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文记棺材铺

天圣三十二年秋,京都汴梁,城北棺材铺。听着隔壁的公鸡已啼了两遍,文舒无奈的从床上坐起,此时外头天色将明,室内却还是昏暗一片,拿过床头的灰褐短打套上,她下床趿着鞋,走至梳妆台前,打...

食在大宋

推荐指数:10分

《食在大宋》在线阅读

天圣三十二年秋,京都汴梁,城北棺材铺。

听着隔壁的公鸡已啼了两遍,文舒无奈的从床上坐起,此时外头天色将明,室内却还是昏暗一片,拿过床头的灰褐短打套上,她下床趿着鞋,走至梳妆台前,打着哈欠将及腰长发用竹筷挽在头顶。

粗略收拾好,拉开房门,一股寒气涌了进来,让她原本有些迷糊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此时秋分已过,天愈见冷。

院中斑驳的青石板上尚覆着一层厚厚的银霜,文舒拢了拢衣服缩着脖子往院中水井走去,自井中打了一桶水提至厨房檐下,又顺手从窗台上拿过刚买不久的牙刷子,沾了些许牙粉,站在檐下开始涮起牙来。

井水有一个湖水比不得的好处,就是冬暖夏凉。这时节,外头的湖水早已是冰凉刺骨,可这井里的水却是入手微温,不用掺热水,便能好好洗漱,着实省了好些炭火。

“咕哝,咕哝。”

用清水漱掉口中带着咸味的牙粉,文舒思索着待会早食是做桐皮面还是蒸馒头?

只是未待想明白,便听得身后的门吱呀响了一声,回首看去,却见她爹已经起身了,此时正披衣立在门口,皱眉看着她。

“早啊,爹......“文舒有些心虚的打了个招呼。

文老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皱眉道:“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哪?”

此时她上身穿着一件灰褐短打,下身穿着窄口腿肥的裤子,头发只草草的在头顶挽个圆髻,简单的插了只竹筷,一副小子打扮。

文老爹年逾不惑,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眼睛大而微凸,整体面相看上去有些凶煞,特别是此时皱着眉头,不熟之人见了,定以为是杀人越货的匪盗。

可文舒却一点不怕他,见他皱眉只是讪笑道:“那个.....前门街,源松巷的王御史家办满月宴,请了四司六局的人,虎子娘昨日犯了头疾,让我帮他顶一天工。”

闻言,文老爹眉头一竖,喝道:“胡闹!这种事怎能随意应下,你平日里帮玲丫头顶工也就罢了,到底同是女子。可虎子是在帐设司做事,那里出入的皆是男子,做的又都是些搬搬抬抬的活计,你一个姑娘家.....”

不待他说完,文舒已叫了起来,“姑娘家怎么了,你女儿的力气不输男子,那些活计对我来说轻松的很。”

见她这副样子,文老爹真是恨铁不成钢,“瞧把你得意的,你道女孩家力气大是什么好事,要不是你自小不懂的遮掩,到如今这个年纪早该嫁出去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到了适婚之龄却连一个靠谱提亲的人都没有,还不是你自己霍霍的。”

说到这,文舒很不服气,“什么嘛,明明是他们无用,还怪起我来了。”她转身将帕子挂回身旁的木架上,一边小声嘀咕。

文老爹无奈叹气:“你呀,你这样,我哪日闭了眼都不能放心。”

“呸呸呸,爹一大早的瞎说什么呢,您春秋正盛,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这种不吉利的话赶紧呸掉。”

文老爹盯着她看了一会,久到文舒脸都要笑僵了,才见他开口,“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说着,便转身回房了。

文舒听了这话,如蒙大赦,欢喜的应了一声,忙倒掉盆里的水往厨房跑,只是跑到一半又折回来,探头问道:“爹,您早上想吃什么,桐皮面还是蒸镘头?”

