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死了?苏明安的心脏还在噗噗直跳,那股有心无力的死亡……感犹在。他意外发现自己飘浮在一片无尽虚空中。他的脑海里闪现出出咖啡厅中女人的话。“游戏……了就了吗?”他自言自语着:“游戏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游戏,呈现出的手段有些高得,疑问也很多,能将他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咖啡厅中女人的话。。...

——我这是死了?

苏明安的心脏还在噗噗直跳,那股无力的死亡感犹在。他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虚空中。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咖啡厅中女人的话。

“游戏……已经开始了吗?”他自言自语着:“游戏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游戏,呈现的手段有些离谱,疑问也很多,能将他毫无知觉地拖入游戏当中,甚至他还以为这是现实。

按理来说,自己应该已经失败了才对,但为什么……好像还可以读档?

他的面前,出现两个画面,一个是他下午站在街边的画面,一个是那个夜色暗沉的房间。

【存档时间点1·下午街边/存档时间点2·晚上房间】

“这个游戏还有存档?”苏明安有些不解,但想了想,读了存档2。

……

苏明安睁着眼。

面前的视野还有些模糊,但依稀可见少女的裙角。

她正笑着看着他,眼中带着期许,手里夹着诱人的点心。

“面板?”他接过点心,立刻低声试探性地说了一声,没想到面前突然一亮。

一块湛蓝色的光屏,出现在了他面前。

但他还没仔细看,就听到了系统提示:

【提示01:您当前处于新手关卡中。】

【提示02:当前目标:活下来】

【提示03:您已触发线索机制,寻找线索,改变自身行动,可达成不同的剧情结局!】

【提示04:当前可达成的剧情结局:

HE(happy end/好结局):比翼齐飞

TE(true end/真实结局):如梦初醒

NE(normal end/普通结局):她的“藏品”)】

……果然是游戏。

“尝点点心吧。”沈雪在一旁说,看起来无比正常。

但在苏明安看向她时,他明确地看到了一道在视野里显现的文字:

【*获得线索叁·奇怪的凸起】

【(奇怪的凸起):我发现面前的少女裙角鼓鼓囊囊……到底是藏了些什么呢?我为此感到好奇,但我大概没有勇气伸手去看。】

【通关进度:10%】

【线索已记入线索栏中,可随时查看。】

他看见,视野的右下角出现了一个【线索】版块。意识一动就能点开,看见里面摆放着的线索叁描述。

室内的香气还留存着,苏明安放下点心,拿起手机:“我去趟卫生间。”

他需要先去一些其他的地方,至少避开沈雪的视线。

他之前便注意到,室内的香太重了……

他起身,腿有些发软,但手仍然坚定握着手机,脚步直直朝着有门锁的房间走去。

在经过餐厅桌时,他看见桌上摆着两套茶具,似乎都是用过的。

他还未仔细观察,忽然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刺激性,直接往他鼻子里钻。

【*获得线索贰·福尔马林】

【(福尔马林):为什么在少女的家里……会有福尔马林的味道?难道……她也喜欢用福尔马林配菜吃?】

【名词释义:35%-45%的甲醛水溶液,外观无色透明,具有腐蚀性,用途广泛,也用于尸体防腐。】

【通关进度:20%】

“……等一下,明安哥。”身后传来少女的软声。

苏明安理都不理,转身就进了卫生间,飞快锁上门。

他有心想再试试能不能唤出其他功能,却感觉越来越没力气……

苏明安的眼有些沉,接着,呼吸便越来越急促……

……

【您已死亡……】

苏明安秒选【存档2】。

……

“……尝点点心吧。”

梦幻般的语声响在耳边。少女倾着身,明眸如水,那模样在夜下分外撩人。

苏明安望着她,少女也温柔地看着他,像看着明亮的瑰宝。

下一刻,他直接出刀,强忍着手中的颤抖,一瞬快准狠地扎在少女胸膛上。

【——HP-170!(暴击!致命伤!)】

眼前跳动出了数字。

【你已选择攻击关键NPC·沈雪】

【进入暴力通关线路·灭杀线——“我或许将会明白,如果不能排除身边的一切危机,就将造成危机的人,排除掉。”】

【完美通关进程:50%】

沈雪的眼中,还存留着疑惑,接着,便于鲜血的流出中,勾起唇角。

“明安哥……最喜欢你了……”她喃喃道,声如梦中呢喃。

“噗!”

