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顾妈妈

唠家常的时间,一顿饭也就吃完了。顾轻清准备和二人挥手告别。张牧看了几眼表,“时间差不多,我去去问问你的片子出也没,一会跟我回家去看一看吧。”“也好。”但是嘴上说着不怕,但具体内容结果没出心总但是悬着的。一行人又回张牧的办公室,张牧了让放射出科的医张牧看了一眼表,“时间差不多,我去问问你的片子出来没有,一会跟我回去看看吧。”。...

暖色的拥抱

推荐指数:10分

《暖色的拥抱》在线阅读

唠家常的时间,一顿饭也就吃完了。顾轻清准备和二人道别。

张牧看了一眼表,“时间差不多,我去问问你的片子出来没有,一会跟我回去看看吧。”

“也好。”虽然嘴上说着不担心,但具体结果没出来心总还是悬着的。

一行人又回到张牧的办公室,张牧已经让放射科的医生把顾轻清的CT传到他的电脑里。

围着电脑,张牧和曲一舟仔细看着电脑里的图像,顾轻清其实也看不懂,就假装关注。

半响,张牧开口:“目前看起来情况良好,肿瘤大小没有增大,也没有病变恶化的迹象。你平时还是要多注意些,累了困了就休息,不要熬夜,特别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熬夜玩手机。”

顾轻清松了一口气,刚才看两个人盯着电脑,似乎要钻进去的样子,还以为出什么问题了。

“谢谢老张,辛苦你了。”

“我没事,你好好照顾自己,别总让你妈担心。”

顾轻清最经不起长辈唠叨,“知道啦,知道啦。你下午还要忙,抓紧空挡休息一下,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她走后,曲一舟仍皱眉看着电脑上的图像。

“是不是有什么疑惑?”张牧问。

“从图像上看,患者的情况应该属于脑膜瘤,大小约2-3厘米,选择手术切除是比较好的方式。但听你们的对话,肿瘤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就算是良性肿瘤,潜在风险性还是很大的,为什么不采取手术治疗呢?”

“你观察到肿瘤的位置了吗?”

曲一舟回答:“肿瘤位于枕叶,靠近视神经区域,位置的确不太好,手术有一定的风险。”

“这也不怪你,我只是胜在对她的情况更了解。”

张牧操作鼠标打开另一份影像资料,“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肿瘤非常接近视中枢,可能存在黏连的情况,如果动手术的话,是否可以完全切除肿瘤是一个问题。另外即使是我,也很难保证在手术剥离过程中不损伤到视神经。”

曲一舟听完,抿起嘴唇,思考了一会开口,“的确是很困难的选择。但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多数患者愿意接受手术,和配合放射治疗。毕竟颅脑里的肿瘤一旦发生恶化极可能危及生命,又或者肿瘤增大或产生位移,压迫到神经,造成视神经萎缩,一样有可能发生视力减退或失明的情况。”

“当时,我也是这样建议的,顾轻清的妈妈在确诊后也是一边哭一边劝她,可她始终坚持不接受手术。最后,其他人也只能妥协。“

曲一舟不了解顾轻清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但可以肯定,对她来说一定有更重要的东西在牵引着她。想到她送给张牧的画,也是,一个画家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失明呢?

下午顾轻清回到画室,今天不营业,豆腐也还在家里,画室很安静。

窗台上的茉莉又长了新的嫩芽,把窗开了条缝,微风漏进来,柔软的枝条轻轻摆动。

手机连上蓝牙音箱,播放最喜欢的音乐集,架好画架,开始写生。

比起普通的静物,顾轻清格外偏好植物写生,有机会的话也会去户外写生。虽然盆栽植物都归为静物,但它们是有生命力的,会抽芽、盛放、凋谢、枯萎,它们的变化缓慢,总在不经意间。

颜料一层一层覆盖上去,静谧的独处时光让时间似乎都停滞了。

坐在位置上久了,顾轻清有些口渴,长时间拿着画笔,肩膀也略微有点僵硬,起身活动一下,看一眼手机已经接近五点了,一切都是错觉啊错觉!

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老妈”,看来张牧已经给老妈报信了。

接起电话,二人都默契地没提复诊的事,“今天回来吃饭吧?”

“好。”停顿了片刻,追加了一句,“要我买点水果回去吗?”

“不用,我都买好了。你在哪呢?大概什么时候到?”

