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姝因为名字对不上脸,因为有些迷惘,幸好傅姐姐可以看出了她的疑惑,她附在谢姝耳边小声地说:“那个穿着鹅黄色衣裳的是万御史的嫡女,万静瑶,人还算很不错,而已家里姊妹多,人难免会多个心眼,比旁人也圆滑世故些。她比你大上一岁,你也叫她姐姐就行了。”“嗯。”谢“嗯。”谢姝点点头,示意她记住了。。...

谢姝因为名字对不上脸,所以有些迷茫,幸亏傅姐姐看出了她的疑惑,她附在谢姝耳边悄声说道:“那个穿着鹅黄色衣裳的是万御史的嫡女,万静瑶,人还算不错,只是家里姊妹多,人难免多个心眼,比旁人也圆滑些。她比你大上一岁,你也叫她姐姐就行了。”

“嗯。”谢姝点点头,示意她记住了。

“她身边那个是大理寺卿的独女,常清琪,跟你同岁,月份比你大两个月......”

晏夫人又说了几句话,只是谢姝光顾着听傅姐姐介绍了,没听清。

等要领着她们去听风小筑了,两人才随着众人走出了小院。

听风小筑前厅的红木桌上正摆放着精致的菜肴。

“各位小姐,抓周开始前先吃了午宴,等会子我领着你们去凑凑热闹。”晏夫人言笑晏晏,一派主母风度。

这些小姐们按照次序在丫鬟的带领下入了座,谢姝算年龄最小的那批,坐在了末尾,等主位上的人落了第一筷子,算是开了席,她就只管吃。

她的礼仪是谢安请了宫里的嬷嬷来教导的,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晏夫人也入席了,坐在主位上,吃饭时各位小姐礼仪举止都是顶好的,半点声响都没发出来,在这坐着的不是高官的女儿,就是家里有爵位的,礼数自然都不差。

她又仔细地看了看谢姝的礼仪,完全就是个大家闺秀,跟这些个千金小姐比,也不遑多让,哪里像是十二岁才认祖归宗的。

先前她还想着谢姝的礼数可能会差些,没想到会这般好。

吃完了午宴,晏夫人又领着她们去了前厅,但和前厅的男子们还是隔着一道墙。

“姝儿,你可知道上次是出了什么事故才导致这抓周要重来?”

傅姐姐这随意一问,倒引来了谢姝的好奇,谢姝摇摇头,说不知道。

听了她的一通解释谢姝才明白,原来晏将军与陆丞相都是同一时期被皇帝重用的臣子,但两人不和已久。

前些年皇帝要出兵攻打外族,扩张领土,以陆丞相为首的文臣都劝着皇上要修养生息,不宜大动干戈,但以晏老将军为首的武将都磨刀霍霍着要出兵,两人在朝堂上争执了许久,最后老皇帝都在病榻上一段时间了,两人还在吵。

但在去年晏老将军孙子的周岁宴上,却闹了个乌龙。

金铺把原本为陆丞相未出世的孩子打的平安锁送到了将军府,结果下人没检查仔细,就放到了要抓周的物件里,就这样一岁的懵懂小儿抓周,又恰好抓到了那个平安锁。

老将军笑眯眯地拿起平安锁看,发现那上面刻的字不对,就找金铺的伙计去问。

一问说是拿错了,这是陆丞相家的东西,当场老将军的脸就青了,甩头就走,抓周的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但事后老将军又后悔了,他一时气煞,毁了孙子的抓周,就想着找个机会补办一次。

这边抓周出了事不久,陆丞相的女儿就出生了,陆丞相派人去拿东西听了这事,捋着胡子笑,说两个孩子这么有缘要不就结个娃娃亲。10.

这话传到晏老将军耳朵里,可把他气坏了,人家结娃娃亲都是交好的两家,他们这样的对头结什么亲,别结仇都不错了。

“倒是对冤家。”谢姝听了,喝着茶淡淡地笑,最后总结了一下。

她们在这边谈着趣事,另一边的抓周也结束了,隔着几米远,谢姝就听到了晏老将军中气十足的大笑声。

有丫鬟也进来报,“回夫人,小少爷抓到了老爷最心爱的剑鞘。”

晏夫人听了也高兴,他们家也算后继有人了,本来按照晏家的祖训,晏家子嗣就少,这一代就只有他丈夫和嫡亲弟弟两个男嗣,晏修之是打定主意要去舞文弄墨了,就只能指望着下一代能继承这家业了。

虽然抓周只是个形式,但这也是个好兆头啊。

“好,吩咐下去,这次宴会办的好,所有下人婆子都要打赏。”晏夫人笑得像是个寻常母亲般,温柔可亲。

抓周结束后,外头的男宾依然还在饮酒作乐,有吟诗的、舞剑的,像是个寻常宴会了。

里头的女眷轮流着在才艺表演,要抓阄安排次序。谢姝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一共十三位小姐,她抽到了第十三个,傅姐姐是第三个。

第一位是那位万家的小姐,她说要现场画一副画,就当是为晏家小公子贺寿了,晏夫人满意地点点头。

只是画画需要的时间长,晏夫人说第二位就一起来吧,第二位小姐谢姝还记得她的名字,叫曾婉儿,是一位正三品官员的嫡女,排行第三,今年刚刚及笈,穿着一身青绿的衣裳,娇俏可人,古筝弹得极好。

这筝声如潺潺流水,又如鸟鸣声声,清脆而又灵动,吸引了隔壁几家公子的注意,谢姝看到了几个在窗棂那里张望的小厮。

第三位是傅姐姐,傅芷晓一看那曾家小姐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就提议她也一起献艺了,说着就让人笔墨伺候,看着就是要写字了。

琴棋书画,差一个就齐全了,谢姝想着再来两个下着棋的就更妙了。

第四位倒是没有下棋,但她作诗了。谢姝仔细听了听,还挺不错,又工整对仗,又和谐押韵的,好家伙这些小姐个个都身怀绝技。

谢姝想了半天,没想好她要表演点什么。这些才艺她都通一点,但也不算顶尖,不过她也不需要拨得头筹,只要不丢脸就行了。

曾家小姐弹完,其他小姐也有人演奏乐器的,只不过都比不上第一首曲子。曾婉儿得意地笑笑,但没有说什么。

傅姐姐也写了一副祝词,晏夫人见了连声称叹,说是不逊于刘大家之作,刘大家是个很有盛名的女词人,有不少文人见了她的词都要自愧不如。

“姝儿,要到你了。可想好要做什么。”傅姐姐偷偷问她。

“嗯,想好了。”谢姝点点头,“到时候要姐姐帮衬一下可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祸国妖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