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豆腐来了,就变为了画室的新宠,学员们画着无聊的了,便会短暂休息一会,逗它玩,一时间吸粉无数。这小家伙也是精力旺,夜间陪酒,早上还能在家里跑酷。豆腐的个性和它软糯的外表完全相反地,经过前几天陌生了环境后,便就四处撒欢儿了。学员把画好的素猫卷起豆腐的个性和它软糯的外表完全相反,经过前几天熟悉了环境之后,便开始到处撒欢了。。...

暖色的拥抱

推荐指数:10分

《暖色的拥抱》在线阅读

自从豆腐来了,就变成了画室的新宠,学员们画着无聊了,就会休息一会,逗它玩,一时间吸粉无数。这小家伙也是精力旺盛,白天陪客,晚上还能在家里跑酷。

豆腐的个性和它软糯的外表完全相反,经过前几天熟悉了环境之后,便开始到处撒欢了。

学员把画好的素猫卷起来,用美纹纸粘好,出去上个厕所的功夫,豆腐就把人家的画挠坏了半边。幸亏学员看在它可爱的面子上放过它一马,顾轻清打了它几下,小惩大诫。

有时候,豆腐也会闹出不少笑话。看着学员们拿着笔在颜料上蘸一蘸,它也想用爪子蘸一蘸,对色彩斑斓的颜料充满了好奇心。大家都有意地防着它了,但偶尔还是会被它钻了空子。

一开始还没人注意,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多了好几个红色的猫爪印。沛沛放下手里的画笔,逮住它一看,果然一爪子颜料,赶紧掐住它的嘴巴上下瞅瞅,“还好没吃进去。”

顾轻清走过来,抓住它的后脖领子拎起来,没成想它还趁机在她衣服上踹了一脚,逼着它正视自己的眼睛,教训道,“你是想造反吗?”

“喵呜”豆腐挣扎着躲开,顾轻清看到它脑门中间的毛上也沾了红色的颜料,噗嗤笑出声来,转过它的脸给沛沛看,“你说它像不像在cos印度舞娘啊?”

沛沛手里拿着用无色调和油沾湿的餐巾纸,说着:“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笑过之后该清理还是要清理,顾轻清控制住豆腐,捏着它沾了颜料的爪子,沛沛配合将它瓜子上的颜料用油先稀释掉,然后再抱着它去洗手间冲洗。

沛沛指了指豆腐脑门上的颜料,“这里也要擦掉吗?”

“留着吧!还挺有趣的,过两天直接用剪刀给它剪了这撮毛就好。”

水龙头里的水哗啦啦地流出来,豆腐第一次见这种场景,害怕极了,挣扎着想要逃跑。结果在水池的陶瓷壁打滑,反倒在池子里打了个滚。顾轻清又好气又好笑地把它捞出来,怕它身上的毛淋湿了,容易感冒,但嘴上还是吐槽,“叫你闯祸,这回知道害怕了吧。”

折腾了半天,两人都一身汗,把豆腐抱回画室的时候,小陶老师已经把地上都拖干净了。

刚松开钳制,豆腐就一溜烟窜柜子上了。这回,沛沛都忍不住感叹,“整出这么多麻烦事,自己就拍拍屁股一溜烟跑了。”

陶亦寒看了看柜子的高度,他也得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到,“爬这么高,是没人能逮住它了,一会儿看它要怎么下来。”

灯光将豆腐放大投影到墙上,看着像只小怪兽,顾轻清拿起手机,拍了照片发给舒悦:[你说,它会被自己的影子吓到吗?]

很快消息回来:[我去,这背影是我们小陶老师?]

照片里陶亦寒意外入镜了。

顾轻清回了一个白眼:[今晚加班吗?晚饭,约吗?]

[不了,我要闭关复习。]

[你什么时候考试?]

[大概还有2个月吧。]

[那急什么?你也看到了,陶亦寒今天在哦!]配上挑逗的表情。

[你叫他一起吃晚饭啦?]

[没啊。]一脸无辜。

[那你搁这和我废话呢?]吊打。

[这不等你主动出击吗?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

[画室,6点半,等我!]

顾轻清笑眯眯地收起手机。

6点半还差一刻钟,舒悦就提前到了。进门前先绕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准备出征。

舒悦进门的时候,顾轻清和陶亦寒还在做营业结束的收尾工作。

“来啦?”

舒悦故意问:“还没好呀?”

“马上了。”

“要我帮忙吗?”舒悦看到陶亦寒正在和一个破了的垃圾袋纠缠,悄悄向顾轻清使了个眼色。

“噢!我先去捉豆腐,它晚上要和我一起回家。你要不帮忙收一下垃圾。”

“没问题!”舒悦立马放下包,拿了一个套着垃圾袋的、半满的垃圾桶,“倒这里吧,应该装得下。”

陶亦寒有些窘迫地回答:“哦,好,谢谢。”居然被个垃圾袋给打败了。

顾轻清捉豆腐,整了一手毛,去洗手间清洗了。

“小陶老师,明天早上有课吗?”