“我在画室,收拾一下,打车过去,应该一个小时能到家。”

“好的,路上当心些。”

说起来有段日子没回家了,顾轻清摁响门铃,门里传来应答,紧接着是脚步声和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老妈。”

“先去沙发上坐会儿,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了。”说完,顾妈妈就转身去厨房了。

顾轻清换好鞋,看到餐桌上已经码了四菜一汤,推开厨房的玻璃门,去盛饭,“老妈,别做了,就我们两个人,这么多菜吃不完的。”

顾妈妈翻炒着空心菜,“哎呀,就一个素菜很快的,吃不完,你带点回去,明天热热吃,别总吃外卖。”

母女俩一向谁也劝不动谁,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倔脾气,顾轻清不在多言。

总算在餐桌前坐下,顾轻清急着赶回来,忘了喝水,口干得紧,立马舀了口汤。

顾妈妈连忙劝阻:“凉一凉再喝,太烫了,吃下去不好。”

顾轻清对着送到嘴边的勺无奈地吹了两口,才送进嘴。

“最近还在忙画室吗?”

“嗯。”

“你最近呢?不要总呆在家里,偶尔也出去旅游散散心。”

“我没事,你别操心我,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前几天,你姑妈给我打电话了。”

顾轻清皱眉,自从姑妈家发达之后就很少与周围的亲戚联系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还是默默吃菜,别接话的好。

顾妈妈倒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起来,原来姑妈来电是给顾轻清张罗对象来了。

讲实话,顾轻清对亲戚发起的相亲邀请是抗拒的,特别是长久不联系的长辈突然造访。大概退休生活太枯燥了,表姐离婚后单身至今,自己家的事没忙活完,就开始操心别人家的。

顾妈妈翻出微信聊天记录,就看到像超市收银条一样,一串长长的清单,记录着男方的各种信息,年龄、身高体重、籍贯、收入、资产、兴趣爱好,就差没报身份证号了。

“你姑妈说,让你也整理成这样,发给她,她帮你物色物色。”

顾轻清咀嚼着嘴里的饭菜,不接茬,但耐不住顾妈妈的唠叨,最后勉勉强强地“噢”了一声。原来人真的可以被当作商品一样,贴上标签,供其他人挑拣。

心事重重,可惜一桌好菜最后味同嚼蜡。吃完饭,顾轻清帮忙收拾碗筷,顾妈妈拦住她,“碗放着我来洗,你去把资料整理整理。一会回去了就忘了,听到没?”

家里的事一向是顾妈妈当家作主,可顾轻清早过了什么都不懂,乖乖听话的年纪,心里堵着一口气,“那你帮我写好了,反正你也都知道。”

知道自己语气不好,但就是克制不住,借口下楼扔垃圾,出去透口气。

顾轻清快步沿着一条小路走着,心脏跳得很快,呼吸变得急促。不想和妈妈吵架,但也不想违心地去参加什么相亲。心里一遍遍编排着和妈妈解释的话,害怕不能说服对方,害怕演变成争吵、冷战。

突然,天空飘起毛毛雨,让心情更沮丧,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认命似的,顾轻清折返回家。

站在门口,顾轻清擦干眼泪,门开了,低头不敢看顾妈妈,怕对方察觉自己红了的眼眶。

“外面下雨了,淋湿了吗?”

顾轻清摇摇头,低着头换鞋,“老妈,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妈妈张开双臂,“宝贝,过来抱一下。”

顾轻清惊讶地抬头,望进妈妈的眼里,眼泪又止不住夺眶而出。顾妈妈把她拉入怀中,“我还不知道你嘛。”

顾轻清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妈妈的肩膀上,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讲着,先前准备的说辞早就抛到脑后,“我不想去,我一个人很好,别逼我好吗?”

顾妈妈摸着她的头发,“我只是希望你幸福。我怕等我老了,没有人能照顾你。”

“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我现在也很幸福。”

顾妈妈拍拍她的背,“好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逼你,但遇到合适的,你要把握住机会,不要放弃自己。”

安慰了好半天,顾轻清才平静下来。相反,顾妈妈感觉到很开心,这孩子很久没在自己面前放声大哭过了,也很久没有这么掏心窝地和自己说过话了。

“鼻涕眼泪的,恶心死了,先去洗澡吧,今晚就睡家里,别回你那小破屋了。”

“我那不是小破屋。”

“行行行,先去洗澡。”

顾轻清靠在床头,旁边是一只发旧的小玩偶熊,熊鼻子都掉了。小时候,喜欢抱着它,抚摸着它的绒绒毛睡觉。长大了,一只手就能揽住它。

“红糖姜茶,趁热喝。”顾妈妈端着杯子闯进来。

“就淋了一点毛毛雨,真不至于。”顾轻清还是接过杯子,拿着捂手先。

喝完姜茶,胃里暖乎乎的,顾轻情睡了个好觉,一夜无梦。早上被小区里“叮铃铃”的日自行车铃声和厨房里煎蛋”刺啦啦”的冒油声唤醒,上了年纪的人总是一大早就开始忙进忙出,出门买菜烧饭,热闹、温馨又平淡的一天,真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暖色的拥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