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姝没打搅呆呆的傅姐姐,略微蹲着短暂休息了会儿,再望过去的,那穿着玄色衣袍的少年了看不见踪影了。“傅姐姐,人可走了。我们还得再认识了认识了谁?”谢姝自我调侃的话语让傅姐姐羞红了脸蛋,“那先回小院去吧,出得久了,不好回夫人的话。”两人抄原路赶回,正好在院“傅姐姐,人可走了。我们还要再认识认识谁?”。...

谢姝没打扰发呆的傅姐姐,稍稍蹲着休息了会儿,再望过去,那穿着玄色衣袍的少年已经不见踪影了。

“傅姐姐,人可走了。我们还要再认识认识谁?”

谢姝调侃的话语让傅姐姐羞红了脸蛋,“那先回小院去吧,出来得久了,不好回夫人的话。”

两人抄原路返回,恰好在院外遇到了晏老夫人与晏夫人拉着晏二公子在那选媳妇。她们为了避免尴尬,没有上前去行礼,而是躲在院子的拐角。

原来院子也另有蹊跷,院子的墙上是有小窗的,但被竹林掩了,寻常看是看不出蹊跷的。

“你说不要盲婚哑嫁,现在你自己先来见见可好。”老夫人老态龙钟,但声音依然中气十足,即使压低了声音,谢姝蹲在墙角也听得一清二楚。

院子里的世家小姐又是猜谜,又是谈话,离那面墙又远,什么都没有察觉。

晏二公子随意地看了一眼,没觉得有什么意思,“瞧是瞧了,没有中意的。”

老太太眯了会眼睛,似乎发现少了人,先前来看的时候她记得还有个穿着湖蓝色衣裳和桃红色衣裳的小姐,怎么现在都不见了。

“长青啊,是不是少了两个姑娘?”长青是晏夫人的闺名,一向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叫的。

晏夫人看了看,立马明白是少了谁,“少了谢国公府的千金和吏部尚书的千金,孙媳派人去找找,说不定去逛园子了。”

这话听得谢姝一惊,连忙拉着傅姐姐要跑回园子里去,但傅姐姐却沉稳得很,示意谢姝不要轻举妄动。

晏夫人说着就要差人去找,但晏二公子却阻止道:“见不着就是无缘了,没必要强求。孙儿今天宴席也出席了,这些世家小姐也见着了,还有事就先走了。感谢祖母挂念孙儿,只是孙儿还不想成家,祖母想抱孙子就多抱抱晏朗。”

说完就领着下人走了,留下晏老夫人被气得发白的脸,“这个糊涂蛋,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能帮他分分忧,多好的事儿。整天也不知道在书房捣鼓什么呢。”

“祖母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虽说我是他长嫂,但一直都是把他当亲弟弟来照顾的,这么多年来也是看着他长大,他喜欢什么样的,我一向猜得准,到时候把选好的姑娘多邀来府上玩乐,两人自然就见着了。”

“长青啊,有劳你多费心了。他母亲去世得早,我打他一出生就疼他宠他,难免被宠坏了,这性子也不知道像谁。”

谢姝见两人走远了,仿佛松了一口气,跟傅姐姐一同进了院子里。

“傅姐姐和姝儿妹妹去哪了,我们可把谜都猜出来了,你出的字谜被解开了,怎么说也要来讨点彩头。”那位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小姐笑道。

“哪有事后来讨赏的道理,事前既然没说,那就是没有了。”傅姐姐笑得俏皮,引得一众人的打闹。

一时之间,这院子里莺声细语,竟像是在春日里。

谢姝觉着这些千金小姐品行都还算不错,也都知书达礼的,怎么晏二公子就一个也没瞧上。

被众姐妹闹了一通的傅姐姐又坐到谢姝的身边。

“想来妹妹是怎么也猜不对了。我觉得在此事上我胜了一筹......我猜晏二公子喜欢的是妹妹你这样的。”

“???”

见谢姝满脸疑惑,傅姐姐慢慢给她分析道,“你瞧,你进来是晏夫人亲自领着的。若论身份,有比你更好的,但也没这待遇。很明显晏夫人是看中你了,再加上妹妹这么好看,我想哪个男子见了都会喜欢上的。”

前面的理由听着有几分道理,只是后一个理由让谢姝万分无奈。

“傅姐姐,你说错了,不是每一个男子都只看重女子容貌,起码在那些慕名而来谢国公府参加宴会的客人中,我没见过晏二公子。”

“你不信。那我们可以打个赌。”

“我没选定人,怎么打赌。而且姐姐想要什么,姝儿都是肯割爱的,姐姐还想赌点什么。”

“我的好妹妹,赌不赌我倒也不在意,只是希望妹妹能找个如意郎君,我瞧这晏将军府家风也好,他们自立府以来就有祖训,若是正妻有所出还要纳妾的话可是要被打断腿的。”

傅姐姐说得有几分意动,似乎十分向往这样的婆家,“你瞧将军府的夫人除了不幸染了病去世的那位,其他的都长寿得很,可见这日子多么舒心。妹妹快及笈了,所以就帮着妹妹留意些,早些定下来,省得新皇登基还要入宫选秀……”

最后两句傅姐姐说得轻,但也惊了谢姝,原来傅姐姐已经在打算着将来了。

“姐姐别说了,姝儿懂。”谢姝绞了绞衣袖,不知如何开口,虽然她也不想入宫,但她却必须要入宫。

老皇帝在病榻上缠绵久了,这些世家小姐总是要多些心思。想入宫的在做着打算,不想入宫的也在做着打算。

如果在旁人来看,谢国公府又没有入仕的子孙,谢姝入宫帮不了谁的忙,也不需要再多的荣华富贵加身,不如在宫外寻个如意郎君嫁了。

“以后的事以后说吧,姝儿还想过几年太平日子。”

“妹妹可要早点打算,这嫁了人一辈子也就定了。”傅姐姐继续小声地说着话,“你瞧那一向喜欢和你比较的林伊人怎么没来,人家是一心要入宫,得了消息生怕被选上。也不知道哪来的脸,就像笃定她一来就要被选上似的。”

谢姝听着傅姐姐的话,微微笑了笑,不知怎的也开心不起来了。

正在谢姝思索间,小院来了人。

正是刚刚还在院外站着的晏夫人,将老夫人送回房就急急地过来招待各位世家小姐。

“晏夫人好。”

晏夫人是有诰命在身的,一般小姐见了都要行礼,谢姝并不清楚,迟了半拍跟着她们一起行礼。

“行了行了,这在家里也不比外面,要这么多礼数做什么,快起身。”晏夫人笑吟吟道,“这糕点果子吃着可还喜欢。原谅我忙着前厅的事儿,现在才来摆宴。”

“夫人说什么客套话,我们姐姐妹妹好久没有一聚了,在这里聊得尽兴倒比寻常宴会开心。”鹅黄色衣裳的女子笑着接道。

“是啊,是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祸国妖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