此时文老爹正在床边穿衣服,闻言只道:“你看着办,只是记得出门前装扮一番,莫让人瞧出来。”

“哎,知道了。”文舒应了一声,三步并做两步进了厨房。

厨房的西角边放着两个巴掌大的小南瓜,她随手拎了一个放在灶台上,用磨得鲜亮的刀切下一半,又削了皮,切成小块。

从米缸里舀了小半碗白米和小半碗粟米(小米)淘洗干净,然后入锅加水煮开,这边又接着舀着了一勺麦面和匀揉搓。

两刻钟后,一盆南爪粥并六个粉丝馒头加外两碟咸菜被她端到院中的木桌上。

此时日头已经出来,正斜斜挂在东方,前头的街面上也开始热闹起来,隐隐传来小贩的叫卖声。

文舒将碗筷摆好又给她爹盛了一碗粥,刚要招呼去前头开铺门的他吃饭,就听得门外传来熟悉的叫卖声。

“卖饼喽……菜饼、肉饼,芙蓉饼”

“馒头,素馒头,裹蒸馒头,糖肉馒头.....”

文舒看了眼桌面,见她爹在前头还未回,想了想从袖中摸出几个铜子,打开院侧门,朝外探头道:“张家小哥,来两张熟肉饼。”

“好嘞”姓张的小贩闻声立即跑过来,熟练的用油纸包了两张熟肉饼递过去,笑道:“承惠四文钱。”

“喏。”文舒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铜子递给他。

小贩笑着接过,口中称道:“谢小娘子。”

买好饼,文舒回身关上门,就见她爹正往后院来,忙上前招呼道:“爹,快来,刚买的张家肉饼,还热乎着呢。”

文泰扫了一眼桌上,见桌上有馒头,有粥,便道:”你吃吧,我吃这些就行。“

“那哪成。”文舒不依,拿出一张饼递给他:“我买了俩呢,咱们一人一张。”

文老爹摇头不接,“不了,都留给你,你今晌要出去做活还是吃饱些,免得半道饿了没处找吃的。”

“爹放心,我们出去做活,主家也会派吃食的,饿不着。”

文老爹还是摇头:“听我的,今次不比往日,就是少吃一些也莫要与人争执,惹出事非来。”

要不是已经答应了人家不好反悔,文泰怎么也不会让女儿去做这个活计。

见她爹脸色不好看,文舒知道他担心什么,赶忙举手保证,就差指天发誓了,“爹放心,我一定谨慎小心,不会让人识破的。”

“但愿如此。“文泰无奈的摇摇头,在桌前坐下。

文舒趁他不注意,忙将手中的肉饼撕成小块丢进他碗里。

文泰正欲低头喝粥呢,实未想到她会来这招,等反应过来时,粥里已经多了几块肉饼.....

再抬头,边上的闺女早已坐到他对面去了,此时正笑呵呵的看着他,嘴里还大口大口的嚼着肉饼。

文泰无奈,只得夹起饼咬了一口道:“明日买菜时,去周记买些猪肉回来。”

嘴里尚嚼着饼的文舒,听得眼睛一亮,含糊道:“好嘞,那爹明天是想吃摔肉羹,还是红酥肉?”

“红酥肉吧。”

“成,那我上工回来就去肉铺看看,说不准今天还有没卖完的,能便宜些。”

“嗯,这事你看着办。”

父女俩一边吃着早食,一边聊着家长里短。

等吃完早饭,又洗刷了碗筷,日头早已升至高空,眼瞅着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时辰,文舒赶忙冲进房间对着铜镜一阵倒饬。

首先将早晨随意挽起的头发放下重新梳整挽好,用一个同色布巾束着,后又用眉条将灵秀的眉毛画粗了一些,让眉眼间看起来更英气,再用香墨与铅粉调和的淡灰粉末涂在脸上,白皙透红的肌肤瞬间变得发黄暗沉。

经过这么一梳二画三抹的折腾,原本水灵清秀的姑娘,立时变成了一个朴实干练的农家小子。

做好这一切,文舒再低头打量最容易暴露性别的胸,不禁得意一笑,所以说胸小也不是全无好处的嘛,起码这个时候她不用裹胸就能以假乱真,这要换了隔壁玲儿....

想到自小长大的手帕交,文舒啧啧称叹。

在铜境前仔细照了许久,确认除了耳洞不能完全堵上只能用铅粉稍加掩饰外,其余之处无可挑剔,这才整了整衣襟出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食在大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