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间已是半年过去的。谢国公府,书房内檀香袅袅,烟雾氤氲,于朦朦胧胧中由此可见一个穿着月白锦袍、身姿挺拨的身影,正拿起笔写毛笔字。“昨日午间有个宴会,是晏老将军长孙的两7周岁宴,上一次7周岁宴出了差错,这一次要再次抓周礼,小姝儿可想去看个热闹的场面?”谢国公府,书房内檀香袅袅,烟雾氤氲,于朦胧中可见一个穿着月白锦袍、身姿挺拔的身影,正在提笔写字。。...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已是两年过去。

谢国公府,书房内檀香袅袅,烟雾氤氲,于朦胧中可见一个穿着月白锦袍、身姿挺拔的身影,正在提笔写字。

“今日午后有个宴会,是晏老将军长孙的两周岁宴,上次周岁宴出了差错,这次要重新抓周,小姝儿可想去看个热闹?”谢安手下动作不停,依然专心地写着字帖,似乎只是随便一问。

谢姝听了这话,立马合了书,笑得月牙弯弯,很显然已经在谢国公府呆不住了,“去,当然去,上次周岁宴没赶上热闹,这次可一定要去瞧瞧。”

说着连忙招呼冬青去准备衣裳,“姝儿去换件衣裳,哥哥出发前可要喊我。”

谢安抬眼笑了笑,“快去吧,在府里闷这么久,别闷出什么病来。”

屋外,寒风簌簌,刚出门的谢姝被冻得一个激灵。

昨日虽下了雪,但下得小,第二天便看不到什么踪影了,今日倒是比昨日还要冷。

谢安差人来请的时候,谢姝刚刚挽好了发髻,她对衣裳之类的还能挑挑选选,发髻就只能靠冬青的一双巧手。

“这倭堕髻正称小姐,小姐往日里懒于梳妆,今日换个发髻倒更像是天上的仙子。”

“多嘴。”谢姝嗔骂了一句,这丫头变着法儿说她懒呢。

她看着镜子的自己有几分熟悉有几分陌生,斜斜的倭堕髻显得她有几分灵巧,两侧留了两束鬓发,显出了少女特有的娇俏活泼。

“小姐,公子差人来请了。”门外的守房丫头急忙进来报了消息。谢姝选好了钗子,理好了衣服,就领着冬青往前厅走去。

换了衣服后的谢姝,连这暗淡灰蒙的冬日也压不住她的姿色。

她里边穿着新制的浅金桃红二色的圆领袍,桃红的棱锦裙,外面还披着金边织就的白狐狸皮大氅,白色衬着红色,红色又托着白色,像是冬日里的红梅,说艳也不艳,说素也不素,只有一个相称来形容才得宜些。

“小姝儿今日倒是明艳,只是昨日下雪今日就消了,要不然衬着雪景更加好看。”谢安披了件白色斗篷,站在前厅笑吟吟地等她,一见她便开口打趣。

“哥哥取笑我。”谢姝垂眼,似是羞赧道。

“没有的事,快上车吧,不要误了时辰。”谢安冬日里没拿扇子,有些不习惯,只能摩挲着腰间的玉佩。

谢姝点点头,上了另一架马车,自她在府里长了一岁后,她便有了自己的马车,毕竟她也快及笄,再跟谢安坐一辆马车会传出闲话。

晏老将军的府邸离谢国公府并不远,坐了马车不到一刻钟便到了。

将军府还算气派,规制也没越过国公府去,谢姝打量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老将军的长子和他的夫人都在门口迎客,见了谢姝很是热情,拉着谢姝的手说着话,“这是谢姝吧,出落得越发好了。后院摆了宴,都是与你同一辈的姐姐妹妹,先去见一见。”

