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2 这母女俩还真是不知廉耻

顾瑾婳出院回家的那天,沈若苧以顾家全体要操持老夫人寿宴为名,居然只派了司机来接。顾潇天原配顾太太去世已五年不足。前段时间,顾潇天与妻妹沈若苧初步确立了恋爱关系。沈若苧迫不及待地带着沈瑾薇住入了顾家大宅。对于顾瑾婳能赶在老夫人寿宴前出院回家,沈若苧和沈瑾薇非顾潇天原配顾太太过世已三年有余。。...

顾瑾婳出院的那天,沈若苧以顾家全体要操办老夫人寿宴为由,竟然只派了司机来接。

顾潇天原配顾太太过世已三年有余。

最近,顾潇天与妻妹沈若苧确立了恋爱关系。

沈若苧迫不及待地带着沈瑾薇住进了顾家大宅。

对于顾瑾婳能赶在老夫人寿宴前出院,沈若苧和沈瑾薇非常诧异。

她们母女俩指使了主治医师,要对顾瑾婳“放任自流”。

幸亏如今的顾瑾婳拥有强大脑电波,能指挥身体进行自我修复。

接她回家的车子停在一栋宏伟而气派的高大建筑前。

顾瑾婳走出车子,站在顾家大宅的主建筑前端详了一阵,才抬脚上了台阶走了进去。

“哟,瑾婳回来了!”

沈若苧竟是一副热络的嘴脸,完全不似那天在医院时表现得那般嫌恶而不屑。

顾瑾婳微露不屑,这母女俩惯会在人前伪善。在顾家佣人面前,她总是慈眉善目的。

沈若苧并未察觉到顾瑾婳的变化,她拉住顾瑾婳的手,状似亲昵地说道:

“瑾婳啊,你刚刚出院大伤未愈,你和瑾薇互换房间吧。

瑾薇的房间在一楼,这样,你就不用上楼下楼了。”

这对母女简直太不要脸了,刚搬进顾家大宅,现在就迫不及待想将原主赶出顾家大小姐的房间了。

沈若苧期待着像往常一样,能听到顾瑾婳说“好”,原主本就是一个善良又懦弱的人。

可是,现在的顾瑾婳早已不是原主了。

顾瑾婳并未开口,而是颇为玩味地看着沈若苧。

沈若苧被她盯着浑身发毛,一把丢开手,佯怒道:

“瑾婳,我的话你没听到吗?”

顾瑾婳笑了笑,“小姨,你说让表妹把她的房间让给我?”

沈若苧以为顾瑾婳刚才是因为脑震荡导致的反应迟钝,才没听明白她的话。

她就又凑近了说道:

“是呀,瑾婳,你看你,身宽体胖的,本来就嫌上楼下楼好累的,现在又添了脑震荡。

你呀,你还是住在一楼吧。”

原主的确属于肥胖型的身材。

顾瑾婳道:“表妹的房间?这个家,什么时候有表妹的房间?

她现在住的,不过是顾家留给外人的客房!”

她故意加重了“外人”和“客房”这些字眼,就是想好好提点提点这对不知廉耻的母女。

“顾瑾婳,你这个死猪头,你在说什么,你说谁是外人,我本来,我本来......”

沈瑾薇到底是个小姑娘,段位不够,就这几句话,就被气红了眼圈。

“死猪头也是你能说出口的,你虽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却也是我们沈家的外女。

说话这么没水准,真是让人笑话。”

顾瑾婳双手交叠于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沈瑾薇,语气威严地说道。

这种气势,让沈若苧母女大为震惊。

她可不介意把沈瑾薇的真实身份说出来,这在顾家和沈家,可不是什么秘密。

沈瑾薇一下子哭了出来,“妈,她说我是私生女,我明明就是你和爸......”

沈若苧赶紧捂住她的嘴,这个时候,还不是将这些公之于众的好时机。

她这个女儿,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瑾婳,快跟你妹妹道歉。”

沈若苧露出凶神恶煞的嘴脸,恶狠狠地说道。

“道歉?妹妹?小姨,她只不过是我的姨表妹。

表妹她年纪小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不劝告她谨言慎行,反而助纣为虐!

既然你们母女这样没有礼数,只有让我来好好教教你们,以免你们出去丢了沈家的人!”

字字句句,顾瑾婳都摆出了千金大小姐的派头,高高在上而又义正辞严。

沈若苧和沈瑾薇惊讶万分地对视了一眼,今天的顾瑾婳可不似之前那么好对付了。

难道,一个脑震荡竟然改变了她的性格。

“瑾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大姐已经去世了,我可是你的亲小姨。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视如己出......”

还是沈若苧反应快,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可是,今日的顾瑾婳哪里还吃这一套呢?

“住嘴!”顾瑾婳从嘴里冷冰冰吐出这两个字。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真是可笑啊。

你不过是我的小姨,就算你已经住进我们顾家,可你还不是我爸爸明媒正娶的继室。

要说视如己出,还轮不到你吧,我的小姨。”

顾瑾婳摆明了是在说,在我爸爸没娶你之前,对顾家来说,你始终是一个外人。

沈若苧被气得浑身颤抖。

别的都不能让她真心动怒,可就是成为顾家女主人这个点,是她今生的执念。

顾瑾婳拿捏住了她这个弱点,真是让她暴跳如雷。

“顾瑾婳,你这个死丫头,大小我也是你的亲小姨,你竟然敢以下犯上?看我不修理你。”

说着,沈若苧如同一头发疯的母狮子,向顾瑾婳扑了过去。

还没等顾瑾婳动手,一个沉静如水而又庄严威仪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是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在顾家修理顾家大小姐?

要知道,她的亲娘死了,她的亲奶奶还在,她可不是没人管教的。”

一个气质端庄面沉如水的贵妇走了进来。

那庄严威仪的声音由远及近,让人字字句句听得越来越真切。

这字字句句就像一把利刃,刺入沈若苧母女的胸膛。

这是谁?顾瑾婳的脑电波赶紧展开工作:王墨竹,顾家老夫人。

原来是顾潇天的老娘。

富贵人家的老夫人保养得很好,60岁上下的年纪,徐娘未老风韵犹存,只是装束过于简素了些。

沈若苧一看是顾老夫人驾到,马上换上一副谨小慎微的神色。

她面露戚戚然,眼角竟然迅速挤出几滴泪痕,略带哭声说道:

“竹姨,家姐英年早逝,我这外甥女就对我这个亲小姨出言不逊。

我这也是姨替母职代替我姐训导我这个外甥女,免得将来她落外人口实。”

顾老夫人听她此言,当真觉得臭不可闻,但多年世家大族的教养让她不会破口大骂。

不过,她也不是懦弱之辈。

她孙女的亲妈死了,她知道自己儿子的那桩风流韵事,她是万万不想让沈若苧这个搅家精进门的。

“那我们顾家倒是应该谢谢你了。

世代知书达理的顾家,竟然教育不了自己家的嫡长女,还得烦劳外家派人来我们顾家坐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全能千金飒回巅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