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转就到了深秋,雨始终淅淅沥沥地下,但所以是这个周末,所以来画室喜欢画画的人还不少。顾轻清正帮一位学员修改画作,门口的风铃响了出来,下意识地抬头,“Hi!?”顾轻清所以吃惊声音突然拨高,“小斌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雨水从孙扬杰打湿的头发和衣角顾轻清因为惊讶声音突然拔高,“小杰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

暖色的拥抱

推荐指数:10分

《暖色的拥抱》在线阅读

时间一转就到了初冬,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但因为是周末,所以来画室画画的人还不少。顾轻清正在帮一位学员修改画作,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下意识地抬头,“Hi!?”

顾轻清因为惊讶声音突然拔高,“小杰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

雨水从孙扬杰浸湿的头发和衣角滴落到地上,“啊!就出门没带伞。”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顾轻清翻翻找找,勉强翻到一块本是用来擦手的小毛巾给小杰简单地擦过,好在秋冬衣服穿得厚,外套脱了里面的衣服还是干燥的,屋里开着暖气,也不会冷。

小杰已经在画室学习有一段时间了,轻车熟路地找位置坐下,用美纹纸胶带把素描纸固定在木制画板上,削了一只2B铅笔。然后……就盯着白纸发呆,无从下笔。

这臭小孩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一系列的表现,是个明眼人都能推测出肯定是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把悲伤的情绪闷在心里,努力地表现“我很好,我没事”。

“愣着干嘛,画画呀?(其他都不去想)。”顾轻清接着道,“上次画过球体了,还记得怎么画吗?我们复习一下?”

小杰这才动笔,顾轻清转悠着去看看其他学员的进展,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在这儿。转了一圈又回到小杰身后,说实话,的确是不在状态,比起上节课退步了好多。小杰说,他未来的目标是考上著名的艺术院校,因此顾轻清对他会格外严格一些。

顾轻清习惯性地想开玩笑地说,“画得也太磕碜,出去可别说是……(我教你的)”

顾轻清自己左手掐了一下右手,还好及时刹住车了。正想着怎样委婉地纠正他一些画得不好的地方,又不伤害他幼小的心灵。

没想到小杰突然用胳膊挡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隐忍着不发出声音。

“不是吧!”顾轻清慌了神,连忙坐下安慰,但画室还有其他人在,这样的场合还真有点棘手。

小杰带着哭腔回:“不是你的原因。”

顾轻清真是……被噎住了。

看着窗外,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比之前小了点,摸了摸挂在椅背的外套干得差不多了。拍了拍小杰的肩,“我们去外面走一走、散散步,放松一下。”

小杰坐在椅子上不肯动弹。

“难道你想让大家都看着你吗?这可怪丢人的哦!”

红着眼睛、低着头,磨磨蹭蹭地穿上外衣,果然即使再悲伤也是要面子的。

顾轻清拽着小杰,在门口拎了把伞,简单交待,“思颖,这里拜托你看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陶亦寒今天请假,还好思颖有空,可以过来顶一天班,不耽误事。

低气温让冷意贯穿到脚趾尖,再怎么撑伞,总会淋到雨,湿漉漉、粘哒哒,让人浑身不舒服。所以这么撑着伞在雨中漫步还是第一次,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应该是个浪漫的场景,可惜身边是个十几岁的、闹别扭的小屁孩,个头比顾轻清还高一个头,还得伸长手举着伞,胳膊好酸啊!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大概是被冷风吹得,小杰同学也冷静下来了,顾轻清问:“想说说吗?遇到什么事情了?”

……

“不想说的话,我借你个肩膀,哭出来吧,哭出来会舒服些。”

“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下一句就忍不住带上了哭腔,“读书不好,考试总是倒数,老师也不喜欢我。妈妈送我来画画,说不定将来可以走艺考的道路,可我画得也不好。”

小杰抽泣着说:“爸爸说……我没一件事儿干得成的,可是我真的很努力了,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也没有吧。”顾轻清心想,虽然我也还没发现你干什么事有天赋。

“可是人家年纪比我小的已经开始画静物了,我连个圆也画不好。在家里,爸爸妈妈基本没夸过我什么事,我好害怕我做不好让他们生气。可我明明很努力了,却还是不行。”

“虽然……,但是那不是圆,是球体!!!”顾轻清还是没忘记自己老师的本分。

“你知道吗?难过是因为事情没有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发展,而产生挫败感。但谁说失败的结果就一定糟糕呢?”顾轻清也不知道这些话,他能不能听懂。

“我人生中几场重要的考试,基本上都是失利的。中考、大学自主招生考试、高考,甚至公务员考试,无不是差那么一分到分数线,不多不少就是一分,别人都不相信有这么巧合;唯一一次就顺利通过的大概就驾照考试了吧,可是现在……我还不如买辆自行车。”