苏明安又扎一刀,直接划破她的喉咙。

【——HP-200!(终结伤!)】

沈雪倒在地上,鲜血溅落一地,开出一室红花。

“咣当!”

【你杀死了沈雪(人类种),Exp+20】

苏明安放开匕首,跌坐在地,身上染上了她的血。

之前,沈雪的出手神不知鬼不觉,谁会想到关系不错的高中同学会突然要杀自己。

他原先还有查找更多线索的意思,可现在他只会先下手为强。

他亮起手机,突然听到身后有水声滴答。

——还有人!

他想要快速回头。

“咚!”一声脆响。

血光中,倒映起另一人举着锤子的身影。

青年无头的尸体,摇晃片刻,倒在了血泊中。

【您已死亡……】

……

午后的日光下,树荫散落下碎裂的光晕。

穿着普通的大学生青年站在街道树下,手中的屏幕亮着光。

【沈雪:苏明安,晚上的聚会,不要忘了喔。】

“唰!”

旁边的车辆,溅起的水直接洒了他一身。

他的呼吸似是一直窒住的,直到此时,那气才从外界流了进来,清凉着他的胸腔。

“……”苏明安摸着自己的腰间,准确摸到随身匕首冰凉的触感。

先前两次都是死于下毒,没有一次死得如同第三次那般惨烈的。头颅炸裂,死亡的感觉如此清晰,直到他现在还心底发凉。

他知道自己现在可能处在什么是“新手关卡”之中,他知道,他必须要先活下来——他需要避开那个动不动就要了他命的女孩。

他快速动了起来,打了辆出租车,一路回到了家里。期间,他询问了几位据说要参加聚会的同学,都说没有这回事。

“明安老哥,你不会是熬夜熬多了吧。”铁哥们博龙这么说。

先前,因为他与高中同学们关系都不是很熟,因此没有事先了解。原来这次聚会,班花只邀请过他一个人。

他的记忆,停留在那恍若飘动着暗火的客厅里。

白晃晃的肌肤,泛红的面颊,还有那置人于死地的喷雾……

“游戏……已经开始了。”苏明安念叨着:“全球竞技类游戏?沈雪是系统拟造出来的角色,只有我一个玩家?还是,这是个入门关卡?”

若不是那时呼出了“面板”,恐怕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游戏之中。

目标只是活下来。

这个关卡完结后,会正式开启游戏吗?

“面板。”再度呼出面板时,他显得轻车熟路。

湛蓝的面板,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与此同时,第二个版块,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右侧,上面标着【面板】二字,与【线索】版块并列。

【个人资料】

姓名:苏明安

编号:BE3030

等级:一阶一(初始等级)

荣誉:空缺

成就:空缺

职业:未获得

技能:空缺

生命值:500(仅为参考数据,不代表固定数值)

法力:100+10*4(回复速度5/分)(释放法术类技能需要法力值)

体力:5(影响生命值、耐力、负重)

力量:4(影响力气、攻击伤害)

敏捷:5(影响跑动速度、闪避速度、攻击速度)

精神:9(影响注意力、法力值、法术强度、对精神法术抵抗能力)

魅力:A(影响NPC好感,社交)

幸运:E(影响触发事件难度,解密难度)

(数据化属性为先天属性,全体人类平均值为5,可通过后天购买点数或锻炼提升。)

(字母化属性为先天属性,不可通过购买提升,需寻求机缘。)

积分:0(新手关卡结束后,可用于购买物品。)