陶亦寒突然被问,愣了一下,“没有。”

“我记得你上次说要请客来着?”

如果顾轻清这时候在的话,一定会问:“你要不要点脸啊?”可惜现在陶亦寒只能独自面对这只饿狼。

“我觉得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正好有空,怎么样?”

自己的确说过请客,但是请下午茶,这和晚饭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吧?

再转个弯一想,陶亦寒再迟钝也意识到了,自己被调戏了,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这话怎么接。

舒悦看着他尴尬的不知所措,更来了兴致,“吃顿饭而已,不是这么小气吧?我还帮你收垃圾呢!”话落,还故意拎起手上的“证据”给陶亦寒看。

顾轻清推门进来,正听到陶亦寒慌忙否认,“不是,不是。”

“怎么啦?”不懂就问。

舒悦替他回答:“没什么,老板娘,你看今天月朗星稀,是不是个聚餐的好日子。”

顾轻清怀疑某人又挖坑给自己跳,但又没有证据,“是吗?”

“小陶老师来了有一阵子吧?你是不是都没好好请人家吃顿饭。”果然不出所料。

但为了好闺蜜的终身大事,就勉强牺牲一下钱包吧,“行吧,吃什么?”

因为是饭点,楼下商场里的很多餐厅都已经排起了长队,但工作一天,三人都已经饥肠辘辘,所以选了一家人不太多的精致日料店,各自点了份简餐。

作为一个合格的电灯泡,顾轻清理智地认清自己就是个付款的冤大头,全程埋头干饭,还趁着舒悦勾搭嫩草的间隙,从她盘子里偷了两只天妇罗。

作为回报,舒悦尽职地负责送顾轻清和豆腐回家。

顾轻清家楼下,“轻清,要不你再请我吃个夜宵吧?”

“……你没吃饱吗?”

“有点儿,吃饭的时候只顾着聊天了。”

进门先把闷了半天的豆腐放出来,小家伙自顾自溜达。顾轻清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米色拖鞋,“家里只有泡面,最多给你加个蛋……最多就再加点葱花。”

“可,只要能让我坐着、等着吃就行。”舒悦轻车熟路地把自己甩进沙发里。

锅里的水开始咕噜咕噜,顾轻清撕开泡面包装,把面和佐料下进去,打开冰箱,发现还有半盒辣白菜,就往锅里再丢了一筷子泡菜。

“嗞。”洒了油的平底锅里倒入搅散了、拌了葱花和盐的鸡蛋液,舒悦不喜欢吃荷包蛋。

热腾腾的泡面连锅端到茶几上,顾轻清拿了两幅碗筷,泡面太香又勾出馋虫。

两人席地而坐,没形象地嗦着面条。吃饱喝足就犯困,两个人都不想干活,于是决定把锅碗丢到洗碗池里,明天再洗。

“今天你把陶亦寒祖宗八代都打听完了,下一步准备做什么呀?”

“你听着呢?我还以为你只顾着吃呢?”

“吃饭用嘴,我耳朵又没聋。”

“对,你还偷了我两只天妇罗。”

“你居然发现了!我想着陶亦寒秀色可餐,你应该没空宠幸它们。”

舒悦突然坐直身体,顾轻清吓了一跳,“你干嘛?”

“下一步,当然是干大事!”

敢情你的反射弧是会转弯。

舒悦编辑了一条短信,按下发送键,顾轻清凑近脑袋,“这么直接!”

[陶亦寒,我喜欢你,现向你发出交往要约,如果你接受的话:#######]

“瞎子都能看出来我对他有意思,藏着掖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可没兴趣、也没时间玩暧昧。”

“那最后那串英文和数字是什么意思?”

舒悦用胳膊勒住那颗凑过来的脑袋,“你是不是太不关心我了?”

“我哪有?没有吧?还有我没注意到的?”否认三连。

“这是我的微信号!”

“谁注意你的微信号是多少啊?你微信名我都只记了个大概,都改备注了。”

半个小时过后,只有几条工作群发来消息。

舒悦盯着手机,“你说陶亦寒会不会没看到?”

“我觉得他没看懂最后那串乱码的可能性更大。”

舒悦用指关节有节奏地敲着膝盖。

“我说,你高考放榜都没这么紧张吧?”

“还行吧。”舒悦敷衍地应着。

顾轻清刷完最新更新的一集热门网剧,已经9点半了。“我先去洗澡了,你今晚住我家吧?”

“嗯。”捧着手机的石膏像开口。

洗完澡,敷上面膜,石膏像还是那座石膏像。

顾轻清从石膏像手里抽出发烫的手机,“先去洗澡,睡衣给你放浴室的架子上了。我去给手机充电,免得一会儿,手机没电耽误了大事。”

舒悦落寞地抬头问:“我是不是被拒绝了?可是就算拒绝,也应该礼貌上回个短信吧?”

“别急,可能他手机没电了呢?你先去洗澡,快点!”

石膏像木纳地起身去浴室,浴室门被打开、关上,又打开,“那个……”

“知道了!有消息一定立刻告诉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暖色的拥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