小杰抹了抹泪,指着停在路边的小黄车,“老师,没事,我可以给你扫一辆共享单车。”

顾轻清翻了个白眼,在想象里给了小杰一个爆栗。

“这每一次失败都重要到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说不后悔、不难过都是掩耳盗铃。但是如果不是这一分,我不会认识高中的前后桌,不会和大学舍友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不会遇到一起共事的同事,甚至也不会有现在的‘绿山墙画室’。”顾轻清话语中多了一份感概。

“我的确‘做得不够好’,可是还有这么多同样‘做得不够好’的人陪着我走完一段又一段人生路,这些同伴和经历是我用那一分之差换来的,却比那一分的价值高多了。”

“残酷的社会逼迫我们去成功,我也强迫过自己。我刚开始学画的时候,已经大学都毕业快4年了,比别人起步晚太多了,就着急着想要赶上别人,可越是画越画不好。绘画是一门技艺,但也是反映心境的,在急切的情绪下,画笔也会不受控制。”

小杰撇撇嘴,做老师的果然三句不离本行。

“每次失败时,我都感到很无力,即使到现在这点也没改变。小时候常被妈妈骂,也很害怕让她生气和失望,可她也从没有因此抛弃我。长大了之后,前几次失败让我积累下的伙伴,却帮助我走出挫败的情绪所需的时间变短了。”

顾轻清回忆着公务员笔试出分那天晚上,损友老程还开玩笑说:“明年让你摸摸我的头,我可有考试运了,让你沾沾喜气。”

“那下次考试前,我一定要把你摸秃噜皮了不可。”

刚没过两天舒悦的CFA考试出成绩了,已经是第二次了,有一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没过。顾轻清嘲笑她,“那你的考试报名费可比我贵多了,而且还是双倍哦!”

舒悦也嘲笑顾轻清,“差一分同学,你好意思说我吗?不应该你比我更可惜嘛!”

两人又在微信群里默契地@老程,“老程,你的发际线要不保了!”

老程发了个捂脑袋的表情,喊着:“不要啊!我还没找到男朋友呢!”

舒悦回道,“晚了,我下一次考试的报名费已经交了!”

最后老程只能仰天长啸:“你个IT女为什么想不开去考CFA?为什么CFA一年能考那么多回啊?!”

“想想还真是好笑”,顾轻清转头问小杰,“你就在这街上随便拉个人,谁还没个失败的经历?”

小杰撇撇嘴不答,也答不出。

雨又逐渐下大了,“不过呢!该努力还是要努力,放平心态,画画还是需要耐心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实际操练操练了。”顾轻清捏了捏肩膀,知心姐姐真不好做啊!

回到画室,小杰回到位置坐下,顾轻清站在他身后,“还记得球体怎么画吗?”

“记得。”小杰用力地捏了捏笔。

“画技不行,记性还不错嘛!”

“你怎么又损我?”小杰奋起反抗,“你忍心嘛你!”

顾轻清终于还是给了小杰一记爆栗,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别贫嘴了,还想不想准时下课了?快点画完回家,各找各妈。”

一段时间后,顾轻清再来看,大致框架已经有了,不过形还需要调整下,“退远看一下,你这个球是不是胖了,稍微收一收。改好了就可以下课了,把画带回去给你爸妈交差吧。”

“老师,我改好了。”

顾轻清隔着一排座位瞄了一眼,虽然改得有点敷衍,但还算有点进步,“就先这样吧,回去吧。门口架子上有把伞拿着,下次记得还回来啊!”

“知道了”,小杰走到门口看了眼粉红色的伞,一阵恶寒,“咦惹!老少女!”

一块橡皮飞过来,“还嫌弃!我给你撑伞撑得胳膊都酸了。”

小杰反应迅速、侧身一闪躲过,但还是没躲过顾轻清锐利的眼刀,“溜了溜了,下回再来。”

顾轻清翻了翻课本上的球体,素描球体的圆形是通过正方形一点点切出来的,不借助工具,极少人能一下子画出一个工整的圆,都是通过一点点地尝试、调整,以及明暗效果的加成,蜕变成一个视觉上的球体。

人也在经历各种酸甜苦辣后,一点点磨平自己的棱角,看似变得所谓成功、完美;而被橡皮擦掉的辅助线是只有作画者才知道的辛酸,留下的是展现给外人看的坚强和自欺欺人。

其实,顾轻清知道小杰没有太多绘画上的天赋,那天他父母来报课的时候,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但顾轻清还是收下了这个学生。或许绘画不是他最终的目标,但或许是他人生路上一次难忘的旅行,那么也是值得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暖色的拥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