战斗力评分:50(此项仅为结合数据及目前表现所计算出的参考用数据,与真实战斗情况无关——在第一个世界结束后,全球排行榜将开启,按照最终评价与数据战斗力分别评分)】

“叮咚”手机发出声响。

之前已经响了数声,但苏明安一直没有理会,如今屏幕的亮起,吸引住了他的注意。

【沈雪:为什么不回我?】

【沈雪:……你不来了吗?我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茶和点心。】

【沈雪:……为什么不来?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沈雪:……】

……

【沈雪:开门吧,我来了。】

……

“叮铃叮铃叮铃~”门铃发出俏皮的音乐。

苏明安的视线,一刹那朝着门口望去——

屏幕中,碎花裙,黑发披肩的清丽少女,单手背于身后,露出了一截喷雾瓶角。

“开门吧,明安哥。”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冷飕飕的。

……

“砰!”“砰!”

苏明安立刻起身,将四周的窗户关上,锁好,而后确认家里无人后,打开了门。

门外,黑发披肩的少女,格外清丽动人。

“你让我等了好久哦。”沈雪半撒娇般地说。

“进来吧。”苏明安确认没有看见除了她以外的人。

而后,他将她引到沙发上,为她倒了杯茶,端上一叠点心。

沈雪的脸部肌肉有些僵硬,显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预先准备和苏明安完全重合了。

“都不是我喜欢的呢。”沈雪噘着嘴说:“明明我为明安哥准备好了明安哥最喜欢的……”

“不吃吗?”

“吃吃吃,明安哥为我准备的……”她将喷雾藏在裙底,双手空出,吃了好几块饼。

而在沈雪吃东西的时候,苏明安也准确地看见了她裙底的鼓起。

【线索链接!】

他突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获得推论壹:沈雪似乎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裙底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虽然不太明白,但我以我的魅力A来发誓,她至少不会是想要诱惑我。】

……这个系统提示是真皮啊。

苏明安没有理会,这个线索他在上一周目就已看到。

而现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看着她吃着他给的点心。

放在以往,沈雪只会觉着无比幸福,但此时那一眨不眨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却莫名感到一股寒意。

她有些噎住,放下点心,哑着声问道:“明安哥……你看着我干什么……”

“没有。”苏明安迅速从腰间抽出匕首,而后,猛地隔手抵上沈雪,将她直接压下。

“明安哥……!”沈雪慌神,立刻想掏出喷雾,才发现自己已经渐渐失去力气。

“你的家里,那个人呢?”

“什么啊,明安哥你放开我……”沈雪强笑道:“家里,就我一个人啊……”

“看来另外一个是没来了。”苏明安看着门口的显示屏幕,空无一人。

“明安哥,我有件事一直没和你说……”缓过劲来的沈雪望着距离如此之近的心上人,只觉得整颗心都如小鹿一般嘭嘭直跳,她完全无视了那柄近在眼前的匕首,面颊渐渐染上羞红——

“我喜……”

“唰!”

一道深深的血痕,于少女喉间炸开。

【——HP-200!(致命伤!)】

【你杀死了沈雪(人类种),Exp+20】

“想要强行和尸体在一起,就先把自己变成尸体吧。”苏明安的匕首在她脸上擦了擦。

沈雪的眼神,渐渐失去了光采。

而与此同时,苏明安也听见了新的系统提示:

【:你选择杀死关键NPC·沈雪,世界线发生微小变动】

【——您已进入真实结局·TE剧情线路·如梦初醒。】

【你发现了物品(死去的沈雪),是否开始侦察?(侦察获得的线索与精神、智慧相关联)】

“侦查。”

【*你获得了关键线索(沈雪的爱恋日记)】

一本血红的日记本出现在他的手上,苏明安将其翻开。

扉页便是一道道血红的文字,记录者用笔的力道很大,刻在泛黄的纸片上,像一道道深刻的血痕。

他看向内容:

【苏明安,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我不知道有多么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安娜姐告诉我,只要我能将你彻底留住,砍断你的手脚,割破你的喉咙,将你做成我的东西……我们就能真正一直在一起了。】

