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原以为茫茫人海之中,他只有自己,可忽然多了个小娘子,他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孤独了。虽然,小娘子身体的底子亏空得厉害,又被灌了哑药,但依着他的医术,也不是救不回来,非要做那种冥妻...

他原以为茫茫人海之中,他只有自己,可忽然多了个小娘子,他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孤独了。

虽然,小娘子身体的底子亏空得厉害,又被灌了哑药,但依着他的医术,也不是救不回来,非要做那种冥妻……

稷澂垂眸,敛去眸底的暖意。

将视线投到夏三姑身上,眸底墨云翻涌。

大约在二十年前,他的父亲稷寒山立下不世功勋,身后所在的伯府一跃成为名噪一时的清河侯府。

但父亲身为庶子却极为尴尬,本是光宗耀祖的大荣耀,却因庶子的身份威胁到嫡系一脉的地位,屡次被挤兑。

同年,父亲在大军归胜途中,遇到亲随背叛,九死一生。他的母亲因此而难产,尚未足月便产子,不幸殒命,而他侥幸存活。

嫡房买通了素有盛名的云智大师,说他是天煞孤星的命,刑克六亲,侯府视他为不祥,他的父亲据理力争,自愿除族,也要护他周全。

此举正称了嫡房的心,大战已平,哪里还需要庶子抛头颅洒热血?

独独留下功绩给嫡脉坐享就够了!

父亲弃了一身荣耀带着尚在襁褓里的他隐居山林,机缘巧合同夏老四成为好友,也就是夏藕的爹。

两家也因此交往密切,夏三姑因心高气傲,瞧不上农户,勾搭上城里的金主,但人家不过是抱着消遣的态度,根本没有娶进门的意图。

夏家见稷寒山虽然暂居山野,但通身的气度绝非农夫,八成是富庶人家的子弟,若是结成亲家,将来定可有享之不尽的富贵。

于是,在贪欲得趋势下,夏家人趁着稷寒山一次醉酒,就给他下了药。

稷寒山因为虎狼之药,暗疾未愈的身体连续高烧,再次醒来根本记不清此事的经过。

夏三姑“名节已失”,哭着说她会照顾好小稷澂。

稷寒山乃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做不出始乱终弃的事,唯有认下此事。

当即,他当掉身上的玉佩,足足换了三百两白银,这可是农户从未曾见过的财富,买良田盖新房,成了举人村最富庶的一户。

后来,稷澂慢慢长大,虽体弱多病,但也是少年俊才,在十五岁时下场,一举夺得县试、府试、院试的案首,成为人人羡慕的少年秀才。

然而,幸福也戛然而止,在稷澂入了府学的同年,一家之主稷寒山暴毙。

紧接着,夏三姑再次勾搭上婚前的那个金主,也就是高知县的小舅子。

她不仅舍弃了继子稷澂,还卷尽家财,在热孝中改嫁。

稷家是村中的外来户,乡邻自然不会帮他说话,还在小恩小惠下,帮着夏三姑一起败坏稷澂的名声。

一时间,他这个人人羡慕的少年秀才,也成了人人嫌恶,避之不及的灾星。

记得在大梦中,他守孝期满后,在街上遇到地痞。

他在稷寒山的教导下,就算体弱,身手也练得不错。

哪怕地痞以多欺少,也未能落得全身而退,可他却因此伤了手,手骨开裂再提不起笔。

书生提不起笔,就像将军断了腿,美人迟暮。

他的世界彻底坍塌了,眼前再看不到一丝光。

很偶然的一个夜里,他买了酒肉,去祭拜父亲。

发现坟包被野猪拱开。

薄棺已经腐朽,露出里面的尸骨。

他含泪收敛蚀骨,却发现一个惊人的事情。

父亲的脊骨发黑,还有三根发黑的银针,一根从头骨插入,两根从脚骨插入。

他再联想到父亲暴毙,继母热孝改嫁,就怀疑到了金家。

于是,夜夜守在金家,窃听能窃听的所有机密。

原来,夏三姑在嫁给稷寒山之前,就已经和金大乡绅有了首尾,甚至还育有一子。

那金大公子……金子琨就是夏三姑的亲子!

只不过,当年的金家瞧不上一个乡下姑娘,留下儿子后,将生母夏三姑给赶走了。

金大乡绅继承家业后,子嗣单薄,将金子琨如珠如宝的捧在手心里。

后来,金子琨得知自己的生母尚在人间,就安排夏三姑改嫁到金府。

难怪自幼夏三姑对稷澂,素来就冷漠,只有父亲在的时候,才会疼惜自己。

呵呵,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却忘了自己长埋地下的父亲。

就在他筹谋报复之际,清河侯府暗中勾结金家和夏三姑,将他生生活埋。

偶然被经过的人贩子发现,将他挖出来,见他皮相好,几经周折高价卖入宫中,净身成为残缺的太监……

他所有苦痛,尽数来源于继母!

“澂儿,你还在怪母亲?为母也是为了讨生活迫不得已啊!”夏三姑深情望着儿子,哽咽着。

她养大的儿子自己了解,外冷内热,一旦归为自己人,就心软的不行。

“金夫人当初热孝改嫁,是食不果腹,还是衣不蔽体,或是娘家相逼?”

稷澂不仅没有心软,还被她的这套做戏的派头,彻底激怒。

眸底溢出滔天的恨意,他继续冷冷质问。

“天下人皆知,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更将寡居的女子,改嫁视为‘失节’。

好,您年轻貌美,不愿独守空闺,我理解。

可寡妇出嫁也自有一套规矩。

丧夫之妇,需蓬头垢面从后门出嫁。

如果是生养过的寡妇再嫁,则需在夫家指定的山野林地中,住满七七四十九日,期满后才能正式再嫁。

新夫家来接亲时,要用红绸绳,绕在寡妇身上绑缚迎亲,以此驱除晦气。

可金夫人在热孝之期,携巨资风光改嫁,又该如何解释?”

夏藕见提督大人并未被愤怒的情绪驱使,说起话来也是有理有据。

重重地舒出一口浊气,展了拧紧的小眉头。

她这个小哑巴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只盼着他能舌战群雄,旗开得胜。

夏三姑见当初敬重自己的继子,忽然处处挤兑,不禁有些恍惚。

她当初改嫁是过分些,可稷澂虽不愿,却未曾为难自己,甚至见她携带所有家产改嫁也没说什么。

就算明知夏家人有意诋毁他的名声,也因着顾及自己这个继母,没有丝毫反击。

为何如今却豁然仇视上自己?

他要对她做什么?

她怕什么,她是继母,是长辈!

按照规矩,正妻只有在犯七出,才能被休弃,且即使犯七出,有三不去也是不能休妻,更不能降为妾……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