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之久10天,吃点睡睡的生活。苏沇沇终于等到把之后没睡的觉补回去了。精神充裕是不像,熊猫眼都淡了一大半。正逢春季,阳光微暖。苏沇沇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束微微的阳光,一条直线阳光照射着她,本就白皙的皮肤衬托出的更为白里透红。此时苏沇沇正望着天花板苏沇沇终于把之前没睡的觉补回来了。。...

经过长达15天,吃吃睡睡的生活。

苏沇沇终于把之前没睡的觉补回来了。

精神充足就是不一样,熊猫眼都淡了一大半。

正值秋季,阳光微暖。

苏沇沇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一束微微的阳光,直线照射着她,本就白皙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里透红。

此时苏沇沇正在望着天花板。

休息这段时间,要去哪里玩呢....

从大学开始到迄今为止,都没有休息过这么长时间,这还是第一次。

这突然闲下来,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毕竟大学毕业之后,和朋友们的交集都越来越少。

剩下为数不多的朋友约她出去,她也都一一推脱。

为了小说的更新而努力码字,当个码农。

人家都需要出去才能找灵感。

而她这个半吊子文笔,完全不用。

她靠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文笔,在家里用电脑就能创造出另外一片天地。

苏沇沇皱着眉。

素颜都好看的脸上,出现一丝“疑虑”。

要么..去旅旅游?

“咦?”一边想一边摇着头。

貌似不太行。

现在是疫情期间,国家危难时刻。

疫情还没完全消散,这种时候还去旅游?

想想不太可行,特殊时期更加不能给祖国添麻烦。

完全在家打游戏?

这也不太现实......

真是睡的精神气足,休息还想这么多。

但是这.....

好不容易想开了,要休息一段时间,还是得出去走走。

娇小的身体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几圈。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回安阳。

去看看她的老爹爹和小弟弟。

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也该回家看看了。

“嗯,就这么办!!!!”

起身,走进卫生间洗漱。

收拾完东西,拿着她的宝贝车钥匙下楼。

“嘿嘿...”

她的宝贝车,终于可以排上用场了。

从头到尾搞定不超过十分钟。

电梯里,苏沇沇不经感叹,不用化妆出门真是省时省力。

地下车库。

苏沇沇看到她那辆改装过的淡紫色保时捷,在车堆里脱颖而出。

眼睛一亮。

“哇~”的发出一声赞叹。

emmm....

写小说的...都这么的戏精吗....

苏沇沇扭着她那娇小又曼妙的身姿,快步的走了过去。

开出了车库之后,苏沇沇拿起墨镜一带,简直就一靓女。

踩着油门,车子“嗖”的一声,溜了。

红绿灯路口。

路人甲A:“哇,这车真帅啊。”

路人甲B:“是啊,里面还是个小姐姐。”

路人甲C:“真羡慕啊。”

路人甲D:“我也想拥有啊。”

苏沇沇拿下墨镜,对这几个爱车的迷妹们眨了眨眼。

“啊啊啊啊,小姐姐也好好看啊。”

哈哈哈哈,目的得逞,溜了溜了。

**

AK训练基地。

陆知抒正在锻炼,时漾一进去就看到他的八块腹肌,明晃晃的暴露在外。

看到这黄金比例的身材,时漾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哇!!!!!!!”

“你是魔鬼吧,陆知抒。”

陆知抒挑眉,起身。

“嗯?”

一看就知道是来借车的。

“借车?”

“啊,真是料事如神啊我的哥。”

时漾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屁颠屁颠的拍着陆知抒的马屁。

“你自己车呢?”

“送去修了,嘿嘿。”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慌。

要知道,改装过的兰博基尼,谁不想拥有?