这样的文字密密麻麻,少女在活着的时候似乎为他倾注了全然的爱恋,一字一句都十分肉麻,饱含着年少人深情的爱恋情感。

但此时正看着少女尸体的他,却只觉着荒唐。

他继续看下去,沈雪的字迹越来越乱,甚至有隐隐干涸的血凝在其上,透着一股歇斯底里和疯狂的味道:

【或许是热血冲脑,烧着了理智,又或是舌头被线牵引着了吧,我说不出爱你的话。】

【每次看见你的眼神,我就感觉,压在我心上的这种失落感和坠落感越来越强烈……像有一双大手,在拉着我的四肢,抓着我的头发,按着我的脑袋,在往下使力。】

【我变成了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提线木偶。】

【而拉住我的线,就是自己的贪恋与爱。】

【——无法挣脱,无法逃离。】

【这线勒着我的肌肤,嵌在我的血肉,如同烙铁一般,燃烧着全部的自我,或许只有死亡才能脱离这种甜蜜的痛苦。】

【于是,在写下这段话后。】

【我决定,来邀请你最后一次。】

【只要你同意了,我也不必将你彻底变成我的东西,我们可以和和美美地一直在一起。】

【但如果……你拒绝了……】

【……】

他翻到最后一页。

一瞬被放大的字体,淌着血,让他微微一惊。

【——就彻底变成,我的“挚爱”吧。】

“咚咚咚!”

而就在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门外站着一名身材苗条的女性。

“沈雪,沈雪,你在里面吗?”女性敲着门,似乎有些着急。

苏明安知道,这大概就是那个和沈雪同居的女人,上一周目拿锤子敲死自己的人,她应该就是沈雪日记本上的“安娜姐”。

这个“游戏”有两个敌人,他如果想完成“活下来”的目标,或许得将这两人全部除掉。

他用匕首柄将死亡喷雾从少女裙底顶出来,而后拿起,走至门前。

“——沈雪,沈雪?回话?”女性得不到回音,有些着急,手渐渐朝着身后摸去——

“嘭!”大门一瞬大开。

苏明安持着喷雾,掩鼻而出,指尖骤然按压而下!

女性未曾防备,腿一软,瞬时倒下。

苏明安立在原地,看着她死去,呼吸略有些急促。

【叮咚!】

与其他铃声不同的,格外清脆的提示声,响彻在他脑海。

【恭喜完美通关!(新手副本世界进程极短,后续正式副本世界将扩大进程。)】

【本世界剧情结局·TE·如梦初醒·顺利达成】

【TE·如梦初醒:她喜欢我,我知道。但爱恋从不只是“在一起”这么简单,在杀死她和她姐姐后,我明白了这一点——为了避免成为她的“藏品”,我别无选择。】

【结局已收录,将于世界结束后统一计算积分】

【评价等级:ss(新手关卡最高——杀死两人,自身无伤,线索全通,通关路线毫无偏差)】

【获得评价积分120分】

【获得额外战斗积分:10分】

【获得额外彩蛋积分:10分】

【(彩蛋·以牙还牙):我给你准备的断头点心,可还喜欢?】

【(彩蛋·钢铁直男):面对沈雪这样的美少女,没有表现出半点动心。】

【共计获得积分:140分】

【提示:HE·(比翼齐飞)达成方法——答应沈雪追求,未引起对方怀疑,并顺利获得她真实的喜爱。

NE·(她的“藏品”)达成方法——无论答应或拒绝,都引起对方怀疑,但未被杀死,而是成为对方的“藏品”。】

【后续正式世界即将开启:线索推论类世界、多人竞争类世界、智力解密类世界、和平推演类世界、暴力汲取类世界。上百条世界线与HE、TE、NE、BE花式结局等待玩家进一步探索!】

【(狂热地喜欢着你的病娇少女,说不定之后的世界副本,还会有和她重逢的机会哦。)】

下一刻,视野大变。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欢迎回归世界游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