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清明白了舒悦行动中上的大胆地,实际上是对怕伤的掩护,假若暧昧不明期不自觉地的投入,最后被付之一炬,无法抽离的痛苦才是最伤己的。顾轻清给手机插上电源,“正给手机充电”的提示音后,再次宁静下去,一直到舒悦洗完澡依旧也没任何动静。关了灯,两人挤在一个被窝里,顾轻清给手机插上电源,“正在充电”的提示音后,再度安静下来,直到舒悦洗完澡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暖色的拥抱

推荐指数:10分

《暖色的拥抱》在线阅读

顾轻清明白舒悦行动上的大胆,其实是对害怕受伤的掩护,倘若暧昧期不自觉的投入,最终被付之一炬,难以抽离的痛苦才是最伤人的。

顾轻清给手机插上电源,“正在充电”的提示音后,再度安静下来,直到舒悦洗完澡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关了灯,两人挤在一个被窝里,顾轻清并不懂得怎么安慰感情受伤的人,干脆不聊感情,从小说聊到美食,从美食聊到明星,从明星聊到墙纸。女孩子们聊起天来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和过得飞快的时间。

已经不知道是几点,虽然豆腐还在玩跑酷,两人已经昏昏欲睡。

“叮!”舒悦只用一秒打起精神,立刻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顾轻清!”

“他加我了!他加我了!”

顾轻清从她兴奋的反应已经知道了结果,虽然很想祝贺她,但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明天早上会不会有邻居投诉她半夜扰民。

舒悦通过了好友申请,“你说我第一条微信该发什么?”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表白都是你先来做,这个应该让他来了。”

“也对。”于是舒悦转而去监视新男友的朋友圈。

新的一条朋友圈就在1分钟前刚刚发的,没有文字,只单一张图片,是楼前一棵缀了花朵的树。昏暗的夜色下,灯光微弱,树影重重,橘色的花朵若隐若现。

舒悦顺手把照片下载保存到手机,“艺术生发的朋友圈果然都耐人寻味。”

把照片点开给顾轻清看,“你说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

“或许吧。”就挺美而已。

“后面看着像宿舍楼,他之前肯定是手机没电了,回宿舍才看到的。”不自觉地替他找起了这么晚才答复的理由。

然而,刚刚陷入爱情的人往往被情绪控制了逻辑思考的能力,而忽略了其中不太合理的现象。

舒悦又往后翻了翻,大多是些艺术作品的照片,还有足球篮球相关的内容,偶尔会发些聚餐照。审阅完后,舒悦表示很满意。

“好想回到大学的时光啊!真羡慕!”一旁围观的顾轻清有感而发,“唉!睡了睡了。”

裹上被子重新躺下,舒悦眨巴眨巴眼,还兴奋得无法入眠,往顾轻清的方向挤挤,“你分我点被子,冷。”

阳光透过被风吹开的窗帘若隐若现地照进来,顾轻清迷迷糊糊地像翻个身,觉得腿上压了什么东西,“舒悦,把你的腿拿下去。”

“唔……我没压着你啊。”

顾轻清抬起身看去,一团白乎乎的窝在藕荷色的被子上,还在有规律地微微膨胀、收缩。豆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床上睡着了,顾轻清认命得躺平。

早上舒悦哼着小曲刷着牙,“一会要搭顺风车去画室吗?”

“不了,我今天准备去医院复诊。”

“好吧,那你自己当心点。”

“知道啦!”

“哇!你在干什么?这么臭!”

顾轻清面无表情地回答:“铲豆腐的屎。”

……沉默

舒悦收拾好了,在玄关穿鞋,还穿着睡衣的顾轻清拿来两个垃圾袋,“顺带帮我扔下垃圾吧,垃圾桶就在楼下,这袋是干垃圾,这袋是湿垃圾。”

舒悦倒完垃圾,才想起来,“这家伙等会不是也要出门吗?”

立马发消息质问,顾轻清理直气壮地回:“豆腐的屎实在太臭了,而且我没换衣服。”

顾轻清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拉屎的那位此刻正撅着屁股,开心地埋头吃饭。

“啊,被熏得连早饭都不想吃了。”事实上,家里也没什么可以当作早饭吃的东西。

换了个姿势躺在沙发上,想睡个回笼觉,翻了几次身,还是没有睡意,索性拿逗猫棒陪豆腐玩。

时间差不多了,才换上衣服出门。

像是闹着玩一样,出门的时候天气只是有些阴沉,公交车一路停停走走,也未见落雨,刚下公交车雨就哗啦啦地下来。

顾轻清在车站里看了一眼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又抬头看了看雨势和手里的纸袋,咬牙脱下牛仔外套,罩在头上冲了出去。

跑了没两步,突然有人靠近,头顶的雨声小了,顾轻清谨慎地转头看去……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吧?

