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姝思忖着她就唱歌跳舞好了,嘛周围都是女眷,她也就怕羞。便她恭谨地向晏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姝儿才疏学浅,姐姐们的才艺都是拔尖儿的,姝儿再做一遍怕是是要现丑,倒不如姝儿就献舞一曲好了。”晏夫人笑得和蔼可亲,“好啊,谢家小姐要跳什么曲子,我叫府里的乐于是她恭敬地向晏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姝儿才疏学浅,姐姐们的才艺都是拔尖的,姝儿再做一遍只怕是要献丑,不如姝儿就献舞一曲好了。”。...

谢姝寻思着她就跳舞好了,反正周围都是女眷,她也不怕羞。

于是她恭敬地向晏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姝儿才疏学浅,姐姐们的才艺都是拔尖的,姝儿再做一遍只怕是要献丑,不如姝儿就献舞一曲好了。”

晏夫人笑得和蔼,“好啊,谢家小姐要跳什么曲子,我叫府里的乐师过来。”

“不用麻烦夫人府上的乐师了,这是宫里教坊司的宫人作的曲子,傅姐姐就会,让傅姐姐为我伴奏一曲就极好了,曲子叫做倚梅。”

谢姝和傅芷晓相对着笑笑,傅姐姐向晏夫人含笑着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好,都好。”晏夫人笑着同意了,“你们姐妹情深,真叫人羡慕啊。”晏夫人可能想到了她儿时的玩伴,一时感慨万分。

“我年轻时有件极好的舞衣,只穿了一回,谢家小姐若不嫌弃的话就穿着它跳吧。”晏夫人看向谢姝询问她的意见。

谢姝原本想着只要穿着寻常的衣服随意跳上一跳就好,没想到要弄得这么正式,她不得不认真对待,感谢了晏夫人的厚爱。

“倚梅,倚梅,倒是巧合,将军府就有座院子,叫做倚梅苑,想来那里的梅花也要开了,谢家小姐的舞正合得上那景,我们就移步去那里可好。”晏夫人看着众人,似乎是在询问着众人的意见。

下首的小姐们也纷纷赞成,说闷在这里太无趣了些,去看梅花也好,还有美人伴舞,真乃绝景。

谢姝听她们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拒绝,于是低头答应下来了。

谢姝被领着去换好了衣裳,一身梅红的舞衣,用金丝线绣的祥云图案,群裾层层,行走间裙摆逶迤,莲步款款,端是向朵花儿。

傅姐姐寻了个空地,身边是开得正艳的红梅,衬得她清秀的脸有几分春意,她面前摆好了古筝,在那儿等着她。

其他小姐随晏夫人也落了座。

谢姝随着筝声轻舒舞袖,玉手缓出,似水中波月流转,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

早开的红梅落在了她的袖间,又随着她的舞动而纷纷落下,一颦一笑像极了花中仙子,一举一动都如行云流水般。

被这边宴会喧闹闹得心烦,在书房也不得安生,只能出来逛逛的晏二公子,就这样见到了倚梅的后半曲。

冷香扑鼻,余音绕梁,艳色的花瓣顺着风儿落在地下,徒生出一片糜醉的红。

玉冠下的他眼若寒星,眸色深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冬日里暗淡的午后微光打在他脸上,如玉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身后是一条很长的木制长廊,光消失在长廊的尽头,漆红的柱子上是精致的浮雕,是双开的并蒂莲,缠绕不清的枝叶,相伴相依。红木的花窗上是细碎的光。

透过花窗洒下的光,斑驳地落在他的肩头,他的眼里满是疑惑与不解

神思恍惚间,他总觉得好像在哪个午夜梦回,他曾经见过她。那必是杏花微雨下、芙蓉花开时,春色烂漫里,有一个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一曲舞罢,石拱门前的人似乎早走了,倚梅苑里也如之前那般热闹。

本是写闺怨倚梅哀伤的曲子,被谢姝跳得像是在赏梅寻乐一般,若是教她的乐人见了,肯定要说她跳得不对。不过这毕竟是寿宴,傅姐姐改了曲子,她也顺势改了动作。

现场的小姐们都没出声,这景美、舞美、人更美,只是寻常表演,她们也说不出错处来。

“妹妹跳得真好。”万静瑶首先出了声,“没想到傅姐姐的古筝也奏得这样好。”

傅芷晓也从容起身走了过来,“姝儿自小喜爱跳舞,我给她弹曲也不是头一遭了。”

谢姝也笑着,带着几分女儿家的娇嗔,“是傅姐姐弹得好,多谢各位姐姐赏脸,我也是头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跳呢。”

晏夫人是最喜欢这支舞的人,“这倚梅原本哀伤,被你这么一改,倒是更好了些。”

“夫人喜欢就好。”谢姝乖巧地应声。

“喜欢,喜欢。”晏夫人牵起谢姝的手轻轻拍了几下,似乎开心又欢喜,“好孩子,若是不嫌弃,这舞衣就赠给你了,你穿着正好。”

谢姝没有推拒,开心地回了礼,这衣服她还是喜欢的,面料也好,样子也好,只是款式有些过时了。收了舞衣的谢姝脸上满是开心,傅芷晓见了,悄声问她,“这礼你也收了,是不是属意这将军府了?”

“傅姐姐,别打趣我了,我真没这个心思。”谢姝真的从心底就没想过要在古代嫁人的事,当妃子应该也不是嫁人,再怎么说也只是妾罢了。

这会子空闲工夫,她脑子里的系统又出声了:【宿主,第三个任务已发布,请查看。】

【任务三:救下黑衣人。】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他现在在将军府后门左拐的第二条巷子里,危在旦夕,请马上行动。】

谢姝琢磨着系统发布任务的时间规律,觉得应该没这么快,但恰好这系统就喜欢出其不意,偏要跟第二个任务连着来。

【黑衣人的身份是什么?】

系统冰冷无情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酷:【宿主没有权限知道。】

好吧,这么神神秘秘的,估计就是个重要人物。

谢姝先派人去跟谢安说她乏了想先回去,又向晏夫人请辞,准备直接去救人。晏夫人挽着她的手,似乎还想留她一会儿,但见谢姝疲乏得很,最后也放了人。

等晏夫人送走了谢姝,她还有些闷闷不乐,心里想着这两孩子怎么就这么没有缘份呢?初时,晏修之被老夫人押着来的时候,没见着谢姝,现在她想让人留着去见一见,谢姝又赶着要回府。

罢了,罢了,往后来日方长,总会见着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祸国妖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