拥有不了的话,能开上几次,人生也算圆满了。

罢了罢了,陆知抒并不想拆穿他。

“钥匙在第三个抽屉,拿了滚蛋。”

“得勒,我陆哥大气。”

脚指头都能琢磨出来,这货开车出去除了撩妹没其他事。

时漾走了之后,陆知抒也没心情继续锻炼了。

走到浴室门口时,老二许归尘大声吆喝着:

“陆哥,你电话。”

这声音,震耳欲聋,生怕陆知抒听不见似的。

“我没聋。”

“声音不大不行啊哥,你家皇后娘娘的电话。”

陆知抒接过手机看着屏幕,显示“皇后”来电,右滑接听。

对面传来一阵阵哭泣。

“怎么了妈。”

陆母抽泣的说道:

“也没怎么,就是今天医生说,妈这心脏不太行了。”

……….

一阵沉默。

见他不说话,陆母继续说道:

“没事儿子,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回来看妈。”

不上套?那就只能继续主动出击。

“下午回来。”

“好勒。那妈妈在家等你。”

“开车慢点哦,注意安全。”

刚刚还在抽泣的陆母,立马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喜笑颜开的嘱咐着。

电话挂断。

陆知抒扶额,他这是......又中计了???

也不知道皇后娘娘又在给他整什么幺蛾子。

真是的,他这么高冷又帅气,怎么有个这么活泼又戏精的老妈。

**

陆家。

陆知抒不知道的是,陆母挂断了电话就和他父亲陆正阳击了个掌。

并附带:“yes,忽悠成功。”

陆正阳试探性的补了句:

“夫人,以后咱能不能别这样骗儿子了。”

看到了陆母的眼神,陆正阳瑟瑟发抖。

弱弱发声:

“说自己生病不吉利,多不好。以后就说我。”

陆母不以为然,一脸惬意:

“得了吧你,说你,他理你吗。”

“自己在儿子心中什么地位自己不清楚。”

见计谋得逞,不打算和他多费口舌。

她要准备准备,去迎接未来的儿媳妇喽~

下午。

苏沇沇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安阳。

拨通了苏贺龙的号码。

“喂~我的老爹爹,近来龙体可康健啊。”

“康健康健,吾儿不必担忧。”苏贺龙附和着她这戏精女儿。

“出来吧我的老爹爹,您儿正在大门口。”

“嘟嘟嘟嘟.....”

电话立马就被挂断了。

“姐姐,姐姐。”

铁门里面传来一声声,“姐姐。”

这软萌萌的声音,苏沇沇心都要融化了。

苏贺龙带着苏温辰和她的继母,一同面带笑意的出来。

“回来啦。”

说这话的正是她的继母,李梅梅。

“是哒,阿姨。”

“怎么突然回来也不打个招呼。”

苏贺龙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的行李箱,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

“是吧,以后可别嫁的那么远哦。”

“离得近回家就方便多了,自己开车就能回来。”

李梅梅柔和的话语让苏沇沇有点感动。

“嗯呢,听阿姨的。”

说完就把苏温辰牵过来抱了起来。

“怎么,小崽子,最近乖不乖啊。”

“我乖极了。”

“咦。”软绵绵的好可爱。

苏温辰趁着苏沇沇不注意,偷偷亲了她一下。

简直就没见过这么可爱的人。

**

陆知抒这边回到了陆家,发现皇后娘娘的圈套,又是给他安排相亲。

人间惨剧.....陆知抒。

陆母美名其曰:“都26了还不找对象?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

“我忙于事业,先立业,再成家。”

不管陆母说什么,反正陆知抒就这一句话顶回去。

陆母听烦了,直接火来:

“就你那叫事业?叫不务正业。”

“家里这么大个公司你不管,要自己出去自立门户。”

“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你有什么毛病。”

“这么大年纪还不找对象。”

“你白阿姨的儿子,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相亲,你还给我整黄了。”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时迟那时快,陆母拿起扫把就追着陆知抒打。

高冷禁欲的陆知抒,在他妈这里不管用。

棋逢对手。

“哎哎哎,老婆,老婆,别打了。”

“歇歇吧老婆,别累坏了。”

陆正阳手心手背都是肉,进退两难。

只能一边劝诫陆母,一边给陆知抒打手势,让他走。

半个小时后。

陆母不仅没追上,自己还累的气喘吁吁。

陆知抒乘机跑了,开车就往基地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妹妹的马甲怎么掉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