稀里糊涂地到了医院,取了预约号,不敢置信这年头自己居然还能碰上这么热心肠的人。

“你好了吗?”后面排队的人催促着。

“不好意思。”顾轻清回过神,取回社保卡,腾出位置。

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就找不见那个帮自己撑伞的女孩,也不知道她是来看病,还是来探望亲属的。

顾轻清懊恼自己真是被雨水糊了眼,只记得她扎了个高马尾,戴着白色口罩,全程只顾着说“谢谢”,忘记要联系方式,就这么白白受了恩惠,总感觉有些不安。

坐在椅子上等叫号,时间过得慢长,顾轻清眨眼的速度变得迟缓,勉强保留着一丝意识。

广播里机械的女声终于传来自己的名字,走进诊室,“张叔叔!”

坐在案前正和身边年轻医师讨论着什么的中年男人抬起头,“小顾!”

又确认了一遍电脑显示屏上的信息,“今天来复诊?”

“嗯,你的专家门诊可不容易抢到号啊!”顾轻清笑眼弯弯。

“看起来状态不错,最近有什么异常情况或者不舒服吗?”

顾轻清摊手,“如您所见,还活蹦乱跳的。”

张牧开了单子给顾轻清,“一会儿还是去做下脑CT,仔细看一下。检查好了就先回去吧,别等了,晚点我看过之后,把结果告诉你。”

“也会告诉我妈吗?”

张牧是顾轻清妈妈的老同学,也是知名的神经外科医生。

“放心,你不也说自己活蹦乱跳的,告诉她一声,也让她放心些。”

“好吧。”顾轻清顿了下,“我说万一啊!就是万一!要是情况不太好的话,老张你得先和我说,怎么和我妈说,我自己决定。”

“行,不过你也别瞒她,你知道她紧张你。”

“我知道,我就是怕她太紧张我了,我有点吃不消。”顾轻清低头,用手扣着桌上的污渍。

“瞎讲什么呢!快去吧!”

“等等,我今天带了礼物给你。”顾轻清从随身携带的纸袋里翻出一幅裱了框的油画,“你办公室能挂吗?”

“每次都是画,就没点新意?”嘴上吐槽,但张牧还是接过画,小心地收好。

“这才是'心意'好吗?每一福都是我亲手画的,可都花了不少心血,我还舍不得送别人呢?”

“行,我回头就挂上。”

顾轻清躺在仪器上,闭上双眼,深呼吸,想象着自己只是睡一觉,周围环境很安静,这样躺着也挺舒服的。

做完CT,顾轻清又溜回去找张牧,诊室的门虚掩着,悄咪咪往里扫了一圈,没人。

“你找张教授吗?”

顾轻清一激灵,被吓了一跳,尴尬地缩回脑袋,明知故问:“啊哈……对,他不在啊?”

“张教授只有今天上午半天的门诊,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年轻的男医生问。

顾轻清认出来,是先前就诊时,和张牧在讨论问题的那个医生,虽然戴着口罩,但遮不住清爽的气质,所以也就多看了两眼。

“没关系,那我去他办公室找他吧。”

顾轻清走了一段,感觉一直有脚步声跟在自己身后,回头看去,是那个年轻医生。

隔着口罩,顾轻清还是清楚地判断出他笑了,有点不爽。

年轻医生解释,“我也要去找张教授。”

二人一前一后到了张牧的办公室外,顾轻清透过门上的小窗,看到他在里面,轻轻叩响门。

“请进。”

张牧看到顾轻清,开玩笑:“怎么?这是特地来监督我有没有把你的画挂上啊?”

“我哪敢啊!我是特地来问张大医生,要不要一起吃午餐?”

张牧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呀!我也忙得差不多了,你也不常来,今天我请客吧。”

转头看向另一人,“一舟,巡检完了?”

点头称是,“患者状态都还稳定,详细的情况我都记录了。晚些时候再向您报告。”

张牧点头,虽然了解顾轻清不是会到处乱说的人,但患者的病情毕竟是隐私,不适合现在讨论,“那一起吧?轻清不介意吧?”

摇头。

张牧和曲一舟下午还有事要忙,所以为了方便,三人选择到食堂就餐。来的路上,张牧作为中间人,向二人互相做了简单介绍了。

曲一舟是新来的住院医生,目前跟着张牧学习,顾轻清即是旧友之女,也是自己的患者之一。

三个人坐在医院的食堂,顾轻清看着自己盘子里寡淡的菜,又看看另外两人的猪排和炸鸡,羡慕嫉妒啊!

虽然偶尔吃一次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出于主治医师兼长辈的关心,张牧还是禁止顾轻清吃过分油腻的食物。

摘下口罩准备开动,曲一舟果然和自己想象得一样,长相俊朗,眉目低垂,略微有些黑眼圈和胡茬,应该是因为熬夜的关系。虽然现在没有笑,但没有给人很疲惫的感觉,反倒有种温柔的气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然而,顾轻清仍旧味同嚼蜡地想,要是自己能像舒悦一样拥有秀色可餐的本领就好了,可惜自己的舌头不会骗脑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暖色的拥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