又没怪你,谢谢你特意来告诉我,要是没其它事,你还是赶紧走吧,我爹快回来了。“

虎子来这一趟原就是为了来知会她一声,免得让人暗地里算计了,如今将话说了也不多留,说笑了两声便离开了。

他离开后,文舒却在认真的想这件事。

虎子的性子她知道,绝不会编这种故事来逗她,可是威远侯府........

凝视想了片刻,她忽得灵光一闪!

对了!昨天听那些丫环说,那位陆少卿似乎就来自侯府......

莫非就是这个威远侯府?

应该是了,否则她再不认识其它侯府之人,只是那位陆少卿为何要派人打听她的住处呢?

若说酬谢,昨日王御史已经替他给过赏银,按说此事已了....

想了片刻,委实想不出什么头绪,她便干脆丢开,回房继续温书了。只是这一抬眼,却不期然对上了床头桌案上的铁盒子,不由顿了一下。

下一刻,她脚步一转,行至床头案前将那奇怪的铁盒子拿了起来。

铁盒四壁刻映了许多花鸟鱼虫和飞禽走兽,盖面和底座则刻着蓝天白云和高山湖泊,文舒大体看下来只觉得像是一个浓缩的小世界映刻其上。

端详片刻,她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像极了棺木的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若说是去过她家铺子的客人不小心遗失的,似乎可能性不大,不说其上精致的纹理花样不像是平常百姓家能做出来的,就算能做谁又会做这种东西随身携带,不怕招晦气啊!

手指在铁盒子上摩挲了片刻,看着铁盒上盖与下围之间一道不甚起眼的缝隙,文舒心头一动,暗道:这盒子莫不是还可以打开吧!

只是这里头会装什么呢?

好奇之下不禁想推开铁盖看看,只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不行!这东西不是她家的,她若这般擅自打开了,岂不是窥视他人隐私,夫子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犹豫片刻,她想着,算了,还是再等等吧。

城北发生火灾这么大的事,不出一天肯定整个东京城都知道了,到时不管是谁路经此处不小心遗失了东西,听了这茬,肯定能醒过神来,回头来找。

若是过去个把月,此物还是无人问津,她再开也不迟。

打定主意,文舒按耐住自己好奇心,转身回桌案前继续温书了。

只是这头刚坐下没一会,那头便又听得小院木门吱呀'响了一声,随后她爹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阿宁,阿宁快来搭把手。”

闻声,文舒忙搁下书本跑了出去,这一出门,便见她爹肩背手扛的提溜了一大堆东西回来,最显眼的莫过于肩上那七八十斤大面口袋。

她赶忙上前接过,口中埋怨道:“爹要麦面只管跟米铺说一声就是,他们自会派人送来,何苦这般背了回来,还提溜这么些东西,小心再伤了腰。”

文泰却是摇摇手:“没事,我心中有数着呢,米铺今日人多,掌柜的说晌午前可能都没空送,我思量着缸里的白面还不够做一顿浇肉面的,就干脆自己背回来了。”

家里的饭食向来是文舒操持,家里还剩多少面她自然知道,只是这会听到她爹说中午做浇肉面,不由惊呼道:“爹,你买肉啦!”

文泰笑笑,变戏法似的从右边萝筐里提溜出一条五花肉来,“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买肉嘛。”

这事文舒自然记得,只是昨夜家中突发横祸,铺子遭了灾,他日重建不知要花多少银子,想起这个,她哪里还敢提吃肉的事,如今再看那肉快有两斤的样子,不禁又心疼道:“这肉是不是买的有些多了,咱们还得留着钱建铺子呢。”

文泰失笑,拍了拍身上沾的面粉道:“不妨事,省下这两斤肉,咱们也建不成铺子,况且你这个年纪还在长身体,怎么也要吃些好的。”说着上下打量她一下,颇为嫌弃道:“还是瘦了些,怪道来相看的人家都不同意......”言罢,叹息着往井边走去。

站在原地的文舒,看了眼自己略有些平坦的胸口,只觉得满头黑线........

这又是哪家的婆娘在她爹面前嚼舌根了,她家虽然不是日日吃肉,但吃的也不算太差,隔三差五也能开一回荤的。

只是近日她想快些攒钱给她爹把那副护腰买回来,这才谎称了一回路上掉了钱,好昧下些肉钱来,她爹虽然很想再给她些银钱买肉,只是想着她的嫁妆还差一大半,便硬是挭住了那股想吃肉的心。

反正胸不长这事,真不能怪罪在没吃肉上,按从前李婶的说法,这事说不准是随了她娘。

只是她娘过世的早,她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无从考证。

事回当下,看着那一条红白相间的五花肉,文舒虽然心疼银子,但十天半个月没吃肉了,嘴巴也有些馋了,再一想肉买都买回来了又不能退,当下心情一换,高高兴兴的将那袋面粉和肉拎回了厨房。

文泰洗手的间隙,抬头见闺女轻轻松松的拎着白面口袋回厨房的背影,心下暗自叹气。

这要是个小子该多好!

力气大正好可以承他衣钵学做棺材,日后怎么着也是门手艺营生,奈何是个姑娘家,虽说力气大可以防身,但不懂的遮掩,就是坏事了。

这丫头小时还好,力气也就比一般同龄孩子稍微大些,可谁知随着年岁渐长,这力气愈发的大了起来。如今真要比较,恐怕比他还要强上几分。

想到这,文泰就是一阵头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食在大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