谢姝眼见着谢安与少将军在那客套寒暄,自己被那热情的晏夫人拉着去了后院。

穿过垂花门与抄手游廊,晏夫人领着谢姝到了一座小院。

院里都是些世家小姐,谢姝脸熟大半,叫得出名字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与她一同长大的吏部尚书的千金——傅芷晓。

“来来来,你们来瞧瞧是哪个贵客来了。”晏夫人拉着谢姝的手,雍容华贵的脸上满是笑意。

傅芷晓一见她就欣喜地站了出来,“呀!是姝儿妹妹。”

“这身打扮可真好看。”

傅姐姐一开头,其他千金小姐也纷纷叽叽喳喳地说起来了。

“这个颜色在冬日里穿真是好看。”

“还有这个钗子也是刚出的新式样吧。”

“是啊,是啊,前两日逛了金玉阁也没看到这样的。”

“这是金玉阁刚出的式样,今日刚送到府上来,我瞧着好看,就带出来给各位姐姐妹妹瞧瞧,若是喜欢,赶明日就送一件到府上。”

“那可说好了。”

“姝儿妹妹就是大方。”

“是啊,是啊。”

一众小姐连忙夸着谢姝,得了礼物脸上都是高兴。

晏夫人安置了谢姝,又赶往前厅去安排宴席,谢姝和傅姐姐坐在一块儿,悄悄地咬耳朵说着贴己话。

“妹妹有些日子没有出来走动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傅芷晓今日穿了一身湖蓝的衣裳,倒衬得皮肤更加白了,身姿瘦弱,五官婉约精致,一派大家闺秀的风度。

只是,谢姝明白,傅姐姐的性子可不像一般的大家闺秀。

“病了一些日子,都说病去如抽丝,哥哥不准我出门吹风,我也只能呆在府里安生些。”谢姝面不改色地说着谎,其实就是怕与谢安相处多了露了马脚。

听到谢姝提到了谢安,傅姐姐又开始讷讷不得言,有几分女儿家的羞涩。

本对傅芷晓与谢姝的谈话没什么兴趣的众千金们,一听到谢安也来了兴致。

明里暗里地打听谢安的喜好,可有中意的人,谢姝想到谢安提到成亲避之不及的模样,只能来个提高标准来敷衍这些对她哥哥感兴趣的小姐们。听完谢姝的话,一众人都犯了难。

“你哥哥是要娶天上的仙子不成,这样的人去哪里找。”

谢姝笑笑不说话,她是希望傅姐姐能做她嫂子,但谢安明显对这些世家千金都没兴趣。

因为没有长辈在,在这小院里的都是同辈,这些小姐的话题也放得开,聊的都是各家的公子哥和自己中意的郎君模样。

突然,傅芷晓扯了扯谢姝的袖子,小声附在她耳边说道:“妹妹可有发现,来这小院的都是待字闺中的。往常的女眷聚在一起,新入门的媳妇和已出嫁的夫人都是一处的,现在却和我们分开了。”

谢姝最佩服傅芷晓的一点,就是她心细,外表虽然柔柔弱弱,但内心有主意的很。

起初她也思考了很久傅姐姐这样聪慧又有决断的千金小姐,为什么会选她一个十二岁才认祖归宗的小姐做朋友。

怎么想也想不通,最后就直接问了。傅芷晓倒没有隐瞒,只是年幼时还没那般沉稳,红了耳朵,“因为……姝儿妹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了。”

谢姝失笑,怎么也想不到傅姐姐是个颜控。

“嗯,姐姐心细。”谢姝小声回道,“晏将军府可有公子是要娶亲的年纪。”

“我就知道妹妹懂我的意思。是有一个,晏将军的次子,晚年得子,被宠得有些过头,虽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但也是个不听劝的。晏将军世代从武,他偏要去舞文弄墨,偏偏他习武天分高,把晏将军气得有几日没去上朝。这事儿还是我父亲说给我听的。”

“倒是个趣人。”谢姝听了浅浅一笑,没有再多做评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